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绝境
    “父亲,师父修炼中,不能见我!”黑水城,一位魁梧高大,皮肤暗黑的男子单膝跪在一个同样魁梧高大,但气息微微有些紊乱,脸上带着一丝英雄末途的悲愤表情的年长男子面前。

    “你师父不是因为修炼不能见你,而是因为怕了毗那夜迦,所以不愿插手我们的事。莫非真的是天要亡我黑水玄蛇一族吗?”年长男子苦笑着扬天长叹。

    “是孩儿无能!没能替父亲分担重担。”跪在地上的男子神色惭愧悲伤地说道。

    年长的男子便是黑水玄蛇一族的族长,上古黑水玄蛇二代,水浩泽,实力与那巴汨相当。只是这一次巴汨有摩罗多相助,在两人攻击下,被伤到了元气,无奈退回黑水城,留下大军且战且退。

    跪在他面前的乃是他儿子水川流,拜师西海人称覆海大圣的蛟魔王。

    那巴家素来与西方教走得近,他儿子拜了毗那夜迦为师。以前曾多次通过儿子想鼓动毗那夜迦助他一统封逐郡,但因为覆海大圣蛟魔王乃仙界大妖王,不仅帐下强者如云,兵将无数,自身更是顶尖金仙,实力强横无比,就算与毗那夜迦也能斗上一斗,毗那夜迦对他也有几分忌惮,所以一直没有插手封逐郡之事。

    只是这次毗那夜迦在西海上吃了一个大亏,本就引为毕生之恨和耻辱。后又见夏云杰被封了聚窟洲仙王,更是让他恨上加恨。刚好西方教因为夏云杰有玉帝在背后支持,本身实力也强悍,担心他南征北战,坐实了聚窟洲仙王之位,遂有意压制他。不仅命西方教山门立在聚窟洲的门下弟子大肆扩张地盘,而且还命他们帮助那些与西方教关系亲近的势力争夺地盘。目的是为了在夏云杰这个仙王还没形成气候前,便将他给彻底压制住。

    毗那夜迦山门虽然不在聚窟洲,但因为与夏云杰有仇,便也来插上一脚,派了帐下第一猛将摩罗多来助巴家一臂之力。

    那覆海大圣倒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毗那夜迦这次是在怒头上,不可轻易触犯,而且聚窟洲如今西方教明显是势在必得,形势比起西海还要复杂许多,不是他能沾染的。干脆一门心思趁机抢占西海的地盘。所以明明知道水川流是来求救,却是给了他一个闭门羹。

    “这事也不能怪你,是我黑水玄蛇一族该有此一劫。”水浩泽叹气道。

    “实在不行,我们便投了西方教?”水川流见父亲叹气,一脸回天乏术的表情,犹豫了下,低声说道。

    “混账东西!”水浩泽闻言直接甩了水川流一巴掌,怒斥道:“我黑水玄蛇一族与修蛇一族世代为敌,不知道有多少兄弟族人死于巴家之手,难道你要我们与他共事一主吗?况且西方教狼子野心,行事不问是非,不分善恶,我黑水玄蛇一族又岂能为虎作伥?”

    “孩儿错了。只是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水川流惭愧地低头认错,但很快又不死心地抬头道。

    “坐以待毙?哼,难道无数年来我黑水城的布防都是虚设不成?难道我黑水玄蛇一族的族人将士都是吃素的不成?巴家就算有血迦山相助,想要灭我黑水玄蛇一族,那也少不得要伤筋动骨。”水浩泽傲然道。

    “但终究还是难逃一亡啊!”水川流心有不甘地叹气道。

    水浩泽见儿子叹气,傲然的神色转眼成了沧桑。

    “为父身为族长,就算死也要死在这黑水城。你带着族中一部分后起之秀,趁现在敌军还没攻到,速速离去吧。”水浩泽说道,声音悲凉。

    “父亲不走,孩儿又怎么能离去?况且,事情应该还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聚窟洲不还有仙王吗?既然是聚窟洲仙王,就有职责守一方安宁。他若肯出手帮我们水家,我们便服从他的管辖。”水川流道。

    “孩子你别傻了,聚窟洲仙王,他自顾不暇,自身难保,又哪还敢插手我们的事情?没看到他被册封为仙王都已经快两百年过去了,他还缩在区区一个下等府里吗?据说连他所在的石渠郡都差点被分光了。还有西海,听说已经有不少人已经把手脚伸到西海龙宫掌控的传统地盘上去了,其中有一个便是你的师父,可西海龙宫到现在都没有任何举动。求聚窟洲仙王,你还不如直接去投奔你那师父,至少应该还能保得一条命下来。”水浩泽苦笑着道。

    “不去见他一见,又怎么知道事情就没有希望呢?至少整个仙界中,也只有他这位金仙敢与毗那夜迦一战,并且还斩断他一只手臂。”水川流苦笑着道。他又何尝不知道让夏云杰出手相助,非常离谱,可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至少,夏云杰是聚窟洲的仙王,他曾经伤过毗那夜迦!

    “既然你不死心,那你便去见那夏仙王一面吧。若他不肯相助,你便直接去投靠你师父,想来师徒一场,他总能保你一条性命吧。”水浩泽见儿子不死心,只好点点头道。

    “既然连面都不肯见上一面,又何必去求他保我一命?”水川流倒也有股傲气,说完之后,即刻准备了些礼物,然后带着几个亲信,火燎火急地离开了黑水城。

    敌军逼近,他是一刻都不容耽搁。

    ……

    久别胜新婚,思亲轩,夏云杰与瑶池圣女一阵疯狂缠绵,许久方才消停。

    坐在紫竹露台竹椅上,享受瑶池圣女的按摩,品着上好的仙茶,回味起刚才的**,夏云杰感受到了久违的惬意轻松。

    “奴婢回家时,娘娘说老爷一百多年蛰伏不出,着奴婢问候老爷是否西海一战的伤势还未痊愈?若是还未痊愈,她便着人去八景宫讨要一些圣药来给老爷。”一边给夏云杰拿捏着,瑶池圣女一边轻声说道。

    “看来我一百多年没动静,玉帝有些着急,脸面也有些挂不住了。”夏云杰淡淡道。

    “奴婢只是负责带话,具体怎么做全凭老爷做主。”瑶池圣女微笑道。

    “呵呵,真的吗?王母娘娘说起来也算是你老师,她既然让你带话,我总也得给些面子。况且我这一百多年来参悟太乙金仙大道,总还是有些地方朦朦胧胧,看不透,估计需要再来一场西海大战方才能真正悟透太乙金仙之奥秘。将士们这些年也都有突破,也是时候需要动一动,磨砺一番。就先拿石渠郡练练刀吧,我不动刀,他们还真以为我这个仙王是行将就木的人,连石渠郡都敢瓜分。”夏云杰淡淡道,深邃的双目中透着一抹杀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