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洞察阴谋
    “师弟,你别着急,师姐这就去向娘娘说情。”见九幽素阴女帝含怒而去,春辞八人也都心中忐忑,又见夏立倔强地跪在地上,心中又甚是疼惜不忍,急忙好言宽慰道。

    “我母亲的脾气你们还不了解吗?此趟已经连累八位师姐,我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你们莫再去替我说情,要不然连你们都要受责罚。”夏立苦笑道。

    “为了师弟,责罚就责罚。”性格耿直的夏萦道。

    “别胡说!娘娘从来不无端发火,这件事应该还是师弟哪里有不对之处。”春辞素来稳重,见夏萦说意气之话,脸色一沉道。

    春辞是八人之首,素来有威望,她这一说,其他七人顿时都沉默不语,脸上露出思索凝重之色。

    “师弟,你能否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上一遍?”沉默许久,春辞开口问道。

    夏立心中委屈,本不想多说此事,但见师姐关心自己,只好想了想,把事情从头到尾细细道来。

    夏立本也是聪明之人,只是贵为九幽素阴女帝之子,自小受八位师姐宠爱,年纪轻轻又修成**玄功,难免有些自负自大。虽身为仙君,内心依旧没办法忘掉自己九幽素阴女帝之子,所以孙升斥责守山将士时,当时他也没觉得多少不妥。只是如今细细道来,重温一遍当时的情景,他就隐隐品味到一丝不妥。

    “幸好娘娘发现得早,否则我们倒是被人当枪耍了!”春辞等人都是活了无数年的上古金仙,听完夏立之言之后,立马便洞悉那孙升有问题。

    “师姐们的意思是,那孙升有问题?”夏立脸色大变,目中满是惊怒之色。

    他因为出身的问题,行事为人虽然有些自负自大,但却格外重感情,从未亏待过手下,所以心中虽然总感到一丝不妥,但也没往那方面思索。

    “师弟,不管那聚窟洲仙王是否是徒有虚名,但仙王之位何等尊贵,乃天庭一方封疆大吏,若不是那孙升心中有鬼,你都没开口,他区区一位仙将又岂敢在他山门口放肆?况且在路上,你就已经警告随行之人了!而且看他表现,似乎是很忠心与你,处处抬高你,替你说话,可你想过没有,在经历山门口一事之后,夏云杰强大的实力已经毋庸置疑,绝不是徒有虚名,若他真忠心与你,在明明知道仙王强大如斯情况下,能为了自己一点羞辱而怂恿你去与他为敌吗?这不是陷你与险境吗?娘娘说得没错此人当诛!”春辞神色冰冷道。

    “那孙升自是当诛,只是那夏云杰倒是奇怪,为何对师弟这般好?”夏萦目中闪过一抹杀机,然后又面露疑惑之色道。

    “他对我好?”夏立脸上的惊怒之色转为诧异。

    “师弟,别忘了,你的身份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在夏云杰眼里,你只是一介仙君,而不是什么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站在这个角度上看,你在他山门口闹事,还抓了他的人,他却没有对你下一点重手。甚至从临走前他送你的话看,显然已经洞悉孙升的心机,但没有当你之面命人诛杀他,而只是断了他的四肢,说起来是给足了你的面子!”夏萦性格虽然耿直,但并不意味着她就没有心计。

    “是啊,这点我也比较奇怪。据说这夏云杰出手素来极为狠厉果断,还没有出名时,便毫不手软地诛杀金吒和敖震。而师弟你却毫发无损!”秋染同样面带一丝疑惑道。

    “怪不得母亲说孙升当诛,我这上司当罚。原来我始终还是没忘掉我九幽素阴女帝之子的身份!”夏立是聪明人,几位师姐话说到这个程度,他哪里还能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不禁一脸的惭愧。

    说完,夏立便站了起来,对着八位师姐拱了拱手,然后便离了九幽宫。

    出了九幽宫,看到母亲一人站在九幽山巅,那婀娜的背影中透着一丝孤寂,心里不禁微微一颤,急忙一个飞身落在了九幽山巅,跪在九幽素阴女帝身前道:“孩儿不孝,惹母亲生气和担心了。”

    “知道我为何给你取名夏立吗?”九幽素阴女帝没有回头。

    “孩儿知道,母亲希望孩子能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夏立回道。

    “何为顶天立地?不是傲气冲天就是顶天立地,不是杀个血流成河就是顶天立地,而是路见不平,明知不敌,也要拔刀相助,而是对自己的糟糠之妻永远不离不弃,哪怕有荣华富贵,有绝世美色的诱惑,而是为了一个承诺,哪怕希望再渺小,哪怕有再大的困难和危险,也不言放弃……”九幽素阴女帝一句一句话地说道,每一句都让她想起了那个人,让她心中如刀刺一样。

    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因为她说的就是让她刻骨铭心的那个男人!

    她知道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她知道她深深爱着他,她知道他做的是对的,可她就是没办法面对他拥有那么多的女人,她没办法接受与那么多女人一起分享她的男人。

    因为她是九幽素阴女帝!

    “母亲你哭了!你说的那个顶天立地的人是不是就是我的父亲?”夏立突然看到有眼泪飞落,心头不禁猛地一震,声音发颤地问道。

    “去吧,既然决定在天庭为官,就当遵守天庭的规定。”九幽素阴女帝没有回答夏立。

    “他在哪里?”夏立声音颤抖,眼眶发红地问道。

    “等有一天,你也成长为真正顶天立地的男人,你总会知道他在哪里的。”九幽素阴女帝说道。

    “为什么现在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他不来找我们?”夏立声音颤抖而嘶哑。

    “因为时候还没到,时候到了,不用我告诉,你也就知道了。”九幽素阴女帝说道,眼泪再次悄然滑落。

    夏立见母亲再次落泪,就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向她拜了三拜道:“孩儿知道怎么做了,必不让母亲失望。”

    “去吧。”九幽素阴女帝缓缓转身,深深看了夏立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