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心事
    “能修炼成**玄功的,哪怕境界再低,那也是任何门派中真正核心人物,说话自然有分量!当年杨戬不过只是阐教三代弟子,可他一修炼成**玄功,在教中地位便立马等同二代弟子。还有你可曾想过骷髅山一战,为何那人迟不出现早不出现,等马芫镇压了夏立之后,便出现把马芫给活活打死了呢?”李靖沉声道。

    “莫非那人就是夏立的背后之人?”木吒自然知道**玄功的重要性,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嫉色,闻言脱口问道。

    “就算不是,那也是他背后之人派来的。哼,那人实力也是直追太乙金仙,若是换一个时候,或许还不一定是夏云杰的对手,但西海一战,夏云杰肯定受伤很重,只要那人肯再度出手,夏云杰必然危险!”李靖沉声道。

    “莫非传闻是真的,夏云杰被册封为仙王之后,除了大动土木建仙王城之外,再无任何举动,是因为受伤很重,再没有一战之力?”木吒闻言两眼猛地一亮,问道。

    “毗那夜迦乃是太乙金仙强者,既然他被断一臂,那夏云杰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若真是如此,那岂不是说他一个金仙的实力还要凌驾在太乙金仙初期强者之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李靖一脸肯定道。

    “若是如此,那大哥大仇得报有望!”木吒握紧了拳头道。

    ……

    九幽仙岛,九曲山。

    夏立一个人独坐山峰之巅,闷闷不乐。

    前些日子他被孙升一激,应下了要替他讨回公道的豪言,遂返回九幽仙岛,想邀几位师姐相助。只是夏立骨子里流着夏云杰和女帝两人的傲气,等他回到九幽仙岛之后,愣是开不了这个口,所以这几日都是一个人独坐他修炼山峰的峰巅,闷闷不乐。

    “师弟,上次你不是说玉帝召你前去吗?怎么这次回来整个人无精打采的,莫非在玉帝那里受了委屈?若是受了委屈,依师姐看,你那什么仙君干脆就别当了。有娘娘的名号在,再加上你天赋异禀,有**玄功在身,你到哪里不比仙君威风啊!又何必受那委屈?”八位师姐都甚是关心这唯一的师弟,见夏立这几日回来也没到她们府上寻她们玩耍,便来找他,见他闷闷不乐地,便劝说道。

    “那倒没有,玉帝对我还是挺不错的。只是这次玉帝调我去聚窟洲仙王帐下听令,却是闹了个大大的不愉快。”夏立见师姐们关心他,犹豫了下,把心思说了出来。

    “聚窟洲仙王?前些日子倒是有仙官到九幽仙岛传达了玉帝符召,说最近封了个聚窟洲仙王,叫什么夏云杰。娘娘还特意将那仙官叫了去,好好询问了一番。那仙官倒是把夏云杰给吹得天花乱坠,说他率着几十万的兵将,不仅灭了西海龙宫,还劈下西方教护法毗那夜迦一根手臂,逼得他退走。师姐我们倒是不信,这年头哪有金仙这般厉害的。若真是如此,那太乙金仙岂不是太不值钱了?”性格相对开朗的夏萦不以为然道。

    其他七位师姐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她们八人自幼便跟随在九幽素阴女帝身边,论天赋也都是亿万人中挑一的杰出人物,在上古时代就已经修炼成了金仙,可到如今依旧还没能窥探到太乙金仙奥秘,可见太乙金仙之道是何等艰辛,能成就太乙金仙之位的,无一不是天之骄子,有大机缘之人,又哪里是金仙能击败得了的?就算当年孙悟空有大闹天宫的本事,但真要对上太乙金仙,在许多人看来,孙悟空除了一身皮厚能多抵挡一段时间,死不掉外,但最终还是免不了要败落的,说要劈下太乙金仙一只手臂,那也是绝对做不到。

    所以那仙官说夏云杰竟然劈下毗那夜迦一只手臂,还逼退了他,春辞八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仙官肯定是道听途说,夸大其词。

    “我在天宫听到的也是各有说辞,有说夏云杰真的劈下毗那夜迦一只手臂,逼退他的,也有人说是毗那夜迦看出来玉帝铁定心要重立西海龙王,无奈退走,还有说毗那夜迦大战中突然有所领悟,所以不愿再与夏云杰纠斗……但不管怎么说,那夏云杰既然能与太乙金仙一战,肯定是厉害之辈,这次我去云横山,他自己没出手,只是他一位手下出手,我便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人断了我一位手下的四肢!”夏立说道,脸上露出一丝屈辱之色。

    “什么,他的人还对你动手了?还断了你手下的四肢!气煞我了,走师弟,师姐替你走一趟云横山,看看那夏云杰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敢欺负我夏萦的师弟!”夏萦闻言立马双眉竖起,俏脸冰冷。

    “对,去云横山走一趟。我家师弟好意去助他一臂之力,那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竟然还敢对你动手,还断你手下的四肢!怪不得师弟这几日闷闷不乐,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早说,师姐早就杀向云横山了。”其他师姐听了也都纷纷气愤道。

    她们都极为爱护夏立这位师弟,而且从某种角度上讲,夏立其实是她们的少主,她们又如何能忍受夏立受辱?更何况,九幽仙岛乃是威震仙界的大势力,虽然不会主动去惹别人,但要是别人敢惹九幽仙岛,那绝对是虽远必诛啊!

    这点从九幽素阴女帝独自一人杀向西天极乐山便可窥得一斑。

    九幽仙岛是绝对不容侵犯的!

    见八位师姐这么爱护自己,夏立极为感动,同时也有些忐忑道:“那夏云杰乃是玉帝亲封的仙王,八位师姐要是为了我而去闹事,到时会不会让娘亲为难啊?”

    “有什么为难的?我们又不是去杀他亲封的仙王,我们只是替师弟讨回个说话,莫非他玉帝还敢为这点事情质问娘娘不成?”夏萦傲然道。

    “既然这样,那就拜托各位师姐了!”夏立想想也是,脸上的愁容一扫而空,起身朝八人鞠躬道。

    ps:周一,求一张推荐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