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激走
    “放肆,还不快放下顾仙君!”云横山的将士们见夏立举手抬足间竟然轻轻松松就把顾倩琳给抓了去,不禁是又怒又急,个个祭了法宝,怒视着夏立,杀机毕露,有人更是直接敲起了警钟。

    开玩笑,顾倩琳可是仙王殿下的学生。

    孙升见夏立轻轻松松抓了顾倩琳,不禁越发得意起来道:“在我家仙君面前,竟然也敢嚣张,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紫竹露台,夏云杰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不过还是没有亲自出马。

    他如今贵为仙王,身份尊贵,倒是不好随便出手。

    “道兄,看来要麻烦你走一趟,给这逆子一点点教训,免得他有了几分本事就目中无人!最好将他激走,免得蹚入这摊浑水。”夏云杰心中微动,一道神念连接上了共工分身。

    神念刚刚传过去,便有一身黑衣,伟岸魁梧,表情粗犷中带着一丝冰冷,身上散发着一丝丝好战暴戾气息的男子从一座山峰上一脚踏空而至到山门口。

    “哼!”

    共工分身冷冷一哼,大手对着孙升便当头抓去。

    共工分身自从吃了先天蟠桃之后,已经是大巫后期境界,再加上他本体乃是巫祖旗,不仅有巫祖诸多变化神通,而且还是不死不灭身,就算马芫再生也不是他对手,更别说区区孙升了。

    共工分身大手一落下,孙升便感到如同天塌下了一般,吓得脸色苍白,叫了一声:“仙君救我!”,人早已经急速遁逃。

    “哪里走!”共工分身大手暴涨如天,任孙升速度如何快,都是牢牢罩住了他。

    “放手!”夏立见状不禁吓了一跳,急忙祭起了天罗伞要来托住共工分身的大手。

    “哼,区区仙君也配在本尊面前放肆吗?”共工分身冷喝一声,那本已经跌落在地的五行玄剑忽然便冲天而起,显出一只五色大手,直接一手落下,把天罗伞都给一把抓了去。

    夏立见状终于脸色大变,知道这黑衣男子实力胜过自己许多,恐怕比起那马芫都要胜过一些,也就不再出手,免得自取羞辱。

    大手落下,孙升就像一只小鸡般被拎了起来,然后被共工分身直接给扔在守山将士面前。

    “你不是仙王殿下!”夏立看着共工分身,脸色难看,心里暗暗震撼无比。

    夏立既然被调来云横山,自然见过夏云杰的肖像,倒是认得眼前这黑衣男子不是仙王。

    “砍了此人四肢,今生不得踏入云横山一步!”共工分身没理会夏立,直接对看守山门的将士下令道。

    “是,大人!”夏云杰的三个分身虽然深居简出,但云横山的将士倒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也知道他们的身份超然神秘,但具体实力如何,却没人知道,今天见他出手,方才知道他的实力竟然是如此恐怖,不由得个个又是恭敬又是激动道。

    “你敢?我乃阐教弟子,太乙真人是我师祖,三坛海会大神哪吒是我师伯!”孙升闻言色厉内荏地叫了起来。

    太乙真人是上古阐教十二金仙之一,最是护短,在仙界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比起慈航道姑等人名声还要响亮。至于三坛海会大神哪吒同样也是个牛人,是阐教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曾经跟大闹天宫的孙悟空都打斗了许久,方才败下阵来,在仙界名气同样很响亮。

    孙升报出这两个名号时,云横山的将士们还真被吓了一跳。而且阐教虽然是日落西山,但在仙界绝大部分人心中依旧是仙道正统,就连天庭也是以阐教为主导建立的,在仙界中的威望比起西方教要高上许多。

    云横山的将士们下意识地朝共工分身望去,没敢下手,而孙升见将士们心有顾忌,不由得多了几分胆气,嚷道:“快放开本官!否则……”

    “废了四肢!”不过孙升话还没完,共工分身面无表情地冷声道。

    云横山的将士们本就跟着夏云杰一路杀上来的,沾染了夏云杰的一份天不怕地不怕,凶悍的性子,见共工分身态度坚定,也就没什么好忌惮的,直接便举起了利剑。

    “大人救我!”孙升见那共工分身是个狠角色,知道抬出师门没用,急忙脸色苍白地叫了起来。

    “慢着!”夏立见状急忙叫道。

    “识人不明,御下不严,你还有脸面开口求情吗?”共工分身冷声没等夏立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直接冷冷打断道。

    “是本官不对,你放过我这位手下,本官愿意领罪!而且本官是奉玉帝之命来仙王殿下帐下听候调遣,还请给本官几分薄面。”夏立倒是跟夏云杰性子有些像,知道这件事他和孙升都有错,再加上对方实力超过他许多,倒也不辩解,直接扛错道。

    “仙王殿下不需要你这样的手下!”共工分身冷冷道,然后目光又朝举着利剑的将士。

    举着利剑的将士就再也不迟疑,收起剑落。

    “你敢!”夏立见状一道银光闪现,手握银龙枪对着那剑便刺去。

    “放肆!”共工分身见状抬手一把抓住了银龙枪。

    “撒手!”共工分身猛一用力,银龙枪易手,然后枪头对准夏立道:“念在你是奉命前来,本尊不惩罚与你。不过你回去禀告陛下,本尊这边不需要你这样狂妄自大,目无上司的手下!”

    说着共工分身将银龙枪,天罗伞扔还给了夏立,而这时孙升的四肢早就被切去。

    夏立何等人,又哪里受得了这等气,拿过银龙枪和天罗伞,架了祥云带着孙升等人便气呼呼离去。

    “奉劝一句,像这等心机叵测的手下,还是早点赶走为妙!”夏立才刚架起祥云没离开多远,有一道声音滚滚而来,落在他的耳中。

    “本官的事情无需你来指手画脚!”夏立冷冷回道,根本听不进去共工分身的话。

    共工分身见夏立听不进去自己的话,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但最终却又摇了摇头,化为一道黑光而去。

    “属下无能,害得仙君大人……”共工分身一走,将士们急忙上前请罪。

    “不关你们的事情,是本仙君学艺不精,方才有此一遭。你们当以此为鉴,平时勤加修炼。”顾倩琳心知肚明自己修炼时日短,而那夏立明显是个厉害的角色,倒也不气馁,摆摆手,又特意拿了一个紫纹缃核蟠桃赏赐给看守山门的将领,以表彰他们忠于职责。

    那看守山们的将领见因为自己的严格而害得顾倩琳被抓,仙王殿下得罪阐教弟子,而且还因此失去了一位厉害的大将,心中其实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和自责。没想到顾倩琳反倒肯定了他们的行为,并且还奖励了他们,个个全都感激涕零,越发坚定了心头的信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