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十六章 玄英洞
    “奇怪这是怎么一回事?”夏云杰心头微微一震,有些疑惑。

    这棵先天杨柳树是残缺,是受过重伤的,按理而言要想让它完全恢复过来,还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漫长岁月。甚至上次夏云杰灭杀了马芫,先天杨柳树将他的生机精血尽数吸走,也只多长出了一个枝杈。

    而马芫可是顶尖的上古金仙啊!

    可想而知,要想让先天杨柳树恢复如初,那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可现在几日没关注,先天杨柳树一下子便长得这般旺盛,虽然离恢复如初还非常遥远,但那也已经是近乎奇迹了。

    “莫非是毗那夜迦那只断臂?”夏云杰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

    前些日子,他西海上一刀将毗那夜迦的一只手臂齐肩劈下。那手臂乃是太乙金仙的手臂,蕴藏着太乙金仙数百万年苦修的功力,夏云杰自然不会浪费,便把它给了先天杨柳树,希望能让它生长的更快一些。

    至于敖闰的庞大身子,夏云杰倒没给先天杨柳树。龙王一身都是宝,他准备着抽筋剥皮,然后把敖闰的血肉也熬成龙羹给将士们进补。

    他是人族,将巨龙的血肉给熬成龙羹并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一定是了。那马芫所蕴藏的能量虽然比起毗那夜迦的手臂要多上不少,但他毕竟只是金仙,血肉中并不含先天之气。但毗那夜迦不一样,他是太乙金仙,一身躯体已经有一部分进化为先天之躯。先天杨柳树本就是先天植株,对它真正有大补的乃是先天能量。就像那蟠桃树,就因为扎根在后羿的躯体上,凭借先天蟠桃树的一段残根,历经无数年成长为了另外一棵先天蟠桃树。”一想到毗那夜迦,夏云杰顺势推断下去,很快便豁然开朗。

    “可惜啊,实力还是不够,否则要是把毗那夜迦给杀了,那先天杨柳树恐怕会恢复得更快。”想明白了原因之后,夏云杰不禁感到一丝遗憾。不过很快,他又摇头一阵自嘲苦笑。

    那一战,若不是他有不死不灭身,又有两棵先天植株相助,别说杀毗那夜迦了,能不被他镇压都算是幸运了。

    毕竟两人差了整整一个境界。

    自嘲苦笑了一阵子后,夏云杰见杨柳树下积攒了不少先天甘露,便取了一些给先天蟠桃树给浇灌上。

    先天蟠桃树如今已经结了果子,但离成熟却还很遥远,夏云杰想早一天吃到蟠桃自然只能给它多多“施肥”。

    果然那先天甘露浇灌下去之后,挂在枝条上的蟠桃几乎以肉眼的速度长大了一些,不过个个都还是青涩样子,还没到能食用的时候。

    夏云杰知道先天蟠桃树正常要九十九万年才能成熟一次,自己能这么快催它开花结果已经是奇迹,再急是急不来,便适可而止地停止了灌溉,神识也从体内退出来。

    与东海毗连的有三大洲,分别是祖洲,瀛洲和生洲。

    这一日,夏云杰顺着那缕感应气息,来到了瀛洲青龙山。

    此山无比高大险峻,重重丘壑,曲曲源泉,云雾缭绕,看起来像是个穷山恶水的险恶之处。

    不过夏云杰有独目神眼,却能透过那层层云雾看到山中景象。

    只见这山中看起来与外面也似乎没多大区别,依旧是怪石嶙峋,峨峨叠叠,多有虎豹虫蛇在其间活动。甚至有一片地方还被层层叠叠的瘴气笼罩,只能看到毒物在其间爬动,附近洒落着许多白森森的骷髅骨头,让人看了都是浑身发毛,更别说进去一探究竟了。

    这是典型的穷山恶水之处,别说厉害的金仙了,就算普通的妖怪也不会选择在这里建洞府修炼。

    没想到雷神祖旗竟然藏在这等地方,夏云杰已经察觉到那缕熟悉的气息便是从那瘴气笼罩的地方传来,心里头不禁一阵欢喜,正准备收起独目神眼,飞身去山中那片瘴气笼罩的地方一探究竟,突然感到有极为强大的气息从那瘴气笼罩后面的地方散发出来。

    “不是吧,难道这等穷山恶水还藏有厉害的人物不成?”夏云杰心里头一惊,便再次运转独目神眼朝那片地方扫射而去。

    那层层叠叠的瘴气虽然不知道有多厚,但自然挡不住夏云杰的独目神眼。

    神光所过之处,那瘴气便如同虚设,神光穿过瘴气,然后眼前突然霍然开朗起来。

    之间瘴气后面是一片如同仙境一般的山岭。山岭之上的道路,都是玉石铺就而成,有无数雕龙绘凤的栏杆楼台,山中多有侍女仆从,穿梭其间,又有妖将领着一些妖兵在操练。

    在这山岭后面,还有一洞府。

    洞府上书写有“玄英洞”三字,四周多有仙禽灵兽在走动,又种植着许多灵草仙药。

    穿过洞口,可以看到洞府里面,霞光绽放,一座宫殿连着一座宫殿,每一座宫殿都是玉石建造而成,雕龙刻凤,极为奢华。

    饶是夏云杰如今也算是见多识广,这时也看得有些傻眼,实在没办法想象,是什么人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财力在这样一个地方建立了一座如此富丽堂皇的洞府?

    当夏云杰看得有些傻眼时,那玄英洞中一座最为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坐着三位身材高大,额头长有一角的男子,正一边欣赏着宫女身披轻纱翩翩起舞,一边觥筹交错,大口喝着酒,吃着肉。

    额头那一角上隐隐有气息逸出,盘绕在角尖上,又隐隐有毫光闪闪,一个是银色的,一个是赤色的,一个是金黄色的。

    三人正喝着酒,突然间那盘绕在尖角上的气息仿若受了什么吸引一样,袅袅升起,斜指向洞府之外。

    “咦!”三人立马两眼一亮,放下手中的酒杯和食物。

    “这青龙山这些年来早就被我们给翻了个底朝天,莫非还有什么好宝贝遗漏了不成?”那额头上长着金黄色牛角的男子面露疑惑之色道。

    “以我们兄弟的本事,这青龙山我们盘踞了这么多年,又怎么可能漏过什么好宝贝,必然是有携带好宝贝的哪方仙人从我们青龙山经过。”个头最大,额头长着银色牛角的男子说道,眼中流露出一抹贪婪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