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一千八百十三章 面见王母
    昆仑神山层层叠叠有九层,每一层上都有巨大无比的宫殿群,一层高过一层,仿若一层天宫叠着一层天宫,又名为九重天。

    王母娘娘的瑶池仙宫便在第九层山上,也是王母娘娘摆蟠桃宴会的地方。

    昆仑神山有东南西北四大天门,每门又都有重兵和上古神兽把守,所有人入山必须得经门而入,不可直接飞临瑶池仙宫。

    看守东门的乃是上古神兽陆吾,人面虎身,有九条虎尾,虎爪极其锋利,全身力大无穷。陆吾自然认得红衣仙女,见她领着夏云杰和瑶池圣女前来,只是冷冷看了他们一眼,也不行礼打招呼。

    不过就这一眼,却让瑶池圣女整个人如坠冰窑,差点就不能站稳,幸好夏云杰拉了她一下,她方才能保持住雍容华贵的姿态。

    陆吾自然知道自己那一眼的分量,见两人安然无恙,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倒是微微露出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又闭上了眼睛,蹲在山门口闭目养神。

    夏云杰并不认得陆吾,见昆仑神山的守山兽竟然如此厉害,甚至给他的感觉比那马芫都要厉害上一分,心里头也是暗暗吃惊,越发小心谨慎起来,用巫鼎严严地罩住蟠桃树,又催发冥狱血刀的血气,一层又一层地萦绕在肾脏的巫鼎之外,不让蟠桃树有一丝气息泄露出去。

    这王母娘娘跟玉帝又是不同,那玉帝虽然厉害,毕竟没有先天蟠桃树,只要他稍微小心一些,玉帝是没办法发现他体内种有一棵先天蟠桃树。但王母娘娘可就不同了,她的得道跟先天蟠桃树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且夏云杰体内的那棵先天蟠桃树跟她那棵还是同源同根的,从某种角度上讲两棵其实是一棵。夏云杰这一棵是她那一棵分出来的,因为有了后羿巫祖精血肉身日夜浇灌栽培,方才成长为另外一棵独立的先天蟠桃树。

    不说王母娘娘对先天蟠桃树的气息必然是十分熟悉,单单两棵先天蟠桃树之间也必然有着一种非常微妙的联系。若不是夏云杰对女娲宫残图是势在必得,刚好王母娘娘身上有一张残图,否则夏云杰无论如何都不敢以身涉险,与王母娘娘见面的。

    但为了女娲宫残图,夏云杰如今也只能冒险见王母娘娘一面。

    如果连人都见不着,又何来的女娲宫残图呢?

    入了山门,两边芳草如茵,鲜花盛开,绿树辉映之中隐约可见点点的房屋宫殿。抬头望去,方才知道这昆仑神山根本不是眼目所能及,一山高过一山,山峦起伏,连绵不断,紫氲升腾,仙果满挂。

    入了山门,便能再次起飞。

    瑶池位于昆仑神山九层山群峰之巅的中央。

    瑶池碧绿如染,清澈见底,万顷碧波沉静得如同一块巨大的翡翠。围绕四周的青山绿草连绵,碧树如云,五彩绚丽的花儿大片大片地斑斓怒放,宛若织锦。微风轻轻拂来,带来一阵阵清新的香味,让人深深陶醉。

    瑶池仙宫便悬浮在瑶池上空,灵气萦绕,在阳光下闪烁着五彩霞光,宏伟壮丽又充满了仙意。

    有九道虹桥横跨瑶池连接着瑶池仙宫。

    红衣仙女引着夏云杰和瑶池圣女踏上虹桥,穿过宫门,进入了瑶池仙宫。

    瑶池仙宫内空间同样巨大无比,宫殿四壁玉石明珠镶嵌,巨柱雕龙刻凤,精雕细琢,一切既显得堂皇华丽,又处处透露着仙灵飘逸。

    王母娘娘佩戴凤冠,身穿霞衣,高坐宝座之上,不仅肌肤白皙柔嫩,极为美艳端庄,更是集一切华贵雍容与一身,让人一看到不是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甘心为奴,便是涌起征服她的**,因为征服了她,仿若便征服了全世界的女人一般。当然敢有后者的想法,整个仙界只有凤毛麟角,绝大部分的男人站在王母娘娘面前,都会被她威严所震慑。

    夏云杰应该是所有男人中例外中的例外,因为一看到王母娘娘,他与王母娘娘之间便起了一丝非常玄妙的联系,那种联系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以至于,顺着王母娘娘那从华丽宫装衣领内探出来,秀长优雅如天鹅般的粉项,夏云杰便似乎看到了她那无比成熟雪白的丰腴身子,让他心底升起一种非常异样的感觉。

    既不是被她威严美貌所震慑,也不是涌起征服她的**,是一种无法用言语道明的感觉。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仿若已经认识了无数岁月,甚至连她衣服包裹下的丰腴身子,似乎都能在脑海里勾勒出来。明明仿若认识了无数岁月,但对王母娘娘他所知道的却又少得可怜。

    这种异样的感觉只是一闪而逝,因为夏云杰瞬间便意识到为什么会有这种玄妙的感觉,一颗心一下子便提到了嗓子眼,巫鼎,冥狱血刀,甚至连戚目的独目眼神都被他悄然运转,镇压在栽种先天蟠桃树那尊巫鼎的上方。

    乖乖,要是让王母娘娘知晓他体内还有一棵先天蟠桃树,那可是要出大事情的。

    王母娘娘显然也有类似的异样感觉,看着夏云杰她那对美眸明显地亮了一下,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似乎很奇怪,自己为何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男人,却有一种说不出来亲切的感觉。但很显然,他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故人。

    这点自信王母娘娘还是有的。毕竟以她的修为境界,就算仙界一等一的**玄功,一旦她起了疑心,认真洞察,任**玄功有多玄妙,那也是无从遁形。当然若没起疑心,只是以寻常目光打量,就算王母娘娘这等境界,一时不察也要看走眼。

    所以夏云杰有没有施展变化之术,王母娘娘自然能一眼看透,除非他是教主亲临。既然不是故人,那又是什么缘故呢?

    饶是王母娘娘修为深不可测,她也不可能会想到眼前这位男人体内竟然还种有另外一棵与她同源同根的先天蟠桃树。最终只能把这一切归咎到了缘分上。

    缘分本就是天地间最玄妙的东西,就像机缘一样,芸芸众生,为何就落到某一人身上,却不落到其他人身上,就算教主恐怕也没办法看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