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806章 风伯雨师旗
    那黑色旗子一拿出来,便隐隐有风起雨来之迹象。

    饶是夏云杰性格冷静沉着,此时也是忍不住霍然起身,失声道:“这,这是巫祖风伯雨师旗。”

    风伯雨师,曾传闻为两人,但夏云杰却知道,其实两者为一人,是上古时代能呼风唤雨的厉害人物。

    “正是巫祖风伯雨师旗。”归真沉声道,“如今下官将此旗敬奉给上仙。”

    “你们怎么会有此旗?”夏云杰没有与归真等人客气,取过风伯雨师旗,轻轻抚摸着上面古老的符文,问道。

    “四海龙王乃巫祖风伯雨师的弟子。风伯雨师在上古陨落之后,这旗子便传给了四位老龙王,由他们共同执掌,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后来四位老龙王陨落,这旗子便由我们龙门四派共同掌管。本来我们也曾商量过,要将此旗奉上给西海龙王,由他来决定此旗归处。没想到上仙乃巫王血脉后裔,又是我四海龙王之后的师父,那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了。”归真回道,目光落在巫祖风伯雨师旗上,露出一丝不舍目光。

    上古巫祖之旗,谁能不动心?若不是有着一颗坚定的忠君之心,他们四人早便贪墨了。如今把它送出去,要说心中没有不舍,那是骗人。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旗子只有落在夏云杰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大用,也只有落在夏云杰手中,他们四海龙宫才有机会全部重立。

    “原来如此!既然你们以诚待四位老龙王和本尊,本尊今日也在这里发誓,将来若有一天能踏入太乙金仙境界,必全力助你们窥探太乙金仙奥秘!”夏云杰沉声道,说着对着归真四人深深鞠了一躬。

    夏云杰以金仙境界就击退毗那夜迦,又是巫王血脉后裔,四人对他能晋级太乙金仙境界是很有信心的,闻言,不禁大喜,急忙向夏云杰下拜道:“多谢上仙成全!”

    太乙金仙,是无数仙人无数年执着追求的无上境界,只有成为太乙金仙,在仙界方才算是真正掌握了自己的一部分命运,再也不是任人摆布的棋子。四位上古龟仙,很早就已经是金仙,无数年苦修却连太乙金仙的门槛都没能摸到,如今得到夏云杰承诺,自然是喜出外望,激动万分。

    巫祖旗再厉害,也不过是身外之物,太乙金仙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修为境界。而且太乙金仙便相当于巫祖了。

    其中分量轻重,不明而喻。

    夏云杰唤起四人,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风伯雨师旗收入体内。

    风伯雨师旗刚一收入体内,夏云杰便隐隐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从东面传来,心里头不禁一阵狂喜。

    如今他已经有了经验,知道是风伯雨师旗的入体,让他感应到了另外一面巫祖旗的存在。乃是与风伯雨师休戚相关,素来共进共退的雷之巫祖良强。

    不过这种感应只有在夏云杰身上能发生,因为他乃巫王血脉后裔,又继承了数位巫祖衣钵,所以才能引动和感知这些细微的气息。换成另外一个人却是不行。

    正当夏云杰想细细感应一番那缕熟悉气息的方位时,有魏崇进来禀告,说黄角大仙奉圣旨前来。

    黄角大仙乃众仙卿之首,论地位比起太白金星还要尊贵一些,夏云杰如今既然存心要与玉帝打好交道,而且这次攻打西海龙宫,他也算是承了玉帝的情,所以没敢怠慢,急忙率众人一路出了水晶宫迎接黄角大仙大驾。

    那黄角大仙虽然是众仙卿之首,在仙界中自然尊贵无比,但夏云杰与毗那夜迦斗得旗鼓相当,甚至最后一刀劈断毗那夜迦的手臂,让他含恨而去,他在观天镜前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见夏云杰率众出水晶宫亲来迎接,倒是有点受宠若惊,急忙降下云头,上前与夏云杰见礼道:“怎好劳驾夏大人亲来迎接呢。”

    “大仙乃天宫众仙卿之首,此趟又是奉圣旨而来,下官理当亲来迎接。”夏云杰谦虚道。

    这话要是换成以前的西海龙王敖闰来说,黄角大仙自然是认为理所当然,不会有多大感觉,但这话从夏云杰口中出来,那就完全不同了。夏云杰如今虽是金仙,却已然有了太乙金仙之尊,他自称下官,这话分量可就重了,所以黄角大仙很是享受这番恭维,当然享受是一回事,黄角大仙可不会笨到真把自己当上官,摆架子,相反他很亲切地拉起夏云杰的手道:“夏大人乃是当世豪杰,本官可当不起你这说法。若夏大人不嫌弃的话,我们私底下还是以兄弟相称吧。”

    别人不知道夏云杰即将被封为聚窟洲仙王,成为仙界有数的封疆大吏之一,黄角大仙却是心知肚明,这时自然要跟他打好交道,况且跟夏云杰打好感情牌,也是替玉帝拉拢他。

    “哈哈,既然黄兄这么说,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黄兄请。”夏云杰此时也正想跟玉帝打好交道,闻言自然不会推辞,便干脆地以兄弟相称。

    “好好,贤弟请。”黄角大仙也开心地抚着三缕长须,与夏云杰携手一同进了水晶宫。

    进了水晶宫,分宾主落座,自然有宫女捧上茶水,仙果仙酿。

    “粗茶淡酒比不得天宫,黄兄莫嫌弃。”夏云杰客气道。

    “贤弟这话可就见外了。”黄角大仙故意面露一丝不快道。

    “哈哈,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夏云杰见黄角大仙是个妙人,便哈哈一笑,不再谦虚客套,而是话锋一转道:“不知道此趟,陛下有什么吩咐下来?”

    “陛下这次命为兄下来,乃是想召贤弟上天庭,有重任需当面委与你。还有王母娘娘听说弟媳乃巾帼英雄,心中甚是喜欢,也算到她与弟媳有些渊源,所以想召她见上一面。”既然大家已经以兄弟相称,也都是明白人,黄角大仙自然就不会再特意掏出圣旨,弄那些繁文缛节,直接对着上天拱了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