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94章 静观其变【第四更】
    “我的乖乖,那不是毗那夜迦吗?那人是谁,竟然能跟他斗得旗鼓相当!”朱逢春是藏不住话的人,看到那震惊人的一幕,当场便瞪圆了眼珠子,脱口惊呼道。

    “那人就是温桥府的府令夏云杰!”太白金星回道,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的震惊表情。

    他离开了披香殿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自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本以为夏云杰能灭掉西海龙宫就已经是不可思议,没想到竟然跟毗那夜迦都斗了起来,而且还斗得旗鼓相当。

    “我靠,不是吧,这个夏云杰可是比当年俺家猴哥还要厉害啊。玉帝怎么就封了这么个芝麻大的官给他,难道又想逼他跟俺家猴哥一样大闹天宫一回不成?”朱逢春闻言眼珠子瞪得更大了。

    朱逢春性格豪爽,没有什么架子,当年孙悟空在天宫为官时跟他交情很好,还结为兄弟,所以才有猴哥之说。

    “天蓬元帅,不知道你别乱说话。陛下要是不重视他,会派你和闻天尊率部众下来吗?之前,这夏云杰很是低调,陛下也是不知道他如此厉害。”太白金星见朱逢春提起当年孙悟空的事情,白花花的胡子都忍不住抖了起来,瞪了他一眼。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陛下这么急匆匆命我们下来。不过太白金星,你这不是害俺老朱跟闻天尊吗?我们虽然也有几分本事,可又没有像俺家猴哥一样练就**玄功,不死不灭。这等级别的战斗,又哪里是我们能插手的,万一被那金刚忤和冥狱血刀给磕到,闻天尊还好,他比俺老朱厉害,又练有金刚护体法,应该还能抵挡几下,但俺老朱恐怕就要断胳膊断腿了,说不定就一命呜呼啊!”朱逢春知道孙悟空当年大闹天宫的事情是天庭的忌讳,也就不再提起,而是话题一转,苦着一张脸说道。

    那闻仲天尊向来是不苟言笑,也是不畏生死之人,但这一回见朱逢春这般说,却是难得地点了点头。

    没办法,那下面对打的有一位是太乙金仙啊!他又没有孙悟空的不死不灭身,真要挨上一金刚忤,那还了得?少说都得伤筋动骨,搞不好就是一命呜呼。

    “陛下也只是说,若毗那夜迦出面帮西海龙宫,你们便去告诉他,那瑶池圣女乃是王母的人,要把人带走。若毗那夜迦不肯,这才出手助夏云杰一臂之力。可如今看来,那夏云杰端得厉害,倒是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太白金星说道。

    说着太白金星目光又往下望去,见观战中有一人朝这边飞来,认得是驻守桃木郡的仙君,便冲他招了招手。

    那仙君飞到跟前,先拜过闻仲天尊,然后才拜见太白金星和天蓬元帅。

    太白金星虽然是玉帝身边亲信重臣,但论威望却不如闻仲天尊。

    “夏云杰与毗那夜迦已经打斗多久了?”太白金星问道。

    “回大人,那夏云杰已经与毗那夜迦打了整整一天一夜了。”桃木郡的仙君恭敬回道。

    “什么已经打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太白金星等人闻言不禁浑身都哆嗦了一下,满脸的惊骇。

    “是啊,已经一天一夜了!这夏云杰实在太厉害了,就算当年的孙悟空也没这么变态啊!若不是有毗那夜迦挡着,西海龙宫早就攻下了。大人您不知道啊,这夏云杰一刀下去,就是**个金仙啊!”仙君说道,说话时眼目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显然对之前夏云杰那一刀之威,到现在这仙君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一刀**个金仙!”闻仲等人闻言自然也是难免一阵心惊。

    “是啊!”那仙君点了点头,然后面露疑惑之色地看向太白金星等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各位大人此趟前来是为了……”

    “归元等人那边的形势不妙啊!”太白金星并没有回答桃木郡仙君的问话,而是望向另外一边战场,抚着雪白的胡须,微微皱起了眉头。

    “西海龙宫底蕴雄厚,没了夏云杰,归元等人终究还是势不如人啊!要不,出手助他们一臂之力,反正陛下本就不满敖闰斜倒向西方教,早就想替换掉他。”闻仲目光也往那边一扫,凶光毕露道。

    上古时代,三教内斗与西方教的挑唆有着莫大的关系,而且事后西方教更是或杀或掳走许多截教弟子,使得截教如今门人凋零,还联手老子和元始天尊合击通天,闻仲是截教三代中的领军级人物,对截教也向来忠心耿耿,心中自然极为痛恨西方教。

    “敖闰毕竟也是陛下后来亲封的龙王,又有西方教背景,若夏云杰一方胜了自然好说,胜王败寇,反正那敖厉是西海老龙王血脉,说起来是龙宫的内斗,册封他为新一代西海龙王,西方教也没什么话好说。反正当年他们也是这么做的,直接挑下老龙王,逼得陛下无奈重新册封四海龙王。但若我们直接出手帮助归元等人攻打西海龙宫,这理就不好讲了。”太白金星闻言有些心动,他也是看不惯西方教插手四海龙宫,但抚着白花花的胡须还是摇了摇头,否定道。

    那桃木仙君听着闻仲和太白金星两人的谈话,早已经吓得一颗心脏直发抖,趁两人谈话停顿之际,急忙行了一礼,匆匆离去。

    开玩笑,那个层次的事情,也是他一个在地仙界驻守的小小仙君能插手,能知道的?

    “哪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的,按俺老朱的脾气,打了再说!”朱逢春大咧咧地说道,目中同样透着一抹凶光杀机。

    他与孙悟空是结义兄弟,但孙悟空之前可是被西方教多宝副教主给镇压在五指山下,他自然也不爽西方教。

    “天蓬元帅,休得胡说。这种事情也是能打了再说的吗?你打是打得痛快,到时让陛下又该如何跟接引和准提两位教主说理?”太白金星对朱逢春就不像对闻仲天尊那般客气了,闻言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

    “天蓬元帅,太白大人说得也是道理。反正归元等人虽然形势不妙,不过他们手中的法宝倒是厉害,手下也都是精锐将士,一时半刻倒也不会落败,先静观其变吧。”闻仲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