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86章 长子挂帅
    “那夏云杰杀上仙徒弟,又扬言要攻打我西海龙宫,根本就不把上仙和我西海龙宫放在眼里。但奈何那夏云杰确实有几分本事,我西海龙宫无一人是他之敌,所以只好惊动上仙,恳请上仙替我儿报仇!”敖闰再一次敬了毗那夜迦一杯酒,然后面带一丝愤慨之色道。

    “此事本尊也听说了,据说是你儿觊觎人家法宝在先,说起来也是有几分自取灭亡之嫌。本尊身为西方教护法,也不方便轻易出手,免得落人口实,说本尊蛮横无理,以大欺小。”毗那夜迦眼睛一瞟,说道。

    “但那夏云杰也不能杀我儿啊!”敖闰悲愤道,心里却只骂毗那夜迦贪得无厌。

    毗那夜迦跟那慈航道姑,文殊广法尊者等上古十二金仙不一样,素来没有什么美名只有恶名,他又哪会在乎什么蛮横无理,以大欺小!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觉得夏云杰实力强大,他也有那么一丝忌惮,再加上西海龙宫也没有给予足够的好处,他自然就不愿意出手了。

    反正他毗那夜迦不缺弟子,弟子也从来只是他的棋子,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可言。敖震也不例外!

    “嘿嘿!”毗那夜迦笑笑,只顾喝酒,不答敖闰的话。

    敖闰见毗那夜迦不答话,知道这家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心里一阵滴血,正想着要不要再拿出宫中珍藏的几件好东西,便听到宫外警钟大响。

    “是什么人来我龙宫闹事?”敖闰正在郁闷中,见宫外警钟大响,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怒声问道。

    “不好了大王,龙门四派的人一起来攻打我西海龙宫了!”有手下从外面急匆匆进来,跪地禀告道。

    “没用的东西!区区龙门四派也至于惊慌成这样子吗?”敖闰大怒道。

    若说是刚刚颠覆了西海龙宫那时,要是龙门四派来攻打,敖闰还真要惊慌。因为那时他还没站稳脚步,而且那时忠于老龙王的旧部也很多,龙门四派合起来,还是很强大的。但时过境迁,如今的龙门四派早已经日落西山,对于虎力大仙、红发老魔等人而言,自然算得上是大势力,不敢招惹,但对于西海龙宫这种庞然大物而言已经不足为惧了。

    毗那夜迦依旧面带微笑,但眼中明显流露出轻蔑的目光。

    “父王息怒,孩儿这就带人去灭了那龙门四派!”西海龙王长子敖州霍然起身道。

    身为西海龙王长子,敖州自然也是有几分本事,本该被立为太子,但因为早年犯过一些错,惹得敖闰不喜,这才丢了太子之位。如今敖震被杀,他又有了重登太子之位的希望,自然想好好表现一番。

    “你要多点些兵将,同时也要小心归元等四个老家伙,他们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敖闰见长子请缨,点点头说道。

    “父王放心,这次龙门四派自投罗网,孩儿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敖州浑身杀气凛然地说道,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喜色。

    这一战要是拿下龙门四派,那自然就是立了大功。

    敖州出了水晶宫,点了众多兵将。

    很快就有一队队的兵将从龙宫各地开拨,一路排开海水,密密麻麻,无边无际地冒出了大海,把夏云杰等人包围了起来。

    敖州出去后,敖闰心里则难免有些挂念外面之事,但想起那龙门四派毕竟已经日落西山,没有多少可堪大用的强者,自己这边是主场作战,将士源源不断地补充进去,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再加上也不想让毗那夜迦小看,便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连连敬毗那夜迦。

    也是因为夏云杰之前太没有名气,再加上也没打自己的旗号,那逃回宫中报告的巡海夜叉,不认识夏云杰,就把他给漏了,以至于敖闰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他要是听说夏云杰亲来,早便坐不住了。

    说起来也是敖州该有此一劫,不知道前些日子灭杀他三弟的煞神亲临,召集了人马便杀气凛然地骑着碧水金晴兽排开海水,从海底大摇大摆地冒了出来。

    “不是吧,敖闰自己竟然不出面?这可是云横山的夏云杰啊!”

    “哈哈,必然是西海龙宫的人摆了乌龙,把夏云杰这个煞神给漏报了,否则敖闰又怎么可能派自己的长子率军呢?”

    “说起来也是这夏云杰阴险,一路半点都不声张,就算到了西海,也不打自己的旗帜,只打龙门四派和弟子敖厉的旗号。那西海龙宫的巡海夜叉一眼看到龙门派的旗子,早便先入为主了,又哪里会注意到他。”

    “话也不能这么说,西海龙宫人多势众,实力强大,那夏云杰再不稍微耍些心机,那不真成了有勇无谋的笨蛋一个!”

    “……”

    众人见夏云杰杀上门来,西海龙宫出面的竟然不是敖闰而是长子敖州,不由得全都感到一阵意外,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哼,就算灭不掉西海龙宫,让他们伤筋动骨一下也好!”观天镜前,玉帝见出面的不是敖闰,更没有毗那夜迦,而是敖闰的长子还有七八十个金仙将领,阴沉的脸微微露出了一抹晴色。

    虽然这一战所有人包括玉帝在内都不看好夏云杰,但有一点他们却都是一致认同的,那就是夏云杰是顶级金仙,西海龙王竟然不亲自挂帅,以倾巢之力与夏云杰一战,而是命长子挂帅,领了部分兵将上来一战,那根本就是自取羞辱。

    开玩笑,夏云杰曾经可是一掌,一刀便镇压了两位紫婴期金仙的恐怖人物啊!就算太乙金仙也不敢对他太过掉与轻心,又岂是敖州这等“乳臭未干”的小辈能抵挡得了的?

    “归真、归一、归元、归朴,你们这四只老乌龟,我西海龙宫念你们修行不易,所以饶你们一命,你们不感恩戴德,竟然还胆大包天,来攻打我西海龙宫!今日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再想……”那敖州并不认识夏云杰,再加上夏云杰此时已经把主帅的位置让给了敖厉,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他也没注意到夏云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见归真等四大长老只带了三十来万人就来攻打西海龙宫,心里头不禁一阵大喜,傲气十足地扬声喝道。

    “不好,大殿下,这次来的不仅有龙门四派,还有夏云杰!”敖州的话还没说完,一位之前参与攻打过云横山的金仙猛然看到了夏云杰,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急忙上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