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64章 杀天君
    “西方教是吧?很好!敖厉,狠狠抽他!”夏云杰冷冷一笑,目中杀机更浓。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西海龙宫易主绝对跟西方教有关。

    “啪!啪!啪!”敖厉同样手在空中一抓,凝聚出一根水元力长鞭,对着敖震便狠狠抽打起来,只抽得法力被封的敖震在地上翻滚嗷叫不止,很快就显出了巨龙之身。

    见敖厉抽打得敖震满地翻滚,西海龙宫的将士自然个个义愤填膺,想要上前解救,但目光一落在夏云杰身上,便个个都猛地打了个哆嗦,目中流露出胆怯之色,不仅不敢上前,反倒偷偷往后撤退。

    夏云杰没有搭理西海龙宫大军,而是目光由敖震身上转移到了金吒身上。

    “吾乃荡魔大元帅托塔李天王长子,西方教文殊广法尊者弟子,天庭天君金吒。这次是本天君看走了眼,得罪了贵夫人,还请夏道友见谅。”金吒看着敖震被鞭打得满地打滚,心里也是忍不住一阵哆嗦,倒是没敢学敖震一样威胁恐吓夏云杰,而是马上认错请罪,当然认错请罪的同时,并没有忘记抬出自己的来头。

    这年头,在仙界,不管对错,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你说见谅就见谅吗?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称本尊为道友!”夏云杰却冷冷一笑,从他手中拿过蓐收虎爪和蟠桃仙枝,然后扬起蟠桃仙枝对着他就是一个劈头打去。

    夏云杰下手可是比敖厉还要重,一枝条打下去,就打得金吒金甲崩裂,血肉模糊,整个人躺在地上抽搐个不停。

    混在大军中的罗檀仙君见状,简直吓得浑身都只打哆嗦,悄悄地想要溜走,不过他才刚起身要溜,一道威严而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

    “罗檀仙君,这么急着要走吗?”

    话音还没落下,一只大手落下,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直接把罗檀仙君给拎了起来,然后直接扔在夏云杰的脚跟前。

    “夏大人饶命,夏大人饶命!”罗檀仙君一落在夏云杰面前,立马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磕头求饶,额头冷汗如雨而下。

    此时的罗檀仙君简直悔得连肠子都青了,他是做梦也没想到夏云杰竟然恐怖如斯,若他早知道,给他一个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打夏云杰两关山的主意啊!

    “饶命!罗檀仙君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吗?莫非你以为本尊让你担保的事情,只是闹着玩的吗?”夏云杰冷冷一笑,一把血刀已经悬在了罗檀仙君的头上。

    “夏云杰,本仙乃是天庭仙君,你若杀本仙,那就是公然与天庭做对!”见求饶没用,又见夏云杰已经把血刀架在他的头顶,罗檀仙君只好破釜沉舟,扬起头盯着夏云杰,声色俱厉地威胁道。

    “本尊倒要看看本尊杀了你之后,玉帝会如何责罚本尊!”夏云杰冷冷一笑,血刀落下,直接就取了罗檀仙君性命。

    “夏云杰你真要造反吗?你真要公然反抗天庭和西方教吗?”金吒见夏云杰眼皮都不眨一下地杀了罗檀仙君,终于彻底惊恐起来。

    “别给本尊戴这么大的帽子!先杀了你,本尊到时自然会禀明玉帝,问问他为何无缘无故派兵攻打我云横山!”夏云杰看着金吒再度冷笑道,说着再次扬起蟠桃仙枝对着他的脑袋就狠狠打了下去。

    “连本尊的女人都敢抓!还敢威胁本尊!真以为你是荡魔大元帅的儿子,本尊就不敢杀你吗?老实告诉你,这件事还没完,荡魔大元帅要是没有给本尊一个说话,本尊连他都杀!”夏云杰满脸杀气腾腾地说道,一道血刀突然出现架在了金吒的脑袋上。

    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回荡在天地间,铿锵有力的霸道话语,虎力大仙等远远观战的仙人全都彻底傻眼了,两腿忍不住阵阵发软,额头冷汗纷纷滚落而下。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了一头头戴凤翅紫金冠,身穿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双目金光四射,手拿着一根金光灿灿大棍,与山齐肩的巨猿。

    曾经那个齐天大圣也是如此!只要有人敢欺负他,连天他都敢捅破!

    “上仙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感受到血刀散发出来的血腥杀戮气息,金吒终于知道夏云杰这家伙根本就是另外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天大圣,他是绝对敢杀他的,再也顾不得身份,开口求饶道。

    “哈哈,现在才知道求饶吗?迟了!”夏云杰仰天一阵狂笑,血刀落下,金吒身首两地,然后被冥狱血刀中的修罗血海一卷,化为修罗血海中的一滩血水。

    修罗血海得了金吒一身法力精血,变得越发汹涌澎湃,一头头血魔在修罗血海中咆哮。

    天地一片死气沉沉,仿若天塌下来,压得所有人气都喘不过来,同时又有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一代天庭悍将,西方教尊者的大弟子,天庭荡魔大元帅的长子,说杀就这样杀掉了,仿若跟杀一只鸡一只狗一样,没有半点犹豫,没有半点顾忌!

    这是铁定心要跟李靖不死不休,跟西方教文殊广法尊者不死不休!

    这份霸气,这份狠厉,整个仙界有几人?

    敖震被金吒被杀一幕给惊骇得都浑然忘了疼痛,一对龙眼傻傻地望着被血海卷走的金吒,浑体冰冷,如坠冰窑。

    不管夏云杰之前话说得多么霸气,哪怕他一刀杀了罗檀仙君,敖震总自恃身份,认为夏云杰并不敢真动手杀他和金吒。

    毕竟他们的身份非同寻常,杀他们,就等于跟东南西北四海龙宫为敌,跟西方教,跟荡魔大元帅为敌,甚至因为金吒的天君身份,夏云杰此举其实在某种角度上讲也是与玉帝为敌。

    但结果呢,金吒死了!金吒被一刀杀死了,连他魂魄都没放过!

    现在敖震彻底相信夏云杰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他是真敢下手,甚至他想起了之前他说过的话,突然想起了他的父王!

    此人绝对敢杀向西海龙宫,把他父王也给抓起来,剥龙皮抽龙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