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62章 悲壮
    “敖震兄,不过只是区区两个紫气期金仙和一些玄仙,杀了多干脆,又何必如此麻烦呢?”身披金甲的男子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蟠桃仙枝和蓐收虎爪,一边面带不屑地对那一脚踩在巨龙脑袋上的高大男子说道。

    “金吒兄,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两件上好的法宝都已经给了你,本太子不与你争抢,但人却必须交给我西海龙宫带走。”敖震回道,眼眸深处带着一丝凝重。

    身为西海龙宫太子殿下,敖厉已经显露真身,敖震又岂会不知道敖厉是四海龙族皇族身份?

    四海龙族皇族余孽一直是西海龙王敖闰心头大患,既然发现敖厉的存在,敖震自然会引起重视,想一绝永患。所以无奈将法宝让与金吒,而他只要把人带走。

    “本天君自然明白,不过这女子却与你们西海龙宫没有任何关系,还是交给本天君带回天庭交给我父王处置,就不劳烦太子殿下了。”金吒回道。

    “金吒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说好了,法宝你拿,这人我带走吗?”敖震闻言脸色大变。

    “此话当然没错,但那夏云杰还没拿下,这人要是都给了你,本天君如何引诱夏云杰上门?嘿嘿,大家都是聪明人,敖震兄不会认为夏云杰会赤手空拳上你们西海龙宫吧?敖震兄尽管放心,只要那夏云杰上门来要人,本天君肯定会拿下他,然后送给你们西海龙宫,好让你们西海龙宫永绝后患。”金吒不急不缓地回道,目中透着一丝贪婪之色。

    来前金吒就从罗檀仙君口中知晓瑶池圣女手中的蓐收虎爪厉害,但只有真正把蓐收虎爪拿在手中,金吒才知道这法宝的恐怖珍贵之处远超乎他的想象之外,就算他手中师父亲赐的镇山法宝之一遁龙桩都不见得能比得上这蓐收虎爪。

    瑶池圣女不过只是夏云杰的女人就拥有这等厉害的法宝,那夏云杰呢?按常理推断,夏云杰身上肯定有更厉害,最不济也有跟蓐收虎爪相当的法宝。

    所以一想起夏云杰身上同样有着极为厉害的法宝,金吒心头就一阵火热,不惜跟敖震翻脸。

    “金吒兄,不要欺人太甚!”敖震闻言神色阴沉了下来,一道道暴戾冰冷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怎么,敖震兄莫非要与本天君一战不成?不要忘了,这里是聚窟州不是西海!”金吒脸色一沉,目光如剑地射向敖震。

    敖震被金吒这一问,气势不禁一滞。

    金吒天君身俱两家之长,是天庭凶名远扬的悍将,若是在海中,占着地利,敖震或许还能与金吒一战,但在陆地上,十有**不是金吒之敌。而金吒提到这里是聚窟州不是西海,除了警告敖震,在陆地上他不是他的对手,话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那就是西海龙宫大举发兵温桥府,那是违反天庭规定之举,一旦事情闹大,金吒一纸告上凌霄宝殿,西海龙宫可就麻烦大了。

    “好,好,金吒,算你狠!”敖震最终收起了身上的杀气,恶狠狠地瞪了金吒一眼,然后抬脚对着敖厉的脑袋便是一脚狠狠踩了下去,面目狰狞地厉声问道:“说,夏云杰现在在何处?”

    “敖震小儿莫要嚣张得意,要是今日我师尊在这里,你早便人头落地了!”敖厉桀骜不屈道。

    “好,好,你不说是吧!”敖震见敖厉不肯招供,手中突然多了一根晶莹剔透的鞭子,高高扬起对着瑶池圣女便抽了过去。

    金吒见状手一抬,想要拦阻,但敖震却朝他看了一眼,冷冷道:“金吒天君,这仙界大海浩瀚,可不止我西海龙宫一家,莫要欺人太甚,难道本太子问个话都不行吗?”

    金吒脸色变了几变,最终还是缓缓放下了手。

    大海浩瀚,有东南西北四海龙宫,四大龙宫向来是同进同退,荣辱与共,一个西海龙宫,以金吒的背景倒也不惧,但现在敖震抬出了四海龙宫,那金吒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哼,也罢,若是夏云杰现在就来,那就各凭本事。”金吒冷声道。

    “啪!”金吒声音还未落下,晶莹剔透的鞭子已经狠狠抽在了瑶池圣女丰腴的身子上,白色宫装顿时被抽裂,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和一道触目惊心的鞭伤,鲜血顺着鞭伤流淌下来,鲜红刺眼,与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敖震,是个男人就冲着老子来!你打我师娘算什么本事!”敖厉见状拼命地挣扎着,血泪在大眼中翻滚。

    “啪!啪!啪!”敖震却只是面色森冷地一鞭鞭抽打在瑶池圣女的身上,打得她鲜血溅飞,血肉模糊。

    “啊!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敖厉歇斯底里地喊着。

    “夫人!夫人!”魏崇等被镇压着的众将士泪流满面,个个心如刀割,痛恨自己的无能。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思亲轩中,顾倩琳死命要冲出去,却被罗玉死死抱住,那翠光在西海龙宫和天庭大军中几位金仙的攻击下,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要崩坍。

    “哎!”远处观战的虎力大仙等人不忍目睹,扭过了头去。

    “没想到敖厉竟然是我西海龙王的血脉后裔!若是早知道,今日就算拼上我龙门西派的所有精锐,也要将敖厉救下,如今却是说什么都迟了!”更远一些,一位紫气期金仙扬天长叹,有热泪滚下,与那金仙站在一起,其中一位赫然便是卫海川的师伯,石渠郡吏部尚书温建威。

    因为以他们如今这点人,这点实力,上前去根本就是送死!

    “说不说?”敖震终于停止了抽打,冷冷道。

    “敖震,你要是有种,今日便杀了我!不过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们西海龙宫完了!”回答敖震的不是敖厉,因为敖厉的声音已经嘶哑了,回答敖震的是瑶池圣女冰冷得如同冰渣子的声音。

    到现在,哪怕她遍体鳞伤,浑身血肉模糊,她依旧一脸的平静,保持着一派大教掌教的雍容华贵和傲气。

    “哈哈!你的意思就凭夏云杰吗?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人呢?他有胆子出来吗?他不过只是一只缩头乌龟!”敖震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荒唐的笑话,放声笑了起来。

    “我的女人没有说错,我夏云杰发誓,今日之后,必灭你们西海龙宫!”敖震的笑声还在天地间回荡,突然有一道带着愤怒的威严声音从天际边滚滚而来。

    ps:响应书友们的号召,今晚追加两章,稍后马上还有一章。这个月不争月票,只求书友们在九月一号时记得把保底月票投给本书,九月份准备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