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61章 夏云杰回归
    “虎力兄,真被你说中了。不仅夏云杰不会放弃治下百姓,就连他弟子和女人都是如此啊。”红发老祖望着大军浩浩荡荡地从金阳城中出来,忍不住感慨道,目中流露出一抹敬意。

    “是啊,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莫过于敖厉和夏夫人直接带着最得力的大将遁走,而不是带着大军浩浩荡荡离去。这样的大军放在以前的温桥府,那绝对强大的离谱,可在西海龙宫和天庭大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不过只是拖累而已。”空尘真人叹气道,目中同样忍不住流露出一抹敬意。

    “哎,昨日城中有消息传出,说夏夫人为了不想殃及城中百姓,所以决定率大军撤向前溪县云横山。可那云横山山不高,水不急,根本无险可守啊!”虎力大仙叹气道,虎目中流露出浓浓的尊敬之色。

    “可惜了啊!”空尘真人和红发老祖望着城门外黑压压给大军送行的百姓,饶是他们一颗心早已经修炼得古井不波,此时也是起了一丝感动。

    “敖厉。”驾着祥云,扭头望向后方密密麻麻的百姓,瑶池圣女目中流露出一抹感动之色。

    “弟子在。”敖厉上前回道。

    “可已经把这些百姓将士的姓名都登记在册了?”瑶池圣女问道。

    “都已经登记在册了。”敖厉回道。

    “好,等老爷回归,我们重新返回金阳城时,这些百姓将士都要重赏、重用!我们要让他们明白,他们的选择是英明的!”瑶池圣女神色坚定道。

    “是!”敖厉握紧了拳头道。

    数日后,大军抵达云横山。

    云横山开始关闭山门,所有禁制已经悄然启动,远远望去,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但不管是那山还是那水,甚至连山上的一草一木,似乎都散发着一丝森冷杀意,让人心生寒意。

    云横山,夏云杰在仙界根基所在,也是他的家,所以一直以来他不断地完善云横山的禁制阵法,甚至连蟠桃仙枝都折下了一些,布下了厉害的护山大阵。

    又过去十多日之后,有大军从西海出发,领军的乃是西海龙宫太子殿下,敖震,巡海夜叉部统帅大将李锐。敖震并不是西海龙宫敖闰的长子,而是敖闰的第三子,但因为天赋过人,修为高深,又拜在西方教护法毗那夜迦门下,早早便突破到紫婴期金仙,所以被西海龙王敖闰册立为西海龙宫太子,凌驾在敖闰众子之上。巡海夜叉部乃是西海龙宫最精锐的部队之一,李锐身为西海龙宫巡海夜叉部统帅,修为自然也极为高深,乃是老牌紫丹期金仙,法力无比浑厚,实力比起紫婴期金仙也逊色不多。

    西海龙王派出太子敖震和巡海夜叉部统帅李锐,可想而知,他不仅欲杀夏云杰而后快,对瑶池圣女手中的蓐收虎爪也是势在必得。甚至生怕手下起贪心,还特意让太子敖震随军出征。

    几乎在西海龙宫起兵一路浩浩荡荡朝温桥府杀去时,天庭南天门外,荡魔大元帅所部军营,有大军开拨离了天庭,一路往聚窟州石渠郡而去。领军的乃是荡魔大元帅李靖的长子金吒天君,以及十余位仙君,十多位仙君中,其中有一位便是罗檀仙君。不过这罗檀仙君在这些仙君中是实力最低的一位,其中有些仙君甚至都有紫丹期金仙境界。

    天庭官职,仙君之上乃是天君。金吒身为天君,实力在此趟出征的众仙君之上,拥有着紫婴期金仙境界。而且金吒的师尊乃是西方教文殊广法尊者,而文殊广法尊者在上古时代乃是元始天尊坐下十二金仙之一,后投入西方教门下,所以金吒师从文殊广法尊者,自然是学有两家之长,术法变化多端,在整个天庭都算得上是一名悍将,实力极强。

    李靖不仅派了十多位仙君下天庭去讨伐夏云杰,而且还派了长子,显然也与那西海龙王一样,对瑶池圣女手中的蓐收虎爪势在必得。

    ……

    西海龙宫和荡魔大元帅部派大军齐发温桥府这件事,远在东海的夏云杰毫不知情,他灭杀了马芫之后,因为一心惦记着两关山之事,变化为一只大鹰一路往石渠郡的方向风驰电掣。

    才刚刚飞临到石渠郡上空,夏云杰便感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氛,心中不禁一突。一对鹰眼中间隐隐显出了第三只鹰眼,正是独目神眼。

    独目神眼穿透过层层空间,落在了温桥府的上空。

    只见温桥府上空,阴云密布,煞气肆虐,血腥之气弥漫,到处是尸骨头颅,断垣残壁,一片哀嚎。

    独目眼神再往东路望去,一直抵达了云横山。

    云横山外,密密麻麻全都是人头攒动,一根根明晃晃的尖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一道道的杀气凝聚在一起,在空中现成一条条凶煞风龙,在空中刮起一道道狂风。

    原本如同世外桃源,仙气缭绕,氤氲之气升腾,到处灵草仙药,鸟语花香的云横山,此时一片狼藉。参天大树已然连根拔起,山峰被拦腰劈断。

    无数的凉亭宫殿倾塌,地上到处是断臂残肢,鲜血染红了山头。

    半空之中,一根金灿灿的柱子树立着,三个煌煌的圈子把一个女子牢牢套在柱子上。女子披头散发,衣服都有破洞,但脑袋却高高抬起,神色高傲不屈,目光冰冷。

    柱子边上,立着一器宇轩昂,身披金甲的年轻男子,男子左手抓着一根蟠桃枝条,一手抓着一把银白色飞剑。银白色飞剑在他手中不断伸缩变化着,一会儿显出虎爪的样式,一会儿又变化为一只锋利的飞剑,但却没办法逃脱那年轻男子的手。

    隔这年轻男子不远的地方,一个高大雄伟的男子一只大脚踩在了一条白色巨龙之上。

    那巨龙遍体鳞伤,一片片的鳞片被生生扯下,露出血淋淋的身子。

    但那白色巨龙却不屈地扭动着身子,龙头抬起怒视着那立在金灿灿柱子边上的年轻男子,龙眼赤红,有血泪流下,嘴中咆哮的。

    思亲轩,有一片翠光围绕,翠光中有一女披头散发挣扎着要冲出来,却被郑玄的妻子罗玉给死死抱住,不得脱身。

    翠光之外,曾经追随在夏云杰身边的得力干将,魏崇等人,一个个全都被仙链捆绑起来。

    独目神眼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低落一滴鲜红的血泪,紧跟着卷起一道赤光,如同一团燃烧着烈火的流星朝云横山划去。

    烈火中是一头长着四翅六足的巨物,正是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