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54章 劝降
    两人驾着祥云抵达金阳城时,有关罗檀仙君亲自领军和西海龙宫大军一起讨伐温桥府的消息已经彻底传开。金阳城里到处是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许多人匆匆逃离了金阳城,甚至连军队中也有不少人偷偷逃离了金阳城。

    这也不怪他们。不管温桥府府军曾经多么威猛,甚至还灭杀了西河派的掌教西河老祖,但西河老祖比起罗檀仙君,还有西海龙宫的五位金仙还是差远了。尤其西海龙宫的明威左右两位大将,那可是紫露期金仙,随便伸出一个小指头都能把西河老祖给捏死。

    现在这些人都一起来攻打温桥府,只要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再看好温桥府府军。

    “你们现在还有机会和时间选择留下来或者离开,现在我不会追究,大家好聚好散。但若是战争开始后,你们临阵逃离,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府署大堂之上,瑶池圣女高高上座,目光扫过下方众将士,说道。

    “没有老爷就没有我们的今日,只要夫人不言退,我们就誓死坚守金阳城!”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突然单膝跪地,神色坚定地说道。

    “好,看来当初老爷没看错你们!放心,敌势虽然强大,但本夫人还不放在眼里!”瑶池圣女目光扫过下方,露出一丝欣慰之色,然后缓缓站了起来,神色傲然道。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她的身上迸发出来,不仅无比冷冽,仿若锋利的刀剑,而且比起敖厉似乎都要强大上一丝。

    两关山是个适合瑶池圣女修炼的地方,这段时间的修炼使得她进步神速,从蓐收虎爪上她也领悟了许多庚金杀伐大道。

    大军一天天逼近,每天依旧有大量的人逃离金阳城,也有许多人选择了留下来。

    当西海龙宫大军和石渠郡大军出现在金阳城外时,金阳城的百姓剩下不足八分之一,府军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人马。

    别看剩下的人只有这么点,但若是深入细想就会明白还有这么多人选择留下来,其实根本就是个奇迹。

    要知道敌军不仅拥有着直接碾压整个石渠郡的实力,而且罗檀仙君也亲自率军讨伐温桥府。罗檀仙君可是石渠郡郡王,他亲自率军讨伐温桥府,温桥府立马就成了背叛天庭的叛军了。

    在道义上就站不住脚!

    可想而知,那些人选择留下来,需要多大的勇气,以及对夏云杰的拥护又是多么的难得可贵。

    当然夏云杰这些年也确实对温桥府的老百姓做了许多事情,比如为了金剑门直接出兵灭杀西河派的事情。所以他虽然主政温桥府时间很短,但大敌当前,还是有许多人选择跟他站在了一起。

    “那帮白眼狼,枉费老爷如此花心血栽培他们。若不是夫人不允许,我真想把他们斩杀了!”站在城墙上,望着远处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的石渠郡大军和西海龙宫大军,再看看自己这边的人马,周凉不禁一阵咬牙切齿。

    “兵贵在精而不在多,有此一遭也好,去芜存菁,留下的才是真正的精锐,是可堪大用之士。”望着远处大军,瑶池圣女神色平静地说道。

    “卑职只是感到有些不值,当年老爷可是在他们身上花了许多仙石啊!”周凉愤愤不平道。

    “没看到前面的大军吗?只要灭杀了他们,还怕没仙石吗?”瑶池圣女淡淡道。

    周凉闻言就不再言语,心里则是一阵苦笑。

    虽然瑶池圣女表现得很淡定自信,但周凉等人其实却都是抱着一死之心。

    因为在他们看来,双方实力相差实在太悬殊了。

    “夏云杰何在?速速出来受死!”大军浩浩荡荡,很快就停在了金阳城城外十多里开外,敖横骑着避水金睛兽从大军中大摇大摆出列,手朝金阳城一指,气焰无比张狂地喝道。

    “敖厉何在?”瑶池圣女望向敖横的美眸微微一眯,有冰冷锐利的光芒射出,不过神色和声音却很平静。

    “弟子在!”敖厉出列躬身道。

    “那人就是敖横吧,你去会一会他,看看他有何本事,竟然敢如此大放厥词?”瑶池圣女淡淡道。

    “弟子领命!”敖厉抱拳领命,然后卷起一团祥云,出了金阳城。

    “敖横小儿休得猖狂!”敖厉出了金阳城,傲立祥云之上,手中镇海玄戟朝敖横遥遥一指,怒喝道。

    “狂妄!你是什么人?竟然也敢出列与本王子对话?”敖横居高临下地望着敖厉,喝道。

    “哈哈,老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温桥府敖厉是也!”敖厉傲然道,长发在风中狂舞。

    “原来他就是夏云杰帐下第一猛将敖厉!果然有胆色,面对西海龙宫十王子都敢如此张狂!”敖厉这一报名,敌军还有远处赶来观战的石渠郡强者们纷纷朝敖厉望去,面露震惊之色。

    “敖厉,夏云杰以下犯上,罪当诛。本仙君顾念你乃是一员猛将,多年修炼不易,如果你现在肯归降本仙君,本仙君不仅可以既往不咎,而且必定重用你。”罗檀仙君驱使避水龙牛兽上前数米,对敖厉说道。

    “放屁,我家师尊何罪之有?不就是碧罗果会上这西海龙宫的十王子见色起意,要非礼我家师妹,被我师尊镇压吗?你身为石渠郡郡王,不为我家师尊主持正义也就罢了,竟然还联合西海龙宫来攻打我温桥府!你还配当天庭仙君吗?”敖厉毫不客气地指着罗檀仙君骂道。

    “什么?府令大人竟然在碧罗果会上镇压过西海龙宫十王子!那府令大人岂不是比敖横还要厉害?”有关碧罗果会上发生的事情,一直都没有传开,所以温桥府的百姓和将士大多数都不知道夏云杰镇压过敖横的事情,如今闻言不禁个个大大震惊,不过震惊之后,个个全都变得振奋异常。

    原本他们以为此战必败无疑,但现在知道府令大人竟然曾经镇压过敖横,顿时间他们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没想到这敖厉竟然是夏云杰的徒弟,罗檀仙君这回脸被打狠了!”虎力大仙等人却是更吃惊与敖厉的身份。

    “放肆!”罗檀仙君闻言心里大吃一惊的同时,果然脸面挂不住,怒喝一声,手中金光一闪,已经多了一把金色大刀,对着敖厉便远远劈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