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50章 仙君动贪心
    “两关山下埋有庚金紫钨矿脉这消息真的属实吗?”石渠郡郡王府,罗檀仙君目光如剑地落在西元府的府令李轩身上。

    “回仙君大人,这消息百分百属实。两个月前,卑职发现两关山突然庚金煞气变得极其浓烈起来,就有所怀疑,不过因为忌惮那夏云杰的凶名,没敢大肆查看,只是派了几个亲信暗中调查。本来很快就能有消息的,没想到那夏云杰突然派精锐部队进驻两关山,封锁了山门,使得卑职那几个亲信迟了许久,几经周折才把消息带出来。”李轩一脸肯定地回道。

    “夏云杰既然派精锐部队进驻两关山,如此看来两关山下面必然是埋有庚金紫钨矿脉了。但不知道那庚金紫钨矿脉有多大规模,若只是中小型,倒是没必要跟那夏云杰起纷争。”罗檀仙君点点头,在殿内来回踱步道。

    庚金紫钨自然是好东西,但数月前夏云杰在碧罗果会上展露出来的实力委实有些惊人,若仅仅只是中小型庚金紫钨矿脉,罗檀仙君还真不想跟他开战。要知道这家伙可是连西海龙宫的十王子敖横都敢当众暴打的家伙啊!

    西元府是上等府,上次碧罗果会李轩倒也有幸参加,自然是知道夏云杰的厉害的,否则他堂堂上等府令也不至于明明察觉到两关山庚金煞气有异变,还只是偷偷摸摸派几个亲信去暗暗调查。所以见罗檀仙君这么说,李轩也不由得想起了当日夏云杰的凶悍,目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惧怕之色,但很快他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轻声道:“据卑职手下带来的消息,那庚金紫钨矿脉很有可能是大型的,就算不是大型也肯定接近大型。”

    “此话当真!”罗檀仙君猛地站住了脚步,脱口道,不过话说出口之后,他马上就意识到以李轩的身份绝不敢诳自己,于是又马上摆摆手,示意李轩不必开口,自己则摸着下巴,再次在殿中来回踱步。

    若只是中小型庚金紫钨矿脉,罗檀仙君还真不想跟夏云杰起大冲突,至少不是现在。可若是大型庚金紫钨矿脉,那价值可就大了,罗檀仙君很难拒绝这个诱惑。

    “仙君大人,卑职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李轩见罗檀仙君在殿中来回踱步,难以抉择,犹豫了许久才壮起胆子说道。

    “说!”罗檀仙君猛地顿住脚步,看着李轩说道。

    “庚金紫钨乃是炼制上好神兵利器的矿材,不消说大型矿脉了,就算是小型那价值也是不小。那夏云杰实力虽然很强大,但却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根基浅薄,下面真正可堪重用的也无非就敖厉一人。其他像赤家兄弟等人,虽然也有几分本事,但终究还差了许多。但若一旦夏云杰把庚金紫钨矿脉给开发了,那……”李轩说到这来停了下来。

    “你继续说下去。”罗檀仙君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是,若夏云杰把这大型的庚金紫钨矿脉开发了,那可不仅可以大肆打造神兵利器,而且还财源滚进,可以大肆招兵买马。他本身实力就已经很强大,若再培养起一支精锐大军,那时大人在石渠郡的地位就危险了。”

    “哼,这本仙君知道。但那夏云杰的本事你也见识过,就算本仙君对上他也没有多少信心。”罗檀仙君说道。

    李轩闻言低着头,心里暗想,你不能奈何他,难道你上面的托塔李天王也奈何不了他不成?说来说去,你是想独吞这大型庚金紫钨矿脉,不想上报李天王,免得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然李轩他也有自己的考虑,两关山位于西元府和温桥府之间,若罗檀仙君能镇压了夏云杰,夺了两关山,他身为西元府府令,近水楼台先得月,总也能得些这矿脉的好处。况且他心里头还有一计策献上,若罗檀仙君采用了,再加上他通报在前,绝对算得上是大功臣,到时赏赐自然也少不了。

    “卑职知晓那夏云杰本事厉害,不过他再厉害,难道还能厉害过西海龙宫不成?”李轩小心翼翼地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暗暗打量罗檀仙君的神色变化。

    “你的意思是联合西海龙宫一起攻打温桥府?”罗檀仙君脸色骤变。

    “属下正是这个意思。那敖横在碧罗会上吃了那么大的亏,肯定是恨不得把夏云杰挫骨扬灰。但他们西海龙宫的势力毕竟是在西海,若大举上岸攻打天庭命官,仙君肯定不同意,一旦仙君一纸告状到凌霄宝殿,就算西海龙王也难免要受玉帝责罚。当然上次碧罗果会上写的保证书也有一点约束力,但他们最大的忌惮还是仙君您这边。毕竟您代表了天庭在石渠郡的权威,况且您背后还有托塔李天王呢!”李轩说道。

    “你这建议不妥,若是这样,本仙君还不如上奏天王,请他派人来相助呢。”罗檀仙君闻言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否定道。

    “问题是请神容易送神难!那可是大型庚金紫钨矿脉啊!但西海龙宫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整个仙界都数得着的富足人家,这大型紫钨矿脉虽然值许多仙石,但对他们而言却算不了什么。况且,大人与他们合作是各取所需,您能借此占有两关山,而西海龙宫则借此复仇,两不相欠。”李轩见罗檀仙君虽然摇头否定,但态度并不是很坚决,便直接把话给挑明了。

    “好,不过还是先派人去温桥府,命夏云杰将两关山的收入七成上缴郡城。他若拒绝,那就不能怪本仙君心狠手辣了!”罗檀仙君闻言又在殿中来回踱步了一番,然后猛地顿足沉声说道,目中透出一抹凶厉光芒。

    ……

    数日后,郡王的使者抵达了温桥府,接见他的是敖厉。

    使者将郡王罗檀仙君的命令传达给敖厉,敖厉听了当场就变了脸色。

    他没想到庚金紫钨矿脉消息这么快就传到了罗檀仙君那边,更没想到罗檀仙君竟然狮子大开口,索要两关山的七成收入,而按规定,每府只需上交给郡城一成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