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9章 收获
    “这绝不可能!虽然此人修为确实极为厉害,但终究只是一介金仙,跟**比起来,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而且**这人看起来低调,但骨子里有着极高的傲气,当年那么多人觊觎她,她都不假与颜色,否则弥勒也不需要出那等下策算计她了,此人与弥勒还有其他人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没等黄角大仙说完,玉帝就断然否定道。

    别看玉帝当年被孙悟空给闹得灰头土脸的,但他的修为其实早已经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他很清楚金仙跟太乙金仙,尤其到了副教主这一级别太乙金仙之间的悬殊差距。

    **何等人物,又岂会委身与一介金仙?真要如此,让玉帝等当年觊觎**的仙界大佬们情何以堪啊?

    黄角大仙显然也知道自己的推测很是扯淡,所以说到后面那句话时吞吞吐吐的,如今见玉帝不等他话说完便否定,自然也就不敢再乱放厥词。

    可怜的玉帝和黄角大仙并不知道,那男子还真就是夏立的父亲,**的男人,不仅如此,当年他上**时修为比现在还要低许多。

    且不说玉帝和黄角大仙,且说夏云杰以极快的速度离了骷髅山,又一路飞离蓬莱仙岛到了浩瀚无垠的东海上空,这才停下来歇一口气。

    停下来时,夏云杰朝天望了一眼,然后又低下了头,表情有些复杂。

    刚才他本来是没想这么快离开的,之所以这么快离开,一来是怕跟夏立相处久了,被他看出端倪来,二来是因为他突然心生警兆,察觉到天上有人通过某种法器在窥探他,所以这才极速离去。

    玉帝和黄角大仙并不知道夏云杰竟然察觉到他们在窥探他,否则他们必然会对夏云杰实力的评估再起变化。

    因为这说明夏云杰与天机之前的密切联系程度已经不逊色与太乙金仙级人物了。

    见察觉不到有人在窥探他,夏云杰稍微缓了一口气,按压下心头起伏的情绪,然后又变化成了一只大雕,风驰电掣地往聚窟州的方向飞去。

    一路飞翔,夏云杰把心神分出一部分潜入体内,只见那栽种与肾脏巫鼎中的枯残杨柳树如今比起刚刚移植进来时生机旺盛了许多,不仅如此,它如今又长出了一根翠绿柳条,肾脏中也不知道何时多了些先天杨柳甘露,比起原来他收藏的还要多上不少。

    师尊说得果然没错,句芒巫祖是上古木神,他能赐生机,孕育万物,也能夺取万物的生机!

    这马芫是顶尖金仙,生机无比浓厚澎湃,竟然不仅催发杨柳树又长出一根柳条,而且杨柳树一时也无法完全吸收,便转为了先天杨柳甘露了。

    将心神从肾脏巫鼎中退出,夏云杰又进入了储物戒。

    一进入储物戒,夏云杰的心神就落在了那散发着黑、白、赤、黄、青光芒的五根晶莹指骨上,这是马芫的五行神手所化,是带有一丝先天五行之气,是真正的好东西。不过夏云杰肯定是不能直接拿这五根晶莹指骨来使用,真要拿出来使用,他的身份就曝光了,所以这五根指骨还得重新炼化。

    好在这五根指骨重要的不是它们的外形,而是它们内里蕴藏的那缕先天五行之气。

    很快,夏云杰的目光从那五根骨指上挪开,落在了那串顶骨念珠上。

    这串顶骨念珠整整有八块顶骨,八块顶骨念珠中间挂着一半个人脑袋炼化而成的金镶瓢。

    那顶骨里面金镶瓢里面都是一片血海,血海中有一尊血魔。那血魔身披血红大袍,手拿镰刀,一头红发,双目血色一片,除了嗜血凶残暴戾,不带一丝感**彩。

    血魔身上散发着极为恐怖强大的气息,竟然堪比紫丹期金仙,而那金镶瓢中的血魔气息更是堪比紫婴期金仙。

    血魔看到夏云杰进来,纷纷围上来要吞噬夏云杰,不过当夏云杰把冥狱血刀拿出来,往血海上空一悬时,那些血魔全都像看到了极为恐怖的凶物一样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再有半点举动。

    “哼!你的本尊都已经死了,还想凭一缕神念兴风作浪吗?”夏云杰用冥狱血刀镇住血魔之后,冷声道。

    夏云杰话语刚落,血海顿时起了滔天大浪,浪尖之上有道光逸出,渐渐凝聚成了一个人形,正是马芫。

    只是这马芫比起真正的马芫要弱小许多,只是他留在顶骨念珠中的一缕神念分身。

    “你究竟是谁?”那马芫显然知道自己远不是夏云杰的对手,神色平静地看着夏云杰问道。

    “我是谁?你知道又有何用?”夏云杰冷冷一笑,悬着血海上空的冥狱血刀直接落下,那马芫就化为了乌云。

    杀了马芫之后,夏云杰在血海上书写了镇狱符文,镇压住血海和血魔之后,这才从顶骨中退了出来,神色有些复杂。

    现在他已经明白为何那马芫喜饮人血,原来是为了炼制血魔以供自己驱使。

    当然就凭这九个血魔根本奈何不了夏云杰,但要是换成另外的人,这九个血魔要是放出去,那绝对能兴起一片腥风血雨。

    因为这九个血魔可是相当于八位紫丹期金仙和一位紫婴期金仙啊,绝对是一股恐怖的力量。

    这顶骨念珠虽然是马芫的法宝,不过跟他的五行神手不一样,并不是他的独门法宝,一些魔门中人也有炼制这等法宝的,无非炼制的手段有些不同罢了。夏云杰若是自己拿来使用,肯定会引起人猜疑,让人联想到骷髅郡的那场大战,但若是赐给其他人使用,倒是不会引起别人猜疑。

    不过这顶骨念珠威力巨大,如今他的帐下只有敖厉和瑶池圣女能勉强驾驭得了,其他人真要驱使这等法宝,估计没两下自己的神念意识就会被这顶骨内的血海给淹没,也成了只会杀戮的血魔。

    不过敖厉和瑶池圣女也就只能勉强驾驭而已,一不小心也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性,尤其瑶池圣女还是个女子,挂着这样一串顶骨和人头念珠,想想都不合适。

    看来这法宝暂时不能用,回去之后,还是先想着把那五行指骨给好好炼制成一件法宝.

    夏云杰一边转动着心思,一边急速往聚窟州飞去。

    此时夏云杰并不知道,有关两山关地下埋有庚金紫钨矿脉已经泄露出去,危机正在悄然逼近温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