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8章 当众灭杀
    夏立对着马芫发泄了一通之后,这才看向夏云杰问道:“上仙,此人该怎么办?”

    神色有些凝重。

    以前夏立是初生牛犊,并不怎么把西方教的紫衣使者放在眼里,心想不过只是区区一名使者而已,而他暗地里可是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但当他真正见识过马芫的厉害之后,夏立方才真正意识到紫衣使者在西方教中的分量,绝不是区区一名使者那么简单!真要杀了他,绝对会引起不小的麻烦。

    “自然是杀了!”夏云杰目露杀机道。

    “本尊乃是西方教紫衣使者,你若敢杀本使者,你就等着西方教不死不休的报复吧!”马芫闻言尖声叫了起来。

    “死到头来竟然还敢叫嚣!真以为有西方教给你撑腰本仙就不敢杀你吗?”夏云杰冷笑一声,一脚对着马芫的脑袋便踩了下去。

    夏云杰这脚力跟夏立可是完全不一样,这一脚踩下去,顿时马芫的脑袋便如西瓜一样爆裂开来,脑浆都流了一地。

    马芫的脑袋一裂,紫府里的紫府仙婴便显露在了空中,但却被一道道柳条翠光缠绕,没办法逃脱。

    “你……你……竟然真敢……上仙饶命!上仙饶命!”马芫没想到夏云杰这么狠厉,说下手就下手,不禁吓得瑟瑟发抖起来,再也没了之前的威风。

    “上仙!”夏立显然也没想到夏云杰这么狠厉,一个如此厉害的人物,他说下手就下手,也是不禁吓了一跳。

    “没事,这人是本仙杀的,西方教就算要算账也算不到你头上,你只管安心去收复白骨洞,把整个骷髅郡尽收手中。”夏云杰摆摆手,心意一动,那柳条便生出一道道触须,扎入马芫的紫府仙婴还有地上那无头身子中。

    瞬间,马芫辛苦无数年修炼的法力还有澎湃的生机如流水般流逝,紫府仙婴不断缩小,地上的无头身子不断枯萎。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马芫尖声叫了起来,凄厉的叫声如夜枭回荡在空中,让人听了个个都心惊胆跳,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充满了畏惧。

    这可是上古金仙,西方教紫衣使者,是金仙这一阶层中最顶尖的那一层次的存在,但现在呢,眼前这男子真的是说杀就杀,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凶悍啊!

    不过夏立看向夏云杰的目光不是畏惧,而是感激还有解不开的疑惑。

    他现在自然明白夏云杰为何如此果断地在这么多人前面,大张旗鼓地灭杀马芫。一是不想放虎归山,让马芫再来找他麻烦,二是不想让西方教把这笔账算在他夏立头上。

    总之,夏云杰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夏立。

    上好的法宝给他,现在又为了给他免除后患,不惜当众灭杀西方教紫衣使者,彻底与西方教结下大仇,真的仅仅只是缘分吗?

    夏立不得不起疑惑,但他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人会是他的亲生父亲。

    很快,马芫的求饶声变成了最刻薄恶毒的咒骂声,因为他发现夏云杰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杀他,咒骂的同时,他心里郁闷到了极点。

    因为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自己究竟跟这个男子有什么血海深仇,他竟然要杀他而后快。

    很快,马芫的咒骂声渐渐微弱下去,到后来再也没有半点声息,地下也只剩下了一身皮包骨头的骸骨,还有五根闪着黑、白、赤、黄、青光芒的晶莹指骨和原本戴在他脖子上的那串顶骨念珠。这串顶骨念珠本来也是马芫一件厉害的法宝,可惜却没机会施展就被夏云杰给镇压了。

    夏云杰把那五根闪着黑、白、赤、黄、青光芒的晶莹指骨还有那串顶骨念珠给收了起来,同时也收起了柳条,然后抬起手指朝着夏立眉心点去。

    眉心直通金仙的紫府仙府,若是其他人这样指向夏立的眉心,夏立早便躲闪,但不知道为何看到夏云杰用手指点来,他竟然就这样站在那里任他将手指落在他的眉心。

    手指一落下,便有精妙无比的术法知识顺着手指涌入夏立的大脑。

    夏立天赋异禀,聪明绝顶,瞬间便明白这是一门绝世遁法,比起他母亲传给他的都要精妙许多,急忙收敛心神接收。

    夏云杰传给夏立的正是帝江遁术,虽然夏立不能像他一样变身帝江,但就凭这帝江遁术,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只要不碰到太乙金仙,或者像羽翼仙,混天大圣鹏魔王之类以速度见长的顶尖金仙,存心要逃,别人已经没办法再追上他。像之前,夏立如果会这帝江遁术,马芫就没办法再以五行神手抓住他。

    很快,夏云杰便收回了手,深深看了夏立一眼,语重心长地说道:“以后记住,君子报仇万年不完,真打不过就逃,没必要跟他们死磕。”

    说完,夏云杰也不等夏立反应过来,卷起一道虹光便朝远处划去。

    那速度极快,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师!”夏立对着夏云杰消失的方向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心中不知道为何莫名涌起一抹浓浓不舍的伤感。

    他更不知道,在夏云杰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夏云杰的眼中有泪光闪动。

    亲生儿子就在跟前却不能相认,这份心情谁能懂?

    “没想到此人这么快就镇杀了马芫,并且这么快就离去,太白爱卿已经没办法与他碰面了。”观天镜前,玉帝不无惋惜道。

    “此人速度极快,观天镜也没办法捕抓到他的身影,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黄角大仙看着观天镜前没了夏云杰的身影,无奈道。

    “此人修为如此高深,倒是不愁以后寻找不到。而且看此人似乎极为爱护夏立,只要我们好好重用夏立,也不愁招揽不到他。”玉帝沉声道。

    “陛下这么一说,微臣倒也想起来,此人确实极为爱护夏立,而且您看他把太阿剑、八卦云光帕、八卦龙须帕都给了夏立,这些可都是上好的法宝啊。而且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迫不及待地击杀了马芫,显然也有免除夏立后顾之忧的深意在里面。若说他跟夏立没有极深的渊源关系,实在让人没办法想通啊。会不会他就是夏立的父……”黄角大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