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7章 相见不相识
    “手下留情?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不是要杀光骷髅城里的所有人吗?”夏云杰却根本不听马芫的求饶,对着他就是一阵暴打,打得马芫双臂都寸寸断裂,整个人都跌落在地上。

    一道翠光射出,正是柳鞭,把马芫给捆了个结实。

    将马芫给捆了个结实之后,夏云杰将他丢在了夏立的脚前,说道:“刚才他怎么打你,你现在就怎么打他!”

    夏立却没有依言行事,而是对着夏云杰深深鞠躬道:“多谢上仙救命之恩,夏立没齿难忘!”

    “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仙君不必多礼!”看着夏立对着自己深深鞠躬,看着他似曾相似的面容,夏云杰鼻子一阵发酸,差点就要上前相认,但最终还是忍住,淡淡说道。接着又把太阿剑,八卦云光帕,八卦龙须帕还有之前马芫从夏立那边夺取的天罗伞,乾坤印全都一股脑扔给了夏立。

    “这些你拿着。”

    “多谢上仙,这天罗伞,乾坤印是我母亲所赐,我就承情拿着,但太阿剑,八卦云光帕还有八卦龙须帕都是上仙的战胜品,我是万万不能收下。”夏立急忙道,看向夏云杰的目光带着一丝疑惑之色。

    其实从夏云杰一出现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与马芫厮杀,夏立就感到一阵疑惑,如今见夏云杰不仅抓了马芫让他出气,而且又把太阿剑等法宝随手扔给他,心里就更加疑惑了。

    要知道这可是太阿剑,八卦云光帕,八卦龙须帕,是厉害的上古法宝,在仙界都是小有威名的,就算太乙金仙级强者也要心动啊!

    现在夏云杰竟然随手就扔给了他,如何让夏立不感到疑惑?

    不过夏云杰如今变了面容,再加上他修为比夏立高许多。他能看透夏立的血脉出自他,但夏立却看不透夏云杰,所以并不知道眼前这人是他的父亲,否则他就一点都不感到疑惑了。

    “给你你就拿着!本仙不差这些法宝!”夏云杰不容反对地说道。

    “上仙我们是否以前认识,为何我总感觉与你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有你为何对我这般好?”夏立拿着满手的法宝,终于问出了心里头的疑惑。

    “哈哈,是吗?本仙也有这种感觉,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所以你不必跟我客气,你很好,本仙很欣赏你,很喜欢你!”夏云杰闻言心头忍不住一阵颤抖,眼泪差点就要忍不住流下来。

    这就是父子间的血溶于水吗?但儿子,原谅父亲,父亲不能与你相认!

    “缘分?”夏立眼中的疑惑渐渐转为了释然。

    修道之人本就重缘分一说,除了缘分一说,夏立也实在没办法解释他对夏云杰的感觉,而夏云杰刚好也说自己有这种感觉,那就错不了了!

    夏立却不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他的亲身父亲!

    夏云杰之所以没敢认他,是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认了夏立,消息传出去,恐怕弥勒第一个就知道当年坏他好事,杀他分身的人就是他!那时夏云杰就危险了。

    别看当年九幽素阴女帝单枪匹马能一路杀上东来极乐山,杀得东来极乐山鸡飞狗跳,弥勒也被打的灰头土脸,最后准提道人出了面,她还能安然而退,那是因为九幽素阴女帝占着理。到了她这个层次的人,自然也有她这个层次人物的圈子和交情,也有他们这个圈子的默认规矩,当她杀向东来极乐山时,许多牛人如三教教主,玉帝,王母,九天玄女等等全都在关注着,他们不会出手助九幽素阴女帝,但也绝对不会允许西方教的人出手助弥勒的。当然弥勒毕竟是西方教的副教主,九幽素阴女帝想要杀他也是不现实,最多也就出一口气,所以最后准提道人的出现其实就是解围,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来。

    但换成夏云杰那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夏云杰杀他分身,弥勒自然也要杀他,别人却不好插手,否则就是与弥勒为仇。

    夏云杰现在已经悟透了不死不灭身,以他如今的实力已经有了与慈航道姑一决高低的资格,但比起弥勒还是差了一个级别。弥勒虽然杀不得他,但要镇压他还是能做到的,而以弥勒的身份要请动教主来杀他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修为没达到能与弥勒抗衡,夏云杰并不好与夏立相认。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跟九幽素阴女帝的关系。九幽素阴女帝明明知道他来了仙界,却不告诉他在仙界有个儿子,也没让夏立来找他,显然她依旧没办法接受他有多个妻子的事实。若再深入去想,或许只有他放弃秦岚等人,九幽素阴女帝才会让夏立认他这个父亲。

    儿子他也有份,自然不是九幽素阴女帝一个人能完全决定的,但他若与九幽素阴女帝起争持,痛苦难过的恐怕不仅仅只是他和九幽素阴女帝,还有夏立这个夹在中间的儿子。

    所以不管出于哪个原因,现在并不是夏云杰与夏立相认的时候。

    “可是这些法宝实在太贵重了,我……”释然之后,夏立还是不敢接受手中法宝。

    “都说了本仙不差这些法宝!”夏云杰面露不快道。

    夏云杰这话听得那些已经杀退白骨洞大军,正想上来拜见夏云杰和夏立的众金仙差点就要痛哭流涕。

    上仙,您老不缺这些法宝,我们缺啊!

    “那多谢上仙了!”夏立见夏云杰面露不快之色,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怕他,只好收下了那些法宝。

    “这样才对嘛!”夏云杰见夏立收下法宝,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见夏立收下这么多的厉害法宝,夏云杰反倒一脸高兴的样子,那些天庭金仙又差点要痛哭流涕。

    真是没办法比啊!没办法比啊!这法宝要是给我多好啊!

    “好了,打这马芫一顿出口恶气吧!”接着夏云杰对着被柳条捆起来的马芫踢了一脚对夏立说道。

    夏立闻言心里莫名升起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但这种怪异的感觉很温暖,一种被关爱的温暖,而他夏立,堂堂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堂堂仙君,竟然似乎很享受这种关爱。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要把本仙君镇压在血海中,日夜折磨本仙君吗?来呀!有本事你来呀!”夏立抬脚对着马芫便是一阵乱踩。

    马芫可没有不死不灭身,而且一身法力又被柳条给束缚起来,很快就被夏立给踩得猪头三一样,看起来格外血腥恐怖,当然他本就长得也狰狞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