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3章 父子相见
    “桀桀!本尊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金仙了,你长得细皮嫩肉的,定是很好吃!”骷髅郡郡城外,马芫一手伸进夏立的心窝,将他的心脏取了出来,血滴滴的,当着两军之面便吃了起来。

    “这味道怎么不对?”转眼间马芫便吃了大半个心脏下去,然后突然心生警兆,刚暗道一声不好,腹内便一阵剧痛起来,如同刀刮一样。

    他手中拿着的夏立竟然被风一吹,化为了虚无,原来夏立会七十二般变化,在马芫掏他心窝时,便已经变化成了心脏。

    “你,你怎么也会杨戬那贼子的**玄功,莫非你是他的人?”马芫尖声叫了起来,整个人因为疼痛忍不住在血云中翻滚起来,血云顿时变得汹涌澎湃,在空中翻涌。

    “哼,本仙君跟杨戬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快快发誓放了本仙君,否则本仙君就在你肚子戳个千疮百孔。”夏立在马芫的肚子里威胁道。

    两军显然都没想到有这个变化,全都看傻了眼,唯有观天镜前的三人没有感到丝毫意外。

    “马芫还是改不了这凶残的性子。”

    “可惜夏立道行终究远不如马芫,顶多也就给他吃这么点苦头。要是换成杨戬来,直接就能把马芫的肚子给戳破了!”

    “以杨戬如今的实力,又何需施展这种手段,直接用三尖两刃刀就能杀得马芫败退。”

    观天镜前三人虽然乐得见夏立在马芫的肚子里折腾,不过都知道到了马芫这样的境界,他早已经把身体修炼得如同法宝一样,内里虽然不如外在强大,但也不是夏立能一直折腾的。

    果然夏立的威胁之言才刚刚落下没多久,那马芫脸上便显出一抹狠厉之色,突然从血云上站了起来,那本来伸探在外面的脑后大手倏地缩了回去。

    “你跟杨戬那贼子还差远了!”下一刻马芫脑后那只大手又伸了出来,手中多了一颗心脏,那心脏在他手中不停跳动着,在他猛地一抓之下,显出了夏立的真身来。

    “竟然敢算计你马爷爷!”马芫一把将夏立给按压在血云之上,对着夏立的脸庞就狠狠地甩过去。

    “算计你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杀了本仙君啊?”夏立一脸桀骜不驯道。

    他是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身上流淌着又是夏云杰的血液,自然有股子不屈傲气。

    “你竟然还敢威胁本尊!”马芫抬起脚对着夏立的脑袋脸庞狠狠乱踩,踩得夏立的脸不停变换着形状,但最终还是能恢复原形。

    “好好,**玄功是吧?本尊最讨厌的就是这玄功!本尊杀不了你,难道还镇压折磨不了你吗?你放心,本尊会把你放入血池中,让无尽的厉鬼撕咬你,让无尽的阴煞鬼火炼化你,让你生不如死!”马芫见自己虽然能伤得了夏立,却杀不了他,心中越发恼火,露着一嘴的獠牙,一边拿脚对着夏立乱踩,一边咆哮道。

    城墙上的天兵天将这才知道自己的仙君大人修炼的竟然是威震仙界的**玄功,个个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回去。他们都知道任那马芫再厉害,也取不了仙君的性命。

    不过看着仙君在马芫的脚下被揉虐,天兵天将们自然十分悲愤。

    “本尊还要杀进这狗屁的郡城,把他们全都杀光!”马芫目露凶光道。

    “你敢?”夏立怒喝道。

    “哈哈,怕了吧!你以为就凭这郡城能挡得住本尊的进攻吗?”马芫见夏立怒急攻心,不由得心情大为舒畅。

    “你的弟子是我杀的,你的门生建立的山门也都是我横扫的,有本事你冲着我来!以你的身份去杀这些人算得了什么英雄?”夏立以前不认为马芫能攻破天庭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建造的骷髅郡郡城,但见识过他的手段之后,他很清楚,马芫绝对有破城的实力。

    “哈哈,本尊最喜欢做的就是杀弱者,他们害怕时的眼神多么让人兴奋,他们的血液因为害怕而沸腾,带着迷人的浓烈的味道。”马芫面目狰狞地大笑道。

    “马芫,你究竟想怎么样?才肯放过他们!别忘了他们可是天庭的兵将,真要惹怒了玉帝,你也吃不了兜着走。”夏立挣扎着怒瞪道。

    “不想怎么样?叫声爷爷给本尊听听先,说不定本尊心情一好,收兵回营也不一定!”马芫蹲下身,用手拍打着夏立的脸庞说道。

    当马芫蹲下身子拍打夏立脸庞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远处空中立着一人。

    这人远远望着夏立,眼中有晶莹的泪光在泛动。

    “这是我的儿子吗?这是我和你生的儿子吗?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来了,却不告诉我,我在仙界还有一个儿子!”

    “夏立,你给他取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是要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吗?”

    “你爷爷姓夏!马芫你要是敢屠城,本仙君发誓,只要你今日不请你们教主诛杀本仙君,无论你逃到哪里,本仙君总有一日要让你生不如死!”夏立吼道,青筋根根暴起,双目赤红。

    “你还敢威胁本尊,你竟然还敢威胁本尊!”马芫闻言心底升起一丝寒意的同时,更是恼羞成怒,猛地起身,抬起脚对着夏立的脑袋又要猛踩下去。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翠光从远处对着马芫抽了过来。

    那翠光乃是一条柳鞭,抽过来时无声无息,但空间却被这一鞭给抽的生生分为两半,如排山倒海般朝两边倒卷,卷起阵阵狂风。

    狂风刮过大地,飞沙走石,甚至连白骨洞的兵将很多都被这风给刮起到空中,绞为了粉粹,生机被吸取一空。

    一股浓浓的危机感袭来,马芫几乎想都没想抓起夏立就往后疾退。

    “本尊乃是西方教紫衣使者,白骨洞洞主马芫,你是何人?竟然敢插手本尊之事!”马芫一边疾退一边怒斥道。

    “你在吓本仙吗?”夏云杰冷声道,目中杀机四射,手中柳鞭不仅没有收回,反倒去势更猛。

    柳鞭过处,空间纷纷崩坍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