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1章 夏立战马芫
    “哈哈,你就是夏立小儿吗?你这话是吓谁呢?就算本尊要造反那又怎么样?玉帝老儿又能奈何本尊?”夏立指名道姓,马芫自然不可能示弱,把手往后一摆,示意大军停止前行,而他自己则驾着血云离了大军,与夏立遥遥对望,张着血盘大口,一副无法无天地说道。

    “哼!”观天镜前,玉帝虽然听不到下面两人对话,但也能从他们的嘴型和表情中大致能猜到一些意思,脸色不禁一沉,身上散发出阵阵寒意。

    阐教在天庭中势大,玉帝不甘心做个傀儡,便大力栽培、起用西方教的人,用来与阐教制衡,像托塔李天王,像镇守天界四门的四大天王便都是他故意起用的西方教人马。实际上玉帝心里很清楚,这西方教乃狼子野心,同样想把自己当傀儡来使唤。刚才马芫那不敬的言语,就很明显说明了西方教同样没把自己这个玉帝放在眼里。

    “马芫,玉帝乃是三教共立之主,你如此说乃是大逆不道,罪大恶极,当诛!”夏立厉声喝道,双手将长枪猛地一抡,对着马芫的心口就狠狠地刺去。

    这一枪刺过去,去势如虹,如同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又如一条银色巨龙咆哮着冲向马芫。

    “咦,这夏立竟然已经是金仙境界了,只可惜马芫乃上古金仙,实力非同寻常,否则**玄功的神奇,换成另外一位金仙,还真不知道鹿死谁手呢。”玉帝虽然只是观看观天镜,没能亲临现场,但以他的目光还是一眼看出来夏立这一枪已经有了金仙气势,知道夏立已经突破成为了金仙。

    “果然有几分本事,可是就凭这点本事就想在本尊面前撒野,也实在太狂妄无知了!”马芫见那一枪刺来,目中倒是露出一丝惊讶之色,不过转眼间就转为了轻蔑和不屑,冷笑一声,一道寒光从血盘大口中喷出,乃是一把寒光晃晃,无比锋利的三尺飞剑,正是太阿宝剑。

    说起这太阿宝剑原本乃是石矶娘娘的法宝,当年石矶娘娘虽然被太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所烧,化为一块石头,但那时截教和阐教毕竟是同根同源,说起来是一家,太乙真人为弟子之故杀石矶娘娘还可以辩解说出于无奈,生死相斗收不了手,但事后若收了石矶娘娘的法宝,可就没办法解释了,免不了就落个贪图抢夺截教弟子法宝的罪名,所以后来太乙真人还是把石矶娘娘的法宝归还给了白骨洞,没想到到头来倒是便宜了马芫。

    这马芫不仅抢占了石矶娘娘留下来的白骨洞,连她遗留下来的法宝都给尽数抢了去。

    夏立是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手中的银枪自然不是普通的仙器,乃是九幽素阴女帝早年杀了一条深海上古银龙,用那银龙的龙骨所炼制而成,不仅锋利坚固无比,而且施展起来还带有上古龙威,无尽冰寒,实力稍微弱一点的金仙,单单那上古龙威,冰寒枪气就能让他们心神震颤,升起无能为力,胆怯之意。

    若马芫用的是普通仙剑,自然挡不得这银龙枪之锋利,但换成太阿宝剑,那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只见太阿剑冲天而起,“锵!”一道响彻天地的金铁交击之声响彻天地,太阿剑一剑砍在了银龙枪的枪头上。

    马芫乃是上古金仙,曾经在通天教主的碧游宫聆听过通天教主的亲自授道,虽然不算通天教主的亲传弟子,但也已经算是截教二代弟子,道行本就精深,后来又投入西方教二教主准提门下,集两家之长,实力更是见涨,只差一丝顿悟就能踏入太乙金仙境界。他这一剑虽然只是以法力隔空操纵,并不是直接手拿飞剑去砍,那力道也是已经恐怖至极。

    一剑下去,夏立身子便如断了线的风筝往后跌退,手臂一阵发麻,虎口开裂,差点就连银龙枪也拿不住。

    “这马芫果然厉害,跟他那徒弟根本不是同个档次的金仙,我就算有**玄功在身也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夏立心头大惊,傲气尽去,再也不想与马芫拼斗,借跌飞之势,急速往城墙那边飞退。

    “哪里逃!”马芫可是上古金仙,身经百战,又哪里不知道夏立这时想逃,见状冷喝一声,一道霞光从他头顶升腾而出,乃是一块霞光四射的手帕。

    那手帕上绣有八卦图,上面有云霞浮动,正是当年石矶娘娘的贴身法宝之一八卦云光帕。

    这八卦云光帕一祭出来,瞬间变化为一霞光四射的祥云,祥云显出八卦图来,上有坎离震兑之宝,包罗万象之珍,对着夏立便当头罩下。

    夏立顿时感到浑身一紧,身子不由自主地就要飞向那霞光四射的祥云,心头再次大惊,急忙手一扬,一五彩霞光射出,在空中撑开,显出一把伞来。

    这伞都是明珠穿成,有辟尘珠,有辟水珠,有辟火珠,有定风珠,有九曲珠,有清凉珠……还有珠穿成“天罗”二字,乃是九幽山宝库中收藏的天罗伞。

    这伞一撑开,连天上的日头云彩都给遮住了,天地都瞬间暗了下来,只有那伞上的明珠和八卦云光帕在黑暗中放出道道霞光,不过那八卦云光帕的光芒却隐隐被天罗伞的明珠光芒给盖了过去。

    天罗伞在空中猛地一转,顿时乾坤都给搅动了,显出一个巨大的漩涡来,那八卦云光帕顿时仿若受到了巨大的吸引力,被一步步扯向那漩涡。

    “好法宝,你究竟是什么人?”马芫见状目中流露出惊讶之色,看向夏立,脸上第一次显出了一丝凝重。

    区区一位紫气期金仙,不仅拥有堪比紫丹期金仙的力道,而且不管是手中所拿的银龙枪还是刚刚祭放出来的天罗伞都是一等一的法宝,马芫若还不能猜出这夏立有不小来头,他也好直接一头撞死在墙上得了。

    “你管你夏爷爷是什么来头!有本事你就来抓本仙君!”夏立本就不想庇护在母亲的威名之下,闻言反倒被激起了心头的傲气,一边叫着,一边猛地发力,想要把那八卦云光帕给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