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40章 初生牛犊
    “本仙君生平最恨叛徒,况且本仙君多次听人说起这马芫凶残无比,乃是真正的混世魔王!如今他既然亲自前来,本仙君自然要会一会,好为民除害,扬我天庭之威。”夏立正是年轻气盛,初出牛犊不怕虎的时候,兼且之前没有吃过败战,又哪会听手下的劝告,闻言威风八面道。

    “仙君……”那手下还想开口劝阻。

    “好了,休得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夏立不容置疑地打断了手下,“马上传本仙君之令,召集人马与白骨洞一战。”

    那手下见夏立不听劝告,只能无奈地领命而去。

    很快骷髅郡郡城的人马便被召集了起来。

    这骷髅郡所处之地乃是仙灵之气充盈,天才地宝无数的仙家福地,石渠郡与这里一比不过只是穷山恶水。天庭对这里的重视程度自然远不是石渠郡所能比的。

    石渠郡只有区区一个紫气期金仙罗檀仙君驻守,而这里以前则是有五位金仙驻守,精良兵将更是无数,就算如此,天庭在这骷髅山一带还是处于完全被白骨洞打压的状态,只是偏居骷髅山一隅。

    不过就算只是偏居骷髅山一隅,天庭在这里的收益也远超石渠郡。

    夏立因为前阵子打出了威风,横扫了不少白骨洞地盘,天庭在骷髅山一带的势力猛涨,来投靠的人也很多。如今天庭在骷髅山的兵马虽然还不能跟白骨洞相比,但夏立下面也有十多位金仙,像玄仙、天仙兵将更是无数。

    这一紧急召集,顿时有杀气从郡城冲天而起,直冲府斗。

    骷髅郡郡城这边人马召集没多长时间,远处的天边便出现了滚滚血海,血腥的气息从远处飘来,转眼便席卷过骷髅郡郡城。

    那血气与郡城这边的杀气纠缠在一起,仿若双龙在空中搏斗,直冲云霄而去。

    郡城城墙上的兵将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白骨洞大军,全都面露凝重之色,有些兵将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马芫之凶名,威震骷髅山一带无数年,并不是夏立杀几个金仙,打几次胜仗就能动摇的。

    “仙君大人,这马芫非同小可,我们只可坚守城池,不可出战!”一位紫露期的金仙神色凝重地对夏立说道。

    夏立望着远方,神色同样凝重,久久没有回答。他虽然骨子有傲气,但并不是无知之辈。那马芫人还没到,滔天的凶焰便席卷而来,引得他体内的血气都跟着翻腾起来,他又岂能不知道那马芫果然名不虚传,实力已经到了极为吓人的程度。

    “等会本仙君出去与那马芫会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出去,只管坚守城池!”许久夏立沉声说道。

    “仙君万万不可以身冒险!”一众金仙闻言全都吓了一跳,急忙躬身劝阻道。

    “你们不必担心,就算本仙君敌不过那马芫,但那马芫也休想伤本仙君的性命!”夏立一脸自信地说道。

    他有不死不灭身,又有七十二般地煞变化,只要不是教主亲至,没人能取他性命。当然像慈航道姑,孔雀明王这类太乙金仙亲至的话,虽然取不了他性命,但要镇压他却是易如反掌。如果来的是他们,就算夏立再自信再傲气,也是不敢出战的。不过马芫毕竟不是慈航道姑和孔雀明王,夏立如今虽然明知道他很厉害,但也不想做个缩头乌龟,决心要出去跟他会一会。

    众金仙都是夏立的身边人,虽然不知道他修炼成了仙界数得着的奇功**玄功,但也知道他修炼有一身铜皮铁骨,并不怕神兵利器砍劈,所以见他说得这般自信,心里头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夏立毕竟是骷髅郡的郡王,他们也只好点点头道:“仙君放心,我们必坚守城池!只是仙君还需小心。”

    “本仙君心里有数。你们一定要切记,等会无论发什么事情,哪怕本仙君被那马芫擒拿镇压,你们也不要出战。只管守住城池,若等了几日还不见本仙君安然返回,你们便去天庭禀告玉帝,玉帝自有安排。”夏立见众金仙虽然点头领命,但眼中明显有担忧之色,深怕他们不知轻重出城相战,便再次严严叮嘱道。

    众金仙不知道夏立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见他如此说,只好都神色沉重地答应下来。实际上若夏立真被那马芫给擒拿镇压了,他们出去也只是送死!

    ……

    天庭,斗牛宫披香殿中安放着一块丈余方圆的明镜,那明镜用金玉镶嵌,上面有水波般的荡漾,水波中倒影出的不是披香殿里的景物,赫然竟是蓬莱仙岛的骷髅郡城方圆一圈的景象。

    这镜子不是别物,正是天庭中的一件异宝,观天镜。

    观天镜前立着三人,左边一人面容矍铄,头发胡子全都雪白,一身白色的羽衣,上面星辰点点,仙气盎然,正是天庭玉帝身边近臣太白星君。右边一人身穿黄色法袍,面白黑须,乃是玉帝身边另外一个倚重的大臣黄角大仙。而站立中间的那位头戴垂珠冕旒,身穿九爪龙袍,身材高大,面容威严,身上隐隐散发着滔滔天威,正是仙界名义上的至高者,玉皇大帝。

    “没想到这夏立竟然这么快就跟马芫对上了!”观天镜前,太白金星抚着白须说道。

    “这不正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那马芫不知道夏立是九幽素阴女帝的儿子,一旦镇压了他,恐怕就有好戏看了。”黄角大仙说道,脸上带着一丝奸计得逞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陛下正是英明,这一计简直就是一石三鸟啊!”太白星君恭敬地拍着玉帝的马屁。

    蓬莱仙岛天杰地灵,是仙界真正的洞天福地,就连通天教主在上古时代都在蓬莱仙岛设立了道场,截教的不少杰出弟子都出自蓬莱仙岛。像石矶、马芫、羽翼仙、余元甚至就连金灵圣母都是出自蓬莱仙岛。

    这样一处洞天福地,自然是许多势力都要眼红的仙家宝地,玉帝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上古一战之后,截教败落,西方教不仅乘机收罗走了不少截教弟子,连带着还借这些截教弟子反过来趁机把蓬莱仙岛的大部分地盘都给占了去。名义上为仙界之主的玉帝反倒没能占到多少地盘。

    玉帝自然不甘心,但奈何那些人都是厉害之辈,加上背后有西方教撑腰,天庭中有西方教师门渊源的将领自然是不愿意前去征伐,有截教师门渊源的将领顾念以前的同门之谊,也是不愿前去征伐,阐教在天庭中的势力已经太大,陛下又不想用阐教背景的将领。当然身为玉皇大帝,他自然也有自己的嫡系人马,但那些人都是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玉帝却是舍不得用,因为像马芫之类的人都是厉害之辈。真要战起来必然伤亡惨重,而且还不见得就能赢。

    于是这蓬莱仙岛的事情就被搁了下来,天庭在蓬莱仙岛始终只是偏居一隅,并且还要看白骨洞等势力的脸面行事。

    直到有一天夏立前来天庭效命,玉帝心里头这才突生一计,派夏立驻守蓬莱仙岛的骷髅郡。

    一来,夏立来自九幽山,与天庭所有势力都没有什么交集,而九幽素阴女帝素来没有争霸之心,玉帝并不怕夏立做大,相反夏立势力越大,他越能利用他来制衡其他势力;二来,夏立修炼有**玄功,是勇猛之将,去蓬莱仙岛当能有所建树;三来,也是最关键的是夏立的母亲是九幽素阴女帝,这点别人不知道,因为王母与**的关系,玉帝倒是知道,玉帝并不怕夏立吃亏,相反夏立若真的吃亏倒是好事,说不定还能引得九幽素阴女帝出山匡助他。

    也正是因为这样,太白金星才拍马屁说玉帝这计策是一石三鸟之计,黄角大仙见到夏立与马芫开战,不仅不担心反倒一脸开心。

    太白金星和黄角大仙都是玉帝的真正心腹,夏立的身份他们也知道。

    玉帝听着太白星君的马屁话,遮掩在垂珠后面的那张威严脸庞并没有显露出丝毫喜色。

    身为仙界之主,为了一个仙岛的骷髅山,需要这般费尽心思算计,就算是一石三鸟的妙计,玉帝心里也没有什么成就感,相反越是这样他越发渴望真正的权力,而不是处处受制,像个傀儡一样的活着。

    太白星君和黄角大仙见玉帝面无表情,只是看着观天镜,知晓玉帝心情一般,也就不再多言,跟着一起专心地看着观天镜中的场景。

    夏立自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玉帝的眼中,更不知道他本就是玉帝故意派到蓬莱仙岛,为的就是今日他与白骨洞的大冲突。

    他单枪匹马出了城池,傲然凌空而立,手中拿着杆通体银色的长枪。

    长枪在阳光下闪着点点寒光,透着锐利的杀气。

    “马芫,你身为天庭子民,不仅不服从天庭管教,还大举兴兵来攻打郡城,你这是要造反吗?”夏立长枪遥指白骨洞大军,巍然不惧地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