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39章 马芫
    那血云之上站着好几个人,其中一人身穿紫色道袍,金花冠拴紫玉花,腰束丝□太极扣,脖颈上带一串念珠,乃是人之顶骨,又挂一金镶瓢,是半个人脑袋,眼耳鼻中冒出火,如顽蛇吐信一般。这人身高不满八尺,发似朱砂面如瓜,獠牙巨口的,光这幅面相和打扮就已经让人毛孔悚然,心惊胆战。

    这人正是西方教紫衣使者,白骨洞洞主马芫。

    这马芫确实不愧上古金仙,虽然什么都没做,只是站立在血云之上,就让人感到仿若有滔天的血海奔腾而来,让人体内血气翻滚,心魂战栗,仿若随时要脱体而去,被那血海吞噬。

    “桀桀,本洞主一段时日没来,你们就被人欺负到头上来,真是无用!”马芫如夜枭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一对金鱼般的凸眼扫过下方,血色焰焰,吓得下面的人全都浑身瑟瑟发抖,就连闻讯出来迎接的两位亲传弟子都不例外。

    因为马芫喜怒哀乐无常,而且还喜饮人血,食人脑髓心脏,以前就有弟子做事不讨他喜欢被他直接给生撕活吃了。

    果然,马芫那对血色凸眼往下扫视了一番,突然有一只大手从脑后生出,五根指头如同冬瓜一般,一把就抓了一个长得细皮嫩肉的女子,直接便一口咬在她白皙修长的脖子上,顿时一股热血喷出,被他吸入嘴中,同时长着鸡爪般森冷指甲的手直接插入她的心头,掏出了还在散发着热气的心脏,然后便吧唧吧唧地当着众人的面吃了起来。

    这白骨洞虽然大多也都是修炼魔道的邪恶之徒,但见到马芫如此饮血食心,还是感到阵阵恶心,四肢发冷,把头压得低低得,生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

    不过马芫吃了一个人之后,倒是没再下手,而是径直进了洞府,往虎皮铺就的宝座上一坐,眼目往门下大弟子一瞟道:“马铧,可已经查清那新来仙君什么来头没有?竟然敢与我白骨洞做对!”

    “回师尊,弟子已经多方打听了,并且还派人去了一趟天庭,但都不知道这夏立是什么来头。”马铧战战兢兢地回道。

    “竟然连天庭那边的人都不知道,这夏立还真有一点意思了。”马芫摸着挂在脖子上的人脑,目中血色翻腾道:“不过,不管他什么来头,竟然敢冒犯我白骨洞都是该死,就算有玉帝老儿罩着他也没用!”

    见马芫目露凶残血色,马铧等人都露出窃喜之色。他们在骷髅山一带威风横行惯了,何曾这般窝囊过!

    “师尊威武!师尊出手,那夏立小子又算得了什么!”众人都俯伏在地,狠拍马芫的马屁。

    “哈哈!”马芫很是享受门下的马屁,扬天哈哈大笑,血盘大口张开,血腥的气味从他喉咙里冲出来,渲得整座大殿都是恶心的血腥气味。

    “好,马上起兵,本尊这便去把那夏立的脑子摘下来,掏了他的脑髓,挖了他的心脏。修为越高的人,吃起来越带劲,说起来本尊倒是很长一段时间没吃过金仙的脑髓和心脏了。”马芫笑过之后,站起来摸了摸嘴巴说道,露出一副嘴馋的样子。

    可怜的马芫不知道那夏立是不死不灭身,他有再好的牙齿也啃不动,更不知道那夏立的母亲乃是数十年前孤身一人杀向东来极乐山,杀得弥勒副教主叫苦连天,后来是准提二教主亲自出面,方才拦下来的九幽素阴女帝。否则给他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出吃夏立的狂言来。

    开玩笑,那可是九幽素阴女帝啊,敢一个人杀向东来极乐山的变态女人,他马芫有几个脑袋啊,敢动她的儿子!

    当然不知者无畏,这马芫如今就是这样。在他看来,夏立背后就算有玉帝,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背后还有西方教,还有准提道人呢!这个层次的战斗波及不到玉帝那个层次。除非夏立是玉帝的儿子!

    这显然不可能!玉帝的儿子可不姓夏,而且马芫也认识。

    马芫这一声令下,当下白骨洞上下便是一阵哇哇叫,个个杀气腾腾地聚集起来,然后浩浩荡荡,卷起无边鬼气愁云一路往骷髅郡郡城杀去。

    这一路过去,马芫架血云一马当先,滔天的血气弥漫开来,如血海滚滚奔涌,早吓得骷髅山一带的各方势力噤若寒蝉,紧闭山门。

    这可是真正的吃人魔王,只要一言不合,他便直接抓来生撕活吃。

    “仙君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白骨洞那边动静这么大,自然也惊动了骷髅郡各府县的人马,早就有人快马加鞭奔驰骷髅郡郡王府禀告。

    “什么大事不好?”那夏立跟以前一样,依旧是身材颀长,丰神俊朗,眉宇如剑,一副美男子的样子,只是却比数年前多了一股子肃杀和威严。

    “是,是白骨洞洞主,西方教的紫衣使者马芫回来了!”前来禀告的手下脸色苍白地说道,眼中怎么也无法掩饰住内心的惊恐。

    没办法,那马芫实在太凶残了,他那几个亲传弟子根本没办法跟他相比。

    “原来是马芫回来了,刚好,本仙君正想会会他呢!”夏立闻言不仅没有流露出惧怕退缩之色,反倒两眼一亮,露出浓浓的战意。

    他自小想做个像孙悟空一样顶天立地的英雄,奈何生在九幽素阴女帝家,不好做个反王,这才参军想做出一番大事来。又自恃有**玄功傍身,诸多法宝在身,如今又突破成为了金仙,自然是希望敌人越强越好,方能显出他夏立的能耐来。

    这一点上,夏立算得上是初出牛犊不怕虎,心高气傲,与那红孩儿颇有点相似。无非他自小受九幽素阴女帝管教,又受夏云杰血脉遗传,为人正直,不像那红孩儿一样,喜怒无常,视人命如草芥。

    “仙君万万不可大意啊,这马芫乃是上古截教金仙,后来又叛投入西方教门下,集两家之长,神通极为广大。仙君还是快快禀奏玉帝,请他派天兵天将来相助。”那手下一听夏立竟然准备出战,不禁吓得差点连魂都要飞了,急忙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