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31章 矿脉分成
    “巫祖句芒旗!”夏云杰握了握拳头,然后大致感应了一番,朝两关山最高峰而去。

    两关山最高峰,如今建了一片建筑,上面还驻守了不少金剑门的弟子。

    此时金剑门的掌门金子寒还有长老虚剑行正在金剑门在此处的驻地门口驻足张望。

    看到夏云杰架祥云而来,金子寒急忙远远便对着夏云杰来的方向一躬到底道:“府令大人大驾光临,子寒有失远迎!”

    “金掌门客气了,去年一别,金掌门修为又精深了。”夏云杰下了祥云,拱拱手道。

    “都是托了大人的福,没有大人,哪有金子寒的今日。”金子寒面露感激和谦虚地说道。

    因为夏云杰的缘故,金剑门不仅重夺山门而且还坐拥两关山的庚金紫铁矿脉,财源广进,身为金剑门的掌教金子寒这一年多来自然不缺修炼材料,仙丹、仙果的只要能服用,尽量服用,修为自然也就精进了。

    “金掌门言重了,这是本官的职责所在。对了,本官的夫人呢?”夏云杰跟金子寒再次客气了一句,然后面露一丝奇怪之色问道。

    “夫人一来这里,便去了西边那座山峰修炼,可需要我去邀请她过来?”金子寒和虚剑行闻言都面露一丝古怪之色。

    对瑶池圣女他们自然是尊敬有加,只是却没想到瑶池圣女竟然是个修炼狂,一来就寻了座山头修炼,一刻功夫都不肯耽误。

    而最让他们感到疑惑不解的是,这里可是金庚煞气肆虐的地方,别说修炼了,人呆在里面都不舒服,也不知道府******怎么会选择在这里修炼。

    夏云杰闻言微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明白过来这是瑶池圣女见猎心喜。因为瑶池圣女乃是庚金阴体,而这里不仅庚金煞气浓烈,而且还隐隐带有一丝巫祖句芒的精气,对她而言在这里修炼一天足矣抵得上在云横山修炼十天。

    “不必了,随她吧。”既然明白过来原因所在,夏云杰也就不想打扰瑶池圣女,况且这里暂时也没她什么事情。

    夏云杰话语刚落,西边便有一道白光划来,然后落在夏云杰的身后,像是个贴身侍女一样,静静地立着,正是瑶池圣女。

    原来瑶池圣女感应到夏云杰的到来,立马停止了修炼。

    虽然夏云杰给了她名分,两人也有过双修的经历。但瑶池圣女还是恪守自己侍妾的身份,不敢恃宠而骄。因为她很清楚,她还要过下界夫人们那一关,只有她们也应允了,她才算是真正的转正。

    “你只管修炼好了,这里并没有需要你帮忙的事情。”夏云杰扭头对瑶池圣女说道。

    “不差这一时,妾身还是跟在老爷身边,万一老爷有事情找我,也不至于耽误时间。”瑶池圣女说道。

    夏云杰见瑶池圣女坚持也就随她去。

    “我们进去再说吧。”夏云杰转而对金子寒和虚剑行说道。

    “大人、夫人里面请。”金子寒和虚剑行急忙道。

    进了金剑门在这里临时搭建的主殿,金子寒和虚剑行坚持要夏云杰和瑶池圣女上座,夏云杰拗不过只好上座,而瑶池圣女却坚持站在夏云杰的身后,不肯落座。

    瑶池圣女是个做大事的女人,她很聪明也很清楚在外面跟在家里的区别。在外面她是坚决恪守自己的地位,尽一切所能托高夏云杰这位府令大人的身份。

    见瑶池圣女这般敬畏夏云杰,金子寒和虚剑行心里都暗暗有些震惊。他们虽然眼光有限,但也能看得出来,瑶池圣女修为高深莫测,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而且瑶池圣女气质雍容华贵,显然是个久居上位的权势人物,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此时在府令大人面前恪守着侍女一样的身份,让他们不得不震惊。

    “这庚金紫钨矿脉刚才本官土遁已经探索了一番,其规模远不是你们所估计的,而应该是超大型的庚金紫钨矿脉!”夏云杰坐下之后,直接开门见山道。

    “什么!”金子寒和虚剑行抬着屁股刚刚沾着座椅,一听夏云杰这话,差点没屁股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中型庚金紫钨矿脉就让他们感觉金剑门坐在火山口一般,火燎火急地去直接面见夏云杰,如今夏云杰却告诉他们那还不是中型庚金紫钨矿脉而是超大型庚金紫钨矿脉,这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是晴天霹雳啊!

    “超,超大型!”金子寒嘴唇都抖动个不停。他丝毫没有被超级财富砸中的喜悦,反倒是想大哭一场。

    超大型庚金紫钨矿脉啊,对他们金剑门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天降横财而是天降横祸啊!

    “没错。”夏云杰点点头道。

    “大人,大人,今天我们金剑门就马上撤离两关山,这两关山我金剑门丝毫不沾手,全都归大人做主。”金子寒见夏云杰点头,想都没想就直接起身,冲着夏云杰一躬到底道。

    “金掌门这庚金紫钨矿脉既然是你们发现的,自然由你们做主。”夏云杰说道。

    “那现在我做主,转赠给大人。”金子寒马上说道,他真是吓怕了。

    夏云杰闻言愣了一愣,随即指着金子寒笑道:“你呀还是不相信本官是吧?”

    “大人,不是小的不相信大人,而是这是超大型庚金紫钨矿脉啊,就算罗檀仙君知道也要立马跳起来啊!您觉得我们一个小小的金剑门能碰吗?况且这矿脉下面庚金煞气无比浓烈,我们金剑门就算想开采也没几个人能下去啊!”金子寒苦笑着道。

    夏云杰看着金子寒许久,知道金子寒讲的是事实,想了想说道:“既然你这样说,那就算本官占你金剑门的便宜,这两关山以后就归本官直接管理、开采,你们金剑门可以派人参与,也可以直接置之身外。开采所得的,按三七分成,你们金剑门拿七成本官拿三成。”

    “啊!”金子寒和虚剑行闻言整个人都听傻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都没办法回过神来了。

    许久他们才浑身打了个哆嗦,然后突然跪倒在夏云杰面前,一脸坚定地说道:“有大人您这句话,我们金剑门以后就算全派粉身碎骨都报答不了一二。这矿脉收成,我金剑门只要百分之一就足够了,大人要是不答应,小的就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