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30章 巫祖蓐收旗
    庚金煞气就藏在那岩浆中,随着岩浆的翻腾散发出来,在岩浆的上空现出一头头凶猛的恶虎,纷纷咆哮着扑向夏云杰。

    可就在它们要扑到夏云杰身上时,突然间却仿若发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又纷纷退后没入翻腾的岩浆之中,不仅如此,就连岩浆中不时逸出,充斥着地下世界的庚金煞气竟然也纷纷躲开了夏云杰,不再对他进行攻击。

    “是蓐收!是他的残魂血气感应到了你身上的巫王和巫祖气息。”巫咸苍老而感伤的声音在夏云杰脑海里响起。

    夏云杰点点头,目光朝满是赤色的地底岩浆世界望去。

    很快在那岩浆世界的中央,他看到了一面黑色的旗子静静地浮在上面,任那岩浆如何翻腾,它巍然不动。

    在那旗子边上漂浮着一只大如一座岛屿的白色虎爪,不过那虎爪已经没了血肉,只剩下了骨头,那骨头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仿若白金铸就一般。

    到这一刻,夏云杰和巫咸都明白了。

    两关山的庚金紫铁矿脉也好,还是无比珍贵的庚金紫钨矿脉也罢,都是因为蓐收那只虎爪上血肉化为庚金煞气重归天地时所衍生而成。

    夏云杰默默收了蓐收巫祖旗,但那散发着金色光泽的虎爪他没有收起。

    蓐收乃是上古金神,身上的虎爪便是这天地最坚硬最锋利的神兵利器,就算比起夏云杰身上的冥狱血刀都不遑多让。换成另外一个人早就欣喜若狂地把它给收起来,但夏云杰只想让它安静地埋在这地底深渊。

    滴血在蓐收巫祖旗上,夏云杰照样没有炼化它,只是把它收入肺脏中的巫鼎中温养。

    “收起虎爪,不要埋没了这天地间一等一的神兵!他日虎爪重现仙界,展露威力,其实也是本祖生命的另外一种延续。”就在夏云杰滴血入蓐收巫祖旗,把它收入肺脏中的巫鼎时,那虎爪突然不断缩小,然后成了普通虎爪那般大小,飞起落入夏云杰的手中,一道带着金属冷冽音质的声音突然在地底世界响起。

    “既然是蓐收巫祖的意愿,你就收下吧。刚好给你那小媳妇用,她也是庚金阴体,修炼的又是王母刑罚杀伐王道,用这虎爪最是合适不过。”巫咸的声音在夏云杰的脑海里响起。

    夏云杰本来还有点犹豫,觉得这是对蓐收巫祖的不尊敬,但见巫咸也这样说,就没再犹豫,而是双手捧着那泛着金属光泽的虎爪,对着翻腾的岩浆拜了三拜。

    这才起身带着虎爪遁回地面。

    遁回地面时,夏云杰发现庚金煞气明显比之前小了一些,不过依旧很浓烈,寒风呼啸,如刀剑。

    感受着浓烈的庚金煞气,夏云杰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苦笑,这庚金紫钨矿脉何止是中型啊,根本就是超大型,若是完全开采,足够炼制出武装上亿名玄仙级天兵天将所需的神兵利器。若是他亲自出马炼制,都能打造出一批可以供应金仙使用的神兵利器。这样一笔财富,别说罗檀仙君了,恐怕连罗檀仙君背后的大人物都要心动。

    当然庚金紫钨矿量再大,再珍贵,也根本无法跟夏云杰在地底寻找到的蓐收虎爪和蓐收巫祖旗相比。后两者才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珍贵至极的法宝,根本不是钱财能衡量的,别说罗檀仙君背后的大人物要动心,就算教主级的至尊人物都要心动。

    想到蓐收虎爪和蓐收巫祖旗,夏云杰下意识地看向手中的虎爪,那是连着一节腿骨的虎爪,在阳光下散发着点点金属寒芒,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心生寒意,满眼的血河尸骨。将目光从蓐收虎爪上收起,心神潜入肺脏巫鼎中,落在了蓐收巫祖旗上。

    感受着蓐收巫祖旗中巫祖蓐收那沧桑、浩大、冷冽的气息,夏云杰都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意,知道在没有炼化蓐收巫祖旗之前,就算自己与这蓐收巫祖旗联系都要承受旗子散发出来的杀伐之气,时间一长,连自己的神识都要受到一丝伤害。

    心中意念转动,夏云杰便准备收回神念,可就在他要收回神念时,他突然感到遥远的东方传来了一丝似曾相似,充满了生机的气息波动。

    “这……”夏云杰心神剧震。

    “怎么了?”巫咸感受到夏云杰心神的剧震,好奇地问道。

    “弟子通过蓐收巫祖旗感觉到了遥远的东方似乎有一丝似曾相似的气息波动。”夏云杰回道。

    “那气息是不是充满了生机?”巫咸闻言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是的,充满了生机,而且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夏云杰说道。

    “哈哈,那是巫祖句芒,一定是巫祖句芒!巫祖句芒乃上古木神,主生长。但你肯定想不到,巫祖句芒与主杀伐的蓐收却是兄弟!两人在上古一同孕育而生,然后一分为二,一主生长,一主杀伐。”巫咸又是开心又是激动地道。

    “那么说,刚才那气息必然是句芒旗所传递过来的。”夏云杰也无比的激动。

    “绝对错不了!哈哈,帝江、后羿、共工、祝融再加上蓐收和句芒,十二巫祖旗,你已经收集了一半,或许你真有希望能收齐十二杆巫祖旗,到时只要你炼化了十二巫祖旗,绝对能突破成为大巫甚至巫祖境,到时你有十二杆巫祖旗在手,除了教主,仙界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你?”巫咸豪情万丈道。

    “真没想到这次收获这么大,看来做人确实需要有担当。当年若弟子不帮金剑门出头,恐怕这巫祖旗就落人西海龙王之手了。”夏云杰不禁感慨道。

    “哈哈,别感慨了,还是快点去东方收取句芒旗吧。”巫咸催促道。

    “收取句芒巫祖旗肯定是势在必行,不容延误。但这里藏着庚金紫钨矿脉这个消息迟早会泄漏出去,弟子必须得先做一番安排,否则一旦发生意外,没有弟子坐镇,恐怕温桥府便要生灵涂炭了。”夏云杰神色凝重地说道。

    “只能如此了。”巫咸想了想沉声道。

    他虽然心急巫祖句芒旗,但他更清楚夏云杰的性格,他断然不可能为了巫祖旗而不顾自己手下的生死!

    说完,巫咸便沉默了下去,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