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29章 意外发现
    “虚长老放心,那两关山是无主之山,既然是你们先发现的,只要你们按规定上交一定比例的收获,该你们金剑门的就是你们金剑门的,谁也夺不走,我们也不会动你们的矿脉。”夏云杰说道。

    “不,不,这是我们金剑门上下一致的意见。若没有大人当年帮助,别说矿脉了,现在金剑门都被灭门了。况且那矿脉我们也只是刚刚勘察到一小部分,其他都还没勘察出来呢,算不得数,算不得数。真不行,要不上报罗檀仙君,直接交给他处置?”见夏云杰这么说,虚剑行脸色都吓苍白了,急忙道。

    他还以为庚金紫钨矿脉价值太大,连夏云杰都不敢接手。

    “虚长老你误会了,你是我温桥府辖区的子民,本官保护你们的人身财产安全是职责所在,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年的庚金紫铁矿脉如此,现在的庚金紫钨矿脉同样如此。不过这个消息暂时要封闭,不能透露出去,罗檀仙君那边同样如此。”夏云杰说道,说到后面神色有些凝重起来。

    罗檀仙君如今对他明显心存忌惮,而且之前在碧罗果会上也曾对他流露出杀机,迟早会对他动手。这庚金紫钨矿脉夏云杰自然不愿意与他分享,也不准备让他知道,免得引起他的贪心,提前与罗檀仙君爆发全面冲突。

    虚剑行这才知道夏云杰并不是不敢接手这庚金紫钨矿脉,而是真的恪守他任职时发布的公告,保护他们老百姓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哪怕面对庚金紫钨矿脉这等巨大的财富也不受诱惑,坚定不移地持守诺言、职责。

    “大人!”虚剑行看着夏云杰情不自禁热泪盈眶,抱拳道:“有大人这话,这庚金紫钨矿脉我们更要献给大人,只有大人发展好了,才有我们这些小门派,老百姓的安居乐业。”

    夏云杰看着虚剑行感动的样子,知道一时半刻也难说服他,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事押后再说吧,我们还是先去两关山,免得生出意外来。”

    说完,夏云杰又扭头对敖厉吩咐道:“马上从云横山还有五路大军中抽调忠实可靠的精锐悄悄赶赴两关山。”

    “遵命!”敖厉躬身领命。

    敖厉离去之后,夏云杰又叫来人,给顾倩琳留了言,这才招来一朵祥云,带上瑶池圣女和虚剑行一路往两关山而去。

    还远远没到两关山,夏云杰便察觉到了一股远比之前强烈千百倍的庚金煞气冲天而起,使得两关山一带寒风冷冽,刮在身上如同刀子割一般,并且那寒冷还直接刺透进人的骨子里,不是天仙级的人物,连这两关山都不能踏入。至于矿脉附近中心地带恐怕至少需要仙丹期天仙才能进入。

    “自从门中弟子不小心开凿到底层,凿破两条矿脉之间的隔层,就有庚金紫钨矿脉的脉气源源不断泄漏出来,现在中心地带除了仙丹期天仙境界的弟子还能勉强进入,其他人已经根本无法靠近了。”虚剑行解释道,脸上流露出担忧之色。

    两关山位于温桥府和西元府边界地带,发生这么大的动静,很难不引起西元府位于两关山附近势力的注意。

    不过好在有过温桥府大军挥师灭杀西河派的前车之鉴,暂时倒没什么势力敢前来窥探。但纸终究抱不住火,一旦庚金紫钨矿脉开始开采,引起的动静必然更大,到时肯定还是会走漏消息,无非迟早的问题。

    虚剑行说这话时,并没有发现夏云杰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也没有发现那看起来雍容华贵的瑶池圣女此时竟然流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似乎很享受那迎面而来的冷冽寒风,浓烈的庚金煞气。

    “这庚金煞气有些古怪!好像里面含有一抹我熟悉的气息。”巫咸的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在夏云杰脑子里响起。

    “师尊也有这个感觉吗?”夏云杰闻言浑身一震,两眼猛地亮了起来。

    “你也有?莫非……”巫咸闻言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声音陡然高了起来。

    “巫祖蓐收!”几乎两个人同时出声,当然这个出声是在夏云杰的脑海里。

    巫祖蓐收十二巫祖中的金神,主刑罚杀伐,人面、虎爪、执钺,左耳穿蛇,足乘两龙。

    “蓝儿,你先随虚长老去见金掌门,我要遁入地中探索一番。”一想到这些庚金煞气,甚至这些庚金紫钨矿脉都跟巫祖蓐收有关,就算以夏云杰的心性都没办法再冷静,匆匆向瑶池圣女交代了一句,便跃下祥云,遁入两关山中。

    一入山中,那庚金煞气就更浓烈,不过夏云杰却似乎浑然未觉,只管往深处遁去。

    越往下,那庚金煞气不仅越发浓烈,而且还越发纯净,甚至煞气如刀剑,落在夏云杰身上叮叮当当作响,好在夏云杰的肉身无比强大,那庚金煞气落在他身上根本伤不到他。

    “是蓐收!没错,肯定是蓐收!这气息为师实在太熟悉了。”巫咸兴奋地叫道,声音有些颤抖。

    “会不会此处是巫祖蓐收的葬身之地?”夏云杰也是难掩激动之情。

    “就算不是蓐收的葬身之地,也必然跟他有关系,说不定那巫祖蓐收旗就在这下面,继续往下,往西方!”巫咸说道。

    “好!”夏云杰继承了巫王帝统,又继承了多位巫祖的道统,自然也熟悉蓐收的气息,不用巫咸交代,他也已经一路往下,往西继续遁入。

    “叮叮当当!”庚金煞气越发纯净浓烈,到最终已经凝聚成实体的刀剑砍在夏云杰的身上,就算夏云杰也感到了一丝疼痛。

    但夏云杰不禁反喜,反倒越发快速地往深处往西遁去。

    越往下,庚金煞气的攻击越猛烈,到最后连夏云杰都忍不住要运转功法时,但就在这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赤红,原来夏云杰已经遁行到了地心火脉。

    地心火脉岩浆喷涌,赤红一片,但很奇怪的是,这里没有半点的炙热,不仅没有还透着刺骨的寒意,漫天的杀戮血腥气息,仿若那赤红翻腾的不是岩浆而是修罗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