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20章 吃不完兜着走
    “夏大人,你要不放心,本仙君请十王子殿下写个保证书,本仙君做个中保,盖上官印,对了,虎力大仙他们也一起做中保。到时西海龙宫真要来兴师问罪,夏大人可以拿我们是问。而且本仙君符印代表着天庭在石渠郡的威严,若西海龙宫真要兴师问罪,便是与整个石渠郡为敌,是在冒犯天庭。”罗檀仙君无奈道。他实在不想卷入这件事情,可现在却也是骑虎难下,只能出面担保。

    不过罗檀仙君倒是个狠人,趁机把虎力大仙他们也给拉下了水,只把虎力大仙他们给气得恨不得冲上去群殴罗檀仙君。

    他们自然不想跟这件事参合在一起,尤其想到夏云杰刚才那凶残的样子,他们心里都是阵阵发毛。到时西海龙宫不肯罢休,兴师问罪,那夏云杰打不过西海龙宫,把气给撒到他们身上,他们岂不是冤枉死了?

    不过罗檀仙君既然已经开口了,虎力大仙等人也就没办法再置之身外,否则敖横还不记恨在他们身上才怪。

    “好吧,既然大人这么说,那下官就算信不过这敖横,总也信得过大人和众位道友。”夏云杰一脸无奈道。

    见夏云杰答应,敖横终于松了一口气,立即让手下拿来笔纸,在上面写了保证书,说明一切是非都是他自己引起,错在他自己,跟夏云杰没有关系,保证西海龙宫事后不会再兴师问罪。本来敖横写的时候,想起了紫坤螺,小心翼翼地嘀咕了一句,不过被夏云杰瞪了一眼,就不敢再提了。

    敖横写完之后,画了押,紧跟着罗檀仙君等人做为中保也都落了押。

    别小看这画押。仙人的修为越高跟天地的联系就越紧密,很多誓言,画押,都不是随随便便的,事后若反悔,虽然不至于像誓言说得那般夸张,但少不得还是要吃点苦头。尤其罗檀仙君还动用了官印,到了他这一级别的仙官,官印都是玉帝亲赐的,要是违背了,结果还要严重不少。所以这保证书还是有一定约束能力的。

    夏云杰收了保证书,这才放了敖横,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好了,大家不打不相识,继续好吃好喝,继续好吃好喝。”

    还好吃好喝个屁啊!敖横一听差点没破口骂人,当然他没有这个胆子,直接找了个家里有急事之类的烂借口,灰溜溜滚蛋了。

    出了这么一件事情,虎力大仙等人自然也没心思继续享用碧罗果,恨不得离夏云杰远远的,跟他少一点瓜葛。

    开玩笑,这家伙连西海龙宫的十王子都打呀,还拿了西海龙宫的紫坤螺。就算西海龙宫短时间内忍住这口气,但以后也肯定会找机会跟这家伙算账。自己要是跟他走近,哪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还是离得越远越好啊!

    于是敖横走后,虎力大仙等人也没待多久都起身纷纷告辞,一下子,大殿便空下了许多。

    罗檀仙君看着大殿空了许多,也是巴不得早早结束,离夏云杰远远的,他爱怎么折腾温桥府就去折腾,只要别来折腾他就行。

    可偏生他是这里的主人,想走还走不掉,只能陪着夏云杰这个属下好吃好喝着,至于碧罗仙果自然也是让人端了满满好几盘放在他还有瑶池圣女等人面前。

    此一时彼一时,罗檀仙君自然不能像之前一样只让人在他几案上摆一个碧罗仙果,不仅不能,连夏云杰的手下他都得好生招待着。

    没办法,一个连西海龙宫的十王子都敢揍的疯子,就算罗檀仙君也不敢惹他不高兴啊,万一这家伙一疯起来,连他也打,那他不冤枉死了!

    碧罗仙果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之前夏云杰为了让周凉和邓凌也尝尝鲜,只是吃了三分之一个,根本没过瘾,如今这么多碧罗仙果堆在面前,自然用不着客气,便随手拿起吃了一两个。本想带几个回去给魏崇等人也尝尝,顺便提升一下他们的修为,但此一时彼一时,他现在算是有身份的人,倒是不好意思吃了人家的还顺手往兜里装几个。

    不过夏云杰自恃身份,不好下手,周凉和邓凌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他们现在因为夏云杰的缘故,水涨船高,桌前的盘子同样放满了碧罗果。以他们如今的修为境界,吃一个便已经有些“消化不良”,眼睁睁看着前面的碧罗果没办法下肚,觉得若就这样放弃这等仙果,那简直就是天地不容,于是也不管什么脸面不脸面的,直接把盘子里的碧罗果给收了起来。反正他们只是小人物。

    顾倩琳和瑶池圣女修为更低,两人合起来吃了一个,桌上剩了许多。不过两人自恃身份,倒没学周凉和邓凌,吃了还兜着走。

    吃了几个碧罗果,跟罗檀仙君寒暄了几句,夏云杰也觉得没意思,再加上还有许多话要跟顾倩琳和瑶池圣女两人说,所以也就懒得再跟罗檀仙君啰嗦下去,见顾倩琳和瑶池圣女已经合起来吃了一个碧罗果,便起身告辞。

    见夏云杰起身要走,罗檀仙君自然巴不得,急忙把他送了出去,又特意让人打包了些碧罗果给他带走。

    这碧罗果对于周凉等人是上好珍贵的补品,对于罗檀仙君而且只是解馋的果子,没什么好珍惜的,倒是乐得做个人情。毕竟夏云杰实力摆在那里,又身处石渠郡,他还是有些怕这家伙。

    面带微笑地出了郡王府,不过一出了郡王府夏云杰脸上的微笑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

    “老师!”

    “老爷!”

    顾倩琳和瑶池圣女出了郡王府,终于真情流露,一下子扑倒在夏云杰的怀中,泪眼婆娑。

    “回去再说!”夏云杰搂了搂两人的香肩,柔声说道,鼻子有些发酸。

    不是下界来的人,自然不明白从一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遇到亲人的心情,夏云杰能懂!

    “是!”顾倩琳和瑶池圣女抹了把眼角的泪水,点点头道。

    这时周凉和邓凌已经牵来了云豹马和龙马首,请夏云杰还有顾倩琳、瑶池圣女上马。

    “不用了!”夏云杰摆摆手,心中念动咒语,手中法诀一捏,卷起一团祥云,托了众人和三匹异兽,一路风驰电掣往温桥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