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19章 求饶
    顾倩琳、瑶池圣女还有周凉、邓凌四人则是彻底变成了石雕。

    不知不觉中眼泪从顾倩琳和瑶池圣女的眼角像珍珠一样滚落了下来,但很快她们就擦掉了眼泪,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笑得很甜美。

    她们的老师,老爷,还是像在下界一样牛叉!还是那样只要有人敢欺负他的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周凉和邓凌过了一会儿之后,则是从石雕变成了羊癫疯患者,浑身抖个不停,就差嘴巴吐泡沫了!

    这可是西海龙宫的十王子啊,是金仙啊!老爷竟然把他给踩在脚下,用枝条抽打。

    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是激动自豪?还是紧张害怕?应该说是两者都有!激动自豪更多一些!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王不敢了,小王不敢了!”敖横被夏云杰没头没脑用枝条打了一顿之后,差点没把他打得元神都要打散了,终于吓得叫了起来。

    “饶命?你说饶命本官就饶你命吗?你说不敢,本官就会放你一马吗?你以为你是谁呀?”夏云杰冷笑道。

    敖横一听差点就要哭了。

    你瞎了眼了吗?老子是西海龙宫十王子啊!十王子啊!

    可是现在给个天大的胆子给敖横,他也不敢说这么牛叉的话,只能眼泪汪汪地道:“那,那上仙想怎么样?”

    “容本官想想看。放你走,肯定是不行的。你一回去还不马上起兵来攻打本官。”夏云杰说道。

    “上仙放心,上仙放心,小王绝对不敢起兵攻打温桥府,小王发誓!小王发誓!”敖横急忙道。

    “还小王!你跟谁小王呢!”夏云杰闻言拿起枝条就没头没脑又打了起来。

    打得那些金仙们是个个发抖,都有些不忍目睹了,好像被打的是自己一样。

    “不是小王,是小的,是小的。”敖横急忙道。

    “这还差不多!”夏云杰这才收了手,想了想道:“还是不行啊,本官还是不能放虎归山啊。这样吧,本官现在的坐骑是一头云豹马,委实有些上不了台面,要不委屈你一下,暂时给本官代个步,等哪天本官高兴了,再放你回去如何?”

    夏云杰这话一说出口,整个大殿都是一阵阵粗重的喘气声。

    这该是多大的胆子啊,竟然拿西海龙王的十王子当坐骑!

    “夏云杰,你,你……”敖横气得差点直接翻白眼昏死过去。

    “咳咳,夏大人,敖横毕竟是西海龙王的儿子,西海龙王乃是天庭雨部神龙,你看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要不就这样算了吧。”罗檀仙君看着事情越闹越大,知道自己再不出面显然是不行了,毕竟夏云杰名义上是他的手下,事情真闹大了,他也逃脱不了干系,只好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说时眼角余光还朝夏云杰手中的蟠桃仙枝看了一眼,然后又急忙收了回来。

    他现在虽然还是很眼热这法宝,可却已经没了那胆子了。

    没办法,亲眼目睹敖横三两下就被夏云杰拿下,只要罗檀仙君脑子没出问题,就应该知道自己绝不是夏云杰的对手。

    “既然仙君出面,下官这个面子肯定是要给的。不过下官若放了敖横,他西海龙宫来兴师问罪那怎么办?”夏云杰等的就是罗檀仙君的出面。那西海龙宫势力毕竟太大,而他现在还不是太乙金仙,也没有炼成不死不灭身,真要把敖横给杀了,跟西海龙宫闹得不死不休,并不是明智之举。

    夏云杰这话一说出口,罗檀仙君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敢情你小子等了半天就等着老子开口啊!

    原来这罗檀仙君自忖是石渠郡郡王,敖横被他一个手下镇压打骂,他若不出面,到时西海龙王还有天庭问起来,他这个夏云杰直属上司肯定逃不了干系。可若他出面劝说了,夏云杰不听他的劝说,罗檀仙君自然就可以摆脱干系了,毕竟夏云杰实力摆在那里,他罗檀仙君不是他的对手,夏云杰不听他的劝告,他也没办法。

    所以罗檀仙君上前来劝说,其实只是想摘除关系,心里其实是巴不得夏云杰跟那西海龙宫闹起来,他乐得看个热闹,最好那西海龙宫把夏云杰给杀了。要不然有这么一个牛叉的手下,他这个仙君当得也憋屈啊!

    看着夏云杰刚才那么狠,罗檀仙君以为夏云杰肯定听不进去自己的劝阻,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开口,夏云杰就软下来,说给自己的面子,直接把球踢给了自己。

    罗檀仙君现在是恨不得甩自己几个耳光,如果他不插手,顶多也就挨几声骂而已,但现在夏云杰明摆着说给他面子,他若撒手不管的话,西海龙宫还不把账算到他头上才怪?

    可他要管,他又能怎么管呢?他能让西海龙宫不兴师动众吗?那可是西海龙宫啊?西海龙王一旦发怒,他罗檀仙君又算个屁!

    当然身为仙君,荡魔大元帅,托塔李天王的门生,罗檀仙君自然也不能弱了气势,这话自然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夏大人放心,本仙君肯定会亲自跟西海龙王把事情说清楚,请他不要兴师问罪。”罗檀仙君最后只能一脸苦逼地说道。

    “可要是西海龙王不听你的劝告呢?”夏云杰又问道,问过之后又道:“不行,不行,反正事情已经闹大了,下官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抽了这家伙的龙筋,龙筋可是好东西啊!”

    “******罗檀,上仙都说给你面子了,你******还婆婆妈妈什么,不会写个保证书,签个押吗?本王子告诉你,本王子今天要是命丧与此,责任全都是因为你!”敖横一听夏云杰要抽龙筋,吓得魂都要飞了起来,冲着罗檀仙君就破口骂了起来。

    他怕夏云杰,可不怕罗檀仙君,尤其在这生死攸关之际,他才不管罗檀仙君是什么身份呢!

    罗檀仙君一听差点一口血就要喷出口。

    ****你十王子姥姥啊,要你死的是夏云杰,跟本仙君有个屁关系!

    可这话罗檀仙君也只能在心里骂骂,谁让夏云杰刚才已经开口了,说卖他罗檀仙君面子,只要他给个保证西海龙宫不兴师问罪。换句话说,夏云杰已经把敖横的命交给罗檀仙君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