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08章 轰动
    西河老祖一死,西河派群龙无首,树倒猢狲散,根本不用温桥府大军发起多少猛烈的进攻,西河派教众便一窝蜂四处逃散开去。一些原本是薛元鹏的手下倒是留了下来,归顺了温桥府府军。一时间,温桥府府军不仅声势大盛,而且实力也是大涨。

    当然地盘又多了西河派曾经所辖的地盘。

    而整场大战,夏云杰除了吹了那一口地煞罡风,就没有真正动过手,依旧保持着神秘的色彩,别人只知道他应该是玄婴期玄仙境界,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究竟有多厉害。

    西河派的山门,西河雪山是个很不错的修炼宝地,夏云杰留了五十万大军协同薛元鹏的一些手下一同驻守,又特意把天河银龙大阵做了些改进完善。如此一来,只要他们自己不主动出击,守城还是没多大问题的。况且经历之前那场大战,估计西元府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势力敢再轻易动夏云杰的人。

    没办法啊,温桥府府令根本就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一个极为护短的变态家伙。西河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仙界像他们这样的大门派欺负一下小小的金剑门那又算得了什么事情,可结果呢,人家温桥府府令愣是亲自率兵一路杀向了西河派的山门,把人家的掌教给杀了,把他们的山门给占了!

    安顿了西河派的事情,夏云杰下令班师回温桥府。

    去时是浩浩荡荡,杀气腾腾的两百万人,每个人都骑着一匹乌云马。回来时哪怕留守了五十万人马,但因为有降军的补充,依旧是差不多的人数,每个人也都是骑着马,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意和自豪,后面还跟着一条长长的车队。

    那车队里自然是装着这次从西河派那里收缴而来的财富。

    西河派可是在石渠郡都是有些名声的门派,积累的财富自然远远不是温桥府这等“小地方”里的小门派能相提并论的。就算夏云杰如今平定了整个温桥府,每年的收入源源不断,是个庞大的数目,但跟西河派所藏的财富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这么多财富,这回我们发达了!”

    “是啊,有这么多财富,想招多少兵马招不到啊!”

    “还是抄家来仙石快啊!”

    “……”

    打道回府的路上,周凉等人全都是一脸的兴奋,两眼都是发亮的,就连敖厉也有些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

    唯有夏云杰,依旧是一脸平静,仿若攻打下西河派山门根本不是什么事情。

    翻过两关山便是温桥府。

    当大军翻过两关山时,迎面的是一望无垠,黑压压的人头。

    “府令大人威武!”

    “敖大人威武!”

    “我温桥府威武!”

    “威武!威武!”

    “万胜!万胜!”

    “……”

    还没等温桥府大军回过神来是怎么一回事时,那边已经响起了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

    原来在温桥府大军班师回府的途中,温桥府大军镇杀西河老祖,攻打下西河派的消息已经传回了温桥府。整个温桥府为之沸腾起来,无数的老百姓,甚至许许多多门派的掌教,家族的族长家主,富商老板,全都自发赶来了两关山,欢迎凯旋而归的温桥府大军。

    他们没办法压制心中的亢奋激动。无数年来,温桥府都只是石渠郡下面排名最末流的一个下等府,就连府令之职,上面也不过只是随随便便派了个玄气期玄仙来担任。随便一个外来势力都敢对他们温桥府的本土势力进行打压。西河派强行抢夺金剑门的矿山,还攻打他们山门,强占他们的山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可以说温桥府的历史从来都是血淋淋的屈辱史。

    没办法,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温桥府没有真正厉害的大人物坐镇,事实上真正厉害的大人物也不会在温桥府开宗立派。所以注定了整个温桥府只能在仙界的底层苦苦挣扎着,忍受着下等人的屈辱。

    但现在呢?因为夏云杰的出现,温桥府境内有人敢恃强凌弱,温桥府官府出面镇压,境外有人来恃强凌弱,温桥府官府照样出面镇压,哪怕对方是在整个石渠郡都有威名的西河派,府令大人照样敢挥兵攻打!

    这一刻,温桥府境界,不管是什么层次的人都感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自豪感,还有安全感!

    也是到这一刻,整个温桥府才算真正完全归心,真正完全拥护温桥府官府的管辖!

    是啊,为了一个金剑门受欺辱,府令大人都能挥兵把西河派给灭了,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拥护这样的官府,这样的府令大人呢?

    看着下面的欢呼,无数百姓望过来的拥戴目光,夏云杰平静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才是他想要的温桥府!

    夏云杰一拍云豹马的脑袋,云豹马腾空而起,目光扫过下方。

    下方密密麻麻的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仰望着高高在上的夏云杰,眼中流露出炙热崇拜敬畏的目光。

    “犯我温桥府者,其远必诛!”夏云杰坚定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

    “犯我温桥府者,其远必诛!”人们跟着齐声叫了起来,声音如天崩地裂,很多人热泪眼眶。

    ……

    “仙君大人!仙君大人!”石渠郡,罗檀仙君正在后花园与几个受宠的王妃玩乐,突然有一近臣急匆匆地闯了进来,脸上还挂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郑明,没看到本仙君正跟几位爱妃在玩乐吗?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罗檀仙君面露一丝不喜之色道。

    “请仙君和王妃恕罪,实在是这消息太惊人了,以至于微臣都失了礼数。”近臣郑明回道。

    “石渠郡也就这样了,仙君不去理那些妖王、魔王、真人什么的,那些人也不会无缘无故来招惹仙君,大家河水不犯井水,还能有什么惊人的消息?”有位妃子不以为然地说道。

    罗檀仙君说是天庭下派镇守石渠郡的最高行政领导,但实际上,石渠郡内派别山头林立,罗檀仙君只是空有这个头衔,离完全掌控整个石渠郡还差得远。

    不过罗檀仙君毕竟是玉帝亲封的仙君,是真正位列仙卿的仙官,更有着紫气期金仙巅峰的境界,早年还在仙界荡魔大元帅托塔李天王帐下效命过,算得上是李天王的门生。所以罗檀仙君不去扫荡他们,那些占山为王的各方霸主也不会轻易冒犯罗檀仙君,也多多少少给罗檀仙君一些面子,这么多年下来,大家相处得都相安无事,所以那妃子才会有刚才那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