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06章 破阵
    “交给你了,不过不要泄露你的真身!”夏云杰看了一眼敖厉,淡淡道。

    敖厉是上古四海龙王嫡正的血脉后裔,从某种角度上讲是龙族中的皇族,现在上古四海龙王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敖厉自然不宜泄露真身。

    “弟子领命!”敖厉微微躬身领命,然后将镇海玄戟反手拿在后背,卷起一团风云,迎上了十八条银龙和正从西河底走上来的巡海夜叉。

    “不是吧!难道那人准备一个人独挡十八条银龙,上千个巡海夜叉不成?”观战之人见只有敖厉一个人上前迎战,几乎全都看傻了眼,而西河老祖等人脸上则全都露出阴冷的笑意。

    这天河银龙大阵威力大虽然大,但毕竟只是护山阵法,只能在西河派山门发挥威力,若夏云杰等人存心要走,任那十八条银龙多少厉害,也是没办法离开西河派山门去追杀夏云杰等人。

    但西河老祖等人没想到敖厉竟然独自一人上前迎战,这可是温桥府大军中最厉害的一位,本以为他若存心逃跑,自己这边也奈何不了他,如今好了,他竟然单独上前迎战,一旦落入十八条天河银龙,上千个巡海夜叉的包围中,就算他实力再强也是插翅难飞了。

    “全力击杀此子!”西河老祖一脸阴森地下令道。

    西河老祖一下令,操纵天河银龙大阵的长老便立马调动所有的银龙、巡海夜叉将敖厉给包围了起来。

    “老爷!”见敖厉被包围起来,赤烈天等人不禁两眼发红,一脸担忧着急。

    “没事,这点威力的阵法,你们的老师还镇得住!”夏云杰却风轻云淡地摆摆手。

    赤烈天等人一听差点没两眼一翻,直接晕过去。

    “我的祖师爷啊,这可是天河银龙大阵啊!那每一条银龙可都是相当于一个玄婴期玄仙,整整有十八条啊!”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也震惊无比,但赤烈天等人也都知道,既然夏云杰这么说,那他们的老师就算镇不住那十八条银龙,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也就没敢再叫夏云杰,只是目光却都死死盯着那十八条银龙,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只要他们的老师有危险,就算豁出去这条命,也要上前相助。

    “府令大人,敖大人虽然厉害,但这天河银龙大阵是出自西海龙宫的阵法,借的又是整个条西河之力,威力巨大无比。不如还是叫敖大人先避其锋芒,反正这阵法离可了山门也就发挥不出威力来。”薛元鹏对夏云杰可没有赤烈天等人那般有信心,况且身为西河派的右护法,他也深知这天河银龙大阵的威力,犹豫了下,上前劝道。

    “你的意思是就此罢手?”夏云杰道。

    “大人一路杀到了西河派山门口,现今又逼得西河老祖启动了天河银龙大阵,西河老祖这次是彻底颜面扫地,依小的之见,不如见好就收吧。”薛元鹏小心翼翼地回道。

    他深知天河银龙大阵的威力,心里委实对敖厉和夏云杰没多少信心。

    “本大人既然说过要镇杀西河派,那就必定要镇杀西河派,绝不会中途而止!”夏云杰说道。

    “大……”薛元鹏见夏云杰不听劝,刚想再跟他解释一下天河银龙大阵的威力,好让他打消镇杀西河派的念头,因为在他看来有天河银龙大阵在,夏云杰是绝对无法攻打下西河派的,可是他刚刚开了口,后面的话就没办法再说出口了,两眼瞪得滚圆滚圆,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敖厉。

    只见敖厉在空中一边握着镇海玄戟与十八条银龙相战,一边脚踏罡步。

    每一步下去,便有一道法力打入西河之中,每一道法力打下去,便有一条银龙哀嚎一声,然后化为一瓢盆大雨洒落西河,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此人竟然懂得如何破解天河银龙大阵!”观战的人同样看得两眼都瞪圆了。

    “此子怎么懂得破解天河银龙大阵?”卫海川的师父也是如同一幅见了鬼的样子。

    天河银龙大阵虽然放在仙界中算不上什么真正厉害的大阵,遇到真正的阵法大师也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对于他们这一级别的人物,已经算是很厉害的大阵,而且这阵法出自西海龙宫,外人很少知道,但现在敖厉却随手一一破解,又如何不让卫海川的师父震惊万分?

    “这不可能!他怎么能找到西河水龙脉!”西河老祖也被震惊住了,忍不住脱口惊呼。

    巡海夜叉不过只是调动附近一带西河中的水元力所凝聚而成,但这十八条银龙却是西河水水中龙脉所化,从源头一直通到西河的尽头,只要西河水龙脉不断,这十八条银龙便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支持,根本就是杀不死的,这个秘密外人根本不知道,就算知道,想要找到水中龙脉也是极为困难之事。但现在敖厉却是每一脚都精纯地踩在了龙脉的要害处,断了银龙的力量源泉,仿若这阵法是他所布一样。

    西河老祖又哪里知道敖厉乃是上古四海龙王的嫡传血脉后裔,想要找到水中龙脉,踩中它的要害又有何难?

    “小子你找死!”西河老祖终于再也没办法龟缩不出,怒吼一声,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三角叉,双手握紧,猛地对着敖厉便刺了过去。

    只是西河老祖出动的还是迟了,当他举着三角叉朝着敖厉当胸刺去时,敖厉猛地一脚踩在了水龙脉最后一处要害。

    “哗啦!”一声,最后一条银龙化为一滩雨水倾盆倒下。

    “找死的是你!”敖厉冷冷一笑,抓着镇海玄戟对着当胸刺来的三角叉下劈下去。

    “当!”一声巨响,镇海玄戟和三角叉在空中撞击在一起,火花四溅。

    敖厉只是在空中微微摇晃了一下,西河老祖却连退好几步,双手微微颤抖不已,鲜红的血从他的虎口流了出来。

    “怎么可能?这人的力量竟然比西河老祖还要强大!”众人惊呼。

    西河老祖目中也透射出惊骇之色,他看得出来敖厉的法力远不如他浑厚,但万万没想到他的力量竟然大到如此恐怖的程度,一击之下,竟然就让两手发抖,虎口开裂。

    只有夏云杰和敖厉心知肚明,这西河老祖法力浑厚,力量强大,若不是敖厉有镇海玄戟这等法宝,除非他显出真身,否则还是他稍逊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