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05章 夏云杰出手
    既然心意已定,夏云杰自然不会迟疑,手捏法诀,暗自念动咒语,向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对着城池的方向吹去。顿时间地煞罡风便从他的口中吹了出去,这风一出,很是猛烈,铺天盖地,飞沙走石,西河也被掀起了千百丈的巨浪,一个浪头打过一个浪头。

    这倒是其次,最关键的是,这风一起,不仅温桥府这边射出的灭仙弩,投掷出去的地煞阴雷借风势以更快的速度轰射向城池,而且城池里射出来的灭仙弩、地煞阴雷等等守城利器都被风给倒卷起来,往回轰射了。

    如此一来,只见铺天盖地的灭仙弩,地煞阴雷就像暴风雨一般,哗啦啦就一个劲地落在了城墙上。

    这下子,那些负责攻击的将士们就彻底傻了眼,眼睁睁看着自己射出去的灭仙弩在空中掉了个头对准了自己射来,投掷出去的地煞阴雷同样在空中掉了个头,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袋纷纷落下。

    等他们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时却已经迟了,不时阴煞地雷炸开,便是被灭仙弩穿心而过。

    “啊!啊!啊!”

    “停止攻击!停止攻击!”

    城墙上的守将们纷纷停止了攻击,但就这么几个呼吸间的时间,城墙上已经死伤无数,只把西河老祖等人看得脸色阴沉难看得仿若能滴下水来,而远处观战的人则看得两眼发直。

    “靠!这温桥府府令未免也太牛逼了吧,张嘴这么一吹,竟然就杀了这么多人!”

    “何止牛逼啊,实在是太阴险了!西河派的人肯定没想到温桥府府令风系术法竟然这么厉害!”

    “你们说这温桥府府令跟那敖厉比起来哪个更厉害呢?”

    “这个还真难判断,依我看这温桥府府令应该是擅长术法,而那敖厉一看就擅长武斗的。”

    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温桥府将士见府令大人大发神威,不禁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般,纷纷发起了猛烈的攻击,那金甲巨人更是直接冲杀向城池。

    “老祖,要不全面发动天河银龙大阵吧?”见明明自己是守城的,但如今却只有挨打的份,西河派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西河老祖,脸色很是难看。

    西河老祖望着城外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击,脸色更是难看,

    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西河老祖竟然会被区区温桥府府军给逼到要全面发动天河银龙大阵的境地。

    天河银龙大阵自然是厉害无比,但大阵每一次的启动都是需要消耗海量仙石的,并不是想启动就能随意启动的。

    但若不启动天河银龙大阵,他西河老祖就得亲自领兵出战。

    若是一开始,西河老祖还敢亲自领兵出战,但现在见识了敖厉屠杀巡海夜叉的威武,见识了夏云杰张嘴一吹,就能吹起猛烈的地煞罡风,西河老祖还真没了多少信心。

    “全面启动天河银龙大阵!”阴沉着脸,最终西河老祖唇齿间蹦出一个个冰冷冷的字。

    到了他现在这样的层次,若无必要已经不想再冒任何凶险了,哪怕只是磕到伤到一点也是不值得,宁愿花费海量的仙石。

    西河老祖这个命令一下,三个长老立马走了两个,随同一起走的还有好几个西河派厉害的门人。

    天河银龙大阵的启动至少需要两位玄婴期玄仙,十二位玄丹期玄仙!

    攻城还在继续,那无比高大坚固的城墙开始出现无数个大小深浅不一的坑坑洼洼,城墙开始有些摇晃起来。

    “再轰!”

    “地阴煞雷呢?给老子多装上一点!”

    看着西河派的人吃了一记府令大人的地煞罡风就再也不敢反攻,只能缩在里面一味挨打,温桥府大军上下全都是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就在这时,雪山上有龙吟声响起。

    那龙吟声高亢,透着霸道威严,响彻天地。

    紧跟着人们看到了一条条银色的巨龙从奔腾的西河源头冲天而起。

    每一条银龙都有数千丈长,浑体覆盖着脸盆大的银色鳞片,锋利的龙爪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一道道威严浩大的气势,从银龙身上迸发出来,仿若山洪爆发一样,从雪山的方向冲泄而下,席卷过下方数百里方圆的天地。

    本来浑身热血沸腾,斗志昂扬的温桥府大军面对那一道道如山洪爆发般冲泄而下的强大气势,全都不由自主地心魂战栗,两腿发软,一些心志稍微脆弱一些的将士更是两腿发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竟然是没办法站稳脚步。

    “天河银龙!西河派已经很久没有全面启动天河银龙大阵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被温桥府府军给逼得全面启动天河银龙大阵!”

    “看来这温桥府府令果然厉害啊!连西河老祖都不敢亲自出击!”

    “再厉害,这次也没有用了。整整十八条相当于玄婴期玄仙的巨龙啊!除非金仙亲自,否则西河派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怪不得西河派能享誉石渠郡,果然实力非凡,今日我算见识到了!”

    “快看,十八条银龙出击了!看来温桥府府军要败了。”

    整整十八条数千丈的银龙,呼啸着从源头处俯冲而下,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奔腾的西河开始咆哮,一个个巡海夜叉再次从西河底走了上来,手中高举着如参天巨树的大棒。

    天上是呼啸而来,张牙舞爪的银龙,河面河岸上是一个个高千丈的巡海夜叉。

    如此浩大的场面,再也没多少温桥府将士能镇定面对,几乎清一色的脸色发白,目中流露出惊恐之色,就连周凉、赤家兄弟等人这时也是情不自禁地心惊胆跳,双手握紧了法宝,根根青筋暴起,微微颤抖着。

    那是害怕也是紧张。

    唯有夏云杰和敖厉依然神色不变,甚至敖厉脸上还微微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他本身就是四海龙王血脉后裔,最擅长的就是水系术法,也知道一些龙宫中的阵法,况且后来他又师从夏云杰。

    夏云杰是谁,那可是上古治理滔天洪水的巫王夏禹的帝统传人,是上古时代被誉为水神的巫祖共工的衣钵传人。敖厉师从他之后,在水系术法造诣方面自然是如同坐火箭一样,蹭蹭蹭地往上飞蹿,也知晓了更多的龙宫阵法,因为上古四海龙王都是夏禹的帐下大将,龙王的头衔还是夏禹所封。

    现在西河派用来自龙宫的阵法,而且还是水系方面的阵法,来攻击上古四海龙王的血脉后裔,这根本就是班门弄斧。

    现在对于敖厉而言才是真正施展神威的时候,之前不过只是小小的开胃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