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701章 蟹护法的劝阻
    “现在你可服了?”敖厉问道,声音中透着王者的威严。

    “小的服了。”蟹仙终于明白自己跟敖厉之间的巨大差距,甚至现在他对西河老祖都已经失去了信心,认为就算西河老祖亲自出马,也不见得是这敖厉的对手。

    敖厉见蟹仙臣服,自然也就放了他,然后上了岸。

    蟹仙也紧跟着爬上了岸,变成了五大三粗的大汉样子。

    “小的薛元鹏拜见大人!”蟹仙倒也光棍,上了岸之后便立马跪倒在敖厉身前。

    众人这才知道这西河派的右护法名字叫薛元鹏。

    “起来吧,只要你以后好好替本官做事,以后自然少不得你好处。”敖厉挥挥手让薛元鹏起来。

    “恭喜老师收一猛将!”

    “恭喜老师!”

    “……”

    周凉等人见敖厉收了一位玄婴期玄仙手下,连忙纷纷上前道贺,个个又是欢喜又是自豪。

    要知道玄婴期玄仙足矣担任上等府府令甚至更高级别的官员,但现在呢,他们府令大人的弟子就有玄婴期玄仙手下,这是何等牛逼啊!

    “出发吧!”夏云杰也挺欣慰敖厉下面多了一位玄婴期玄仙手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骑在云豹马上,抬手朝西河源头的雄伟雪山一指,淡淡道。

    “出发!大人必胜!我温桥府必胜!”众人齐声喝道,然后浩浩荡荡,杀气腾腾地沿着西河一路朝西河派山门杀去。

    “府令大人!”大军再次启程,杀气腾腾地沿着西河朝西河派山门而去时,薛元鹏目中不时闪过犹豫之色,然后突然脸色猛地一沉,驱马上前,靠近夏云杰道。

    “什么事情?”夏云杰扭头问薛元鹏。

    “以府令大人和我家大人的本事,就算西河派有厉害的护派大阵,西河老祖实力直逼金仙,也是败多胜少。但那西河派后面还有更大的势力,大人还需三思啊!”薛元鹏说道。

    “你说是西海龙宫?”夏云杰淡淡一笑问道。

    “府令大人已经知道了?”薛元鹏闻言不禁傻眼了,你妈呀,知道了都还敢攻打,这还是一个下等府的府令吗?这简直比郡王还牛啊!

    郡王大人都不敢轻易招惹西海龙宫。

    “本大人确实已经知道了,不过详细的却是不知道。你若知晓,不妨说来听听。”夏云杰说道。

    不妨说来听听?看夏云杰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薛元鹏暗地里直翻白眼,真想对夏云杰吼叫两声,那是西海龙宫啊,西海龙宫知道不知道啊?

    当然给个薛元鹏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夏云杰吼叫,闻言急忙回道:“具体的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小的原本并不是西海龙宫的蟹将,原本就在这西河源头修炼的螃蟹,后来来了那西河老祖,打他不过,最后被他占去了这西河源头,成了他手下。小的只知道,这西河老祖是西海龙王敖闰十王子敖横的门生,奉敖横之命驻守西河,发展势力。”

    “原来是西海龙宫十王子的门生。对了,那西海龙王原本不是敖顺吗?如今怎么成了敖闰?”夏云杰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

    上古四海龙王乃夏禹帐下大将,治理洪水的功臣,后被巫王夏禹封为四海龙王。上古大战,巫族被镇杀,但四海龙王因为是妖族身份,倒是逃过一劫,这些夏云杰从巫祖的传承,还有巫咸口中知晓的。

    只是到仙界之后,夏云杰才发现那四海龙王竟然与上古四海龙王不是同人。这个问题夏云杰心里头一直存着疑惑,奈何赤烈天等人都是见识有限的小人物,并不知道这些,所以这个疑惑就一直存在心里头。如今见薛元鹏提到西海龙王,夏云杰便想起了这档子事情,所以开口问起。

    敖厉闻言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两耳也早已经竖了起来。他这一支脉乃是上古西海龙王敖顺之后,自然是关心他老祖宗去向。而这次他们之所以攻打西河派,除了因为西河派这次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之外,也因为现在的西海龙王已经不是上古那个西海龙王,否则攻打西河派的事情,敖厉还是会有很大的心里障碍。

    “这件事小的也不知道,只是偶然一次无意中听一位来自龙宫的使者说起,说是很久以前,四海龙宫好像发生了一次大动乱,然后四海龙王就成了现在的四海龙王。”薛元鹏面露一丝诧异之色,显然很惊讶夏云杰竟然知道上古时代西海龙王之名。因为那时薛元鹏还远远没出生呢。

    “大动乱!”敖厉闻言脸色猛地一沉,目中杀机大盛,一股股冰冷杀戮的气息从他身上迸发出来,使得方圆数十里的地方都纷纷下起了鹅毛大雪。

    夏云杰目中也闪过冰冷的杀意。

    虽然只是只言片字,但聪明人不难从只言片字中得出推论,上古四海龙王不是在那次大动乱中被镇杀就是被囚困了。

    而上古四海龙王是谁,那是敖厉的老祖宗,是巫王夏禹的帐下大将,跟敖厉和夏云杰都有着很深的渊源关系,所以一想到四海龙王十有**不是被镇杀就是被囚困起来,两人心头自然是杀意涌动。

    “想来那西河老祖知道的应该更多。”夏云杰很快就收起了目中杀机,望向越来越近的西河源头雪山,淡淡道。

    “西河老祖!”敖厉双眼眯了起来,射出锐利的目光。

    “这是龙宫辛密,西河老祖不过只是十王子敖横的一个门生,所知道的也肯定跟小的差不多。”薛元鹏苦心惊胆战地回道,他发现自己现在是一点都看不懂眼前这两人。

    ……

    “当!当!当!”西河派山门,警钟急促地响了起来,一声紧过一声。

    “老祖不好了,左护法当场被杀,右护法被抓!温桥府大军正朝我西河派山门杀来!”湖中大殿,一个有着玄丹期玄仙的败将率先逃回了西河派山门,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什么!”当山门中的警钟急促响起时,西河老祖心里头要一阵疑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准备派人去问个清楚,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惊天消息。

    “那温桥府府令有这等厉害吗?左右护法可是玄婴期玄仙啊!”有人不信道。

    “不知道!”那人摇头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莫非你私自当了逃兵不成?”众人闻言微微一愣,然后全都怒视着那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