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99章 大败
    “锵!锵!锵!”

    “轰!轰!轰!”

    两边,漫天的法宝、符箭、灭仙弩,在空中如同两股洪流面对面冲撞在了一起,连绵不断地发出震耳欲聋的撞击声,一团团耀眼的光芒在天空爆炸开来,席卷起阵阵狂风,刮得飞沙走石,昏天暗地。

    “威武!”金甲巨人挥舞着手中的神兵利器,每一刀,每一剑下去,便有无数法宝,符箭,灭仙弩,纷纷跌落,无数人纷纷跌落空中,再加上金甲巨人浑身金光绽放,实在是说不出的威风。

    不过最威风的还是敖厉,他力大无穷,镇海玄戟又重如巨山,就连西河派的左右护法都不是他一戟之敌,其他人就更不消说。

    镇海玄戟挥舞着,如巨龙入海,一路杀过去,根本没有一人能挡得住他的镇海玄戟。只要碰到就算玄丹期玄仙也是一击毙命,法宝寸寸断裂。

    转眼间,敖厉身边已经是尸骨堆积如山,而且这些人几乎都是玄仙级别的。因为天仙级别的,根本近都近不了敖厉的身子。

    眼看着敖厉杀人如同割草一般,不管是什么级别的玄仙,一碰到他就死,那边大军也因为成千上万的六丁六甲仙卫出现,还有赤家兄弟,周凉等人也都是非常厉害的玄仙,不仅没能占得半天便宜,反倒是节节败退,死伤惨重,左护法骆森终于对这一战不再抱有任何获胜希望,悄然卷起一团黑风,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哪里逃!”不过敖厉一直在关注着骆森,骆森才刚准备悄悄溜走,他便大喝一声,卷起一团云雾,镇海玄戟对着骆森便是如电般刺去。

    见敖厉手握镇海玄戟对着自己刺杀而来,骆森不禁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一道血光冲天而起,骆森直接断肢施展了血遁之法。

    “雨来!”敖厉见骆森不惜断肢施展血遁,速度骤增,嘴角冷冷一笑,一边追赶,一边念动咒语,拿捏法诀。

    顿时天空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

    敖厉乃上古四海龙王血脉之后,行云布雨本就是他最擅长的术法,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冰封!”敖厉将手中镇海玄戟对着空中一舞,瞬间,那雨水便纷纷冰冻,成了冰雪世界。

    骆森立时被冰封在这片天地,虽然他不断催动遁法,但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急速。

    “死吧!”骆森速度一降下来,敖厉便追了上来,手中镇海玄戟对着骆森的后背便狠狠刺了过去。

    “不!”骆森感受到背后透体而来的杀气,猛地回头,一点寒芒在瞳孔中不断变大,转眼便即,不禁吓得肝胆俱裂,尖声叫了起来。

    “噗!”长戟穿体而过。

    骆森毙命!

    “左护法死了!左护法死了!大家快逃啊!”

    西河派大军本就被温桥府大军杀得节节败退,如今再加上骆森一死,顿时西河派再也没了半点斗志,纷纷叫喊了起来,转身逃跑。

    “杀啊!”不过温桥府的大军早已经杀红了眼,叫嚣着冲了过去,尤其邓凌等人杀得最是欢快。他们的法宝威力都是需要吞噬修士的魂魄精血方才能增长,而夏云杰平时又不允许他们滥杀无辜,所以只有这个时候,是他们千载难逢祭养法宝的时机,他们自然是不愿意错过。

    只见一头头飞天婴颅,一头头飞天铜尸,一个骷髅力士升腾在半空中,一边追杀着西河派大军,一边张开了嘴巴,猛地一吸,顿时无数血气汇聚起来,形成一道道匹练落入了它们的口中。

    浓浓的血腥味从它们的身上散发出来,弥漫在天空中,又有血光若隐若现,里面有无数凄厉的鬼叫声。

    夏云杰对西河派的门人本就没多少好印象,这次西河派抢占了金剑门的矿产不说,还杀上了他们山门,夏云杰对西河派的印象就更恶劣了,所以也没有阻止邓凌等人追杀西河派败军。

    于是西河派大军一路逃亡,温桥府大军在后面紧追不舍。

    从宫山县一直追到了两关山,翻过两关山又追杀进了西元府。

    上千万的大军溃败,两百万大军的追杀,场面是何等的壮观,简直就是山洪爆发一样的。

    一路这样追杀过去,不知道惊动了沿途多少势力,惊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

    “西河派竟然败了!”

    “温桥府大军竟然长驱直入进了西元府!”

    “老天,这是要一直追杀到西河派山门的节奏啊!”

    “太凶残了!温桥府实在太凶残了!这可是西河派啊!”

    “你说如果到了西河派山门,这一战究竟会是什么结果呢?”

    “应该是西河派胜吧!怎么说西河老祖都是直逼金仙的牛人!”

    “这可不一定,听说这次出征温桥府,领军的可是左右两位护法,都是玄婴期玄仙,还有上千万教众,可结果呢,才刚交手不久就一溃千里,显然两者根本不是同级别的力量啊!”

    “……”

    一逃一追,不知不觉中,西河派的溃军终于来到了奔腾的西河,远远地已经能望到矗立在西河尽头的数万丈高的雪山。

    “终于到了!”许多教众纷纷跳入奔腾的西河,化为一只只虾兵蟹将,各类水族,借着水遁,朝着雪山的方向逆流而去。

    敖厉见状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是四海龙王之后,在水中他才是真正的王者,才能真正显出他的实力来。

    冷笑着,敖厉便想一脚踏入西河,夏云杰摆摆手道:“算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西河派就在前面随他们去吧。”

    “是师尊。”敖厉收回了脚,躬身领命。

    “师尊!”被周凉用缚龙索给捆着,一路像拖着狗一样被拽着的西河派右护法蟹仙将见教众们纷纷借水遁走,又见西河派山门就在前面,本来暗自松了一口气,眼中燃起了一丝希望,但当他见到那一戟就将他镇压得动弹不得的敖厉竟然称呼夏云杰为师尊,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浑身直打哆嗦。

    徒弟都已经这么厉害了,那师父就算蟹仙用屁股想都知道,那肯定更厉害,十有**是金仙级的人物。

    金仙啊,再加上敖厉,蟹仙已经看不到西河老祖有半点取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