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95章 出兵
    卫海川退去之后,夏云杰沉吟了片刻,然后脸色突然一正,对伺候在一边的侍卫下令道:“传令下去,本老爷要升堂,命统领、各位指挥使、通判等即刻来大堂听命。”

    “是!”侍卫单膝跪地领命,然后急匆匆离开了会客厅。

    而夏云杰则起身,不急不缓地朝大堂走去,眼眸深处闪着点点寒光。

    抢我温桥府百姓财产,杀我温桥府百姓,竟然还敢叫本官奉上宫山县赔礼道歉,西河老祖你还真以为本官是你能随便拿捏的吗?

    夏云杰高坐大堂之上,不过片刻功夫,敖厉等人便纷纷聚首大堂,除了敖厉表情比较平静之外,其余个个脸上都带着一丝兴奋和决然。

    兴奋的是,他们知道老爷这次召集肯定是要对西河派动手了,一场大战在即。

    决然的是,那西河派毕竟是一方大势力,背后据说还有大来头,打这一战需要有豁出去一战的勇气和决心。

    不过敖厉知道师尊高深莫测,就算普通金仙也不见得是自家师尊的对手,那西河派再厉害又如何能是师尊的对手。实际上,单单敖厉自己若展露龙王真身,也有镇杀西河老祖的实力,上次若不是顾忌到那西河派还有大来头,接见金剑门门主和长老时,敖厉自己就敢拍案攻打西河派。所以虽然知道掌教师尊要拿西河派开刀,敖厉心里头虽然也有些兴奋,却还能控制得住。

    “想必西河老祖命人回传的话,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吧?”夏云杰目光缓缓扫过下面的众将,见他们个个面带兴奋和决然,没有一个露出退缩畏惧之色,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开口淡淡问道。

    “回老爷都已经知道了,现在俺就恨不得杀上西河派,让他们知道知道冒犯我温桥府的下场!”赤烈天咧着嘴说道,双眸深处有两团火焰在跳动。

    “对,杀向西河派,把西河老祖给抓起来暴打!”邓凌等人纷纷附和道。

    “好!既然西河老祖已经表态了,我们也就无需再等十天!众将听令。”夏云杰见邓凌等人军心可用,脸色突然一正道。

    众人闻言全都腰杆猛地一挺,脸上露出肃杀之色。

    “魏崇留守金阳城,统领温桥府一切事宜。五路指挥使、通判即刻回营,点齐精锐兵将,明日出兵宫山县,收复金剑门山门和两关山,再挥兵西河派。”夏云杰冷声道。

    “领命!”众将单膝跪地领命,然后纷纷浑身杀气腾腾地离开大堂,各回军营,点兵点将。

    众将离去之后,夏云杰手中多了一把浑体乌黑的长戟,看向敖厉道:“这是为师这几年收集了些材料,特意为你打造的镇海玄戟。此戟中,为师特意刻布下天地至奥的镇狱符文,拿在手中重量与普通长戟一般无二,但刺杀出去却重如巨山。不仅如此,为师还将这镇海玄戟放入冥狱血海的阴煞寒眼中温养淬炼了多年,所以此戟一旦刺杀出去,不仅重如巨山,而且还能席卷起极冷煞气,能瞬间冰封万里大海,故起名镇海玄戟。”

    “谢师尊赐戟!”敖厉急忙上前双膝跪地,恭敬地双手接过镇海玄戟,眼中流露出感激和喜悦之色。

    敖厉飞升仙界,镇宫之宝却是留在了仙界,随身只带了件普通的仙器,只是那仙器在下界称得上厉害的法宝,但到了仙界却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敖厉如今修为已经是玄婴期玄仙,那仙器就更加不堪使用。后来敖厉倒也在温桥府觅到了几件法宝,但都只能算是很一般,当不得他这样级别的强者使用,心里一直很是遗憾。

    如今得了夏云杰亲自炼制的镇海玄戟,心里自然是极为欢喜。

    敖厉刚刚双手接过镇海玄戟,就浑身打了个哆嗦,双臂青筋根根暴起,跪在地上的双膝更是猛地往下一沉,将大堂上铺就的金刚石都给压得纷纷裂开。

    原来敖厉还没祭炼这镇海玄戟,镇海玄戟落在他手中却是重如巨山,冰如亿万年不化的寒冰。若不是敖厉修为高深,乃龙王血脉,天生神力,就刚才那一下,他便抓不住这镇海玄戟,要被冻得成为冰块。

    不过虽然被冻得浑身发冷,压得双手发酸,敖厉目中却透射出狂喜之色,知道这镇海玄戟乃是真正无比厉害的法宝。

    “还不祭炼了这法宝!”夏云杰见状淡淡一笑,传了祭炼之法给敖厉。

    敖厉急忙按着夏云杰的教导,滴了精血,又捏了法诀,念了咒语,如此一番折腾,方才将这镇海玄戟给祭炼了。

    一祭炼了这镇海玄戟,果然这镇海玄戟便变得轻如寻常长戟,虽然依旧冷冰冰,但只是普通玄铁的冰冷,再没有那种透彻入股的寒意,还有让人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滔天的血海,无数尸骸的场面。

    ……

    次日,金阳城西城门一片肃杀,所有行人避让两边,一队队身穿明晃晃盔甲,手持神兵利器的兵将,全都骑着乌云马,浑身散发着森冷的杀气,从西城门整齐划一地奔驰而出,却是清一色的骑兵。

    乌云马,聚窟洲特产战马。高大壮硕,四肢有力,奔跑时蹄生云烟,速度如闪电,可日行数万里。当年卫海川当府令时,温桥府财力有限,不过只配备了数万乌云马骑兵,但如今温桥府官府掌控了整个温桥府,再加上虎煞城一战之后,抄没了一些不肯归附的大势力的财产,温桥府官府财力雄厚,便大肆购入乌云马,配备了两百万乌云马。

    这次出征的便是这两百万乌云马骑军。

    两百万大军出征,万马奔腾,云烟升腾,如一股洪流般从西城门冲出,气势冲天而起,看得无数温桥府百姓热血沸腾,震撼无比。

    “老天,府令大人真的要出兵攻打西河派了!”

    “府令大人真的言出必行!”

    “老天爷,一定要保佑府令大人啊!”

    “我温桥府危险啦!”

    “西河派至少有千万教众将士,我府只派出两百万大军,还不够他们塞牙缝!”

    “……”

    各种说法纷纷而起,但更多的还是被夏云杰这样的举动给深深震撼,希望夏云杰能得胜回归,虽然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这个希望很小很小。

    但那又怎么样?身为一个老百姓,拥有这样一位敢于替他们出头的府令,他们还有什么好奢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