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88章 师徒相聚
    “这位道友,你请用茶,本官已经派人去禀告府令大人。很快府令大人那边应该就有回信了。”魏崇见那男子面带忐忑的表情,还以为他被夏云杰的威名所震慑,微笑着招呼道。

    一年前,虎煞城一战,夏云杰没有亲自出手,但却因此反倒更具威慑力,让所有来投靠的仙人,个个都是心怀敬意,心中紧张。

    “谢大人。”那男子端起茶喝了一口,眼目却朝门口望去。

    突然间男子端着茶杯的手一抖,急忙站了起来。

    只见不知道何时,门口已经多了一个一袭青衣,气质儒雅清秀的男子。

    “大人,这位就是……”见夏云杰这么快便亲自赶来,魏崇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急忙站起来开口介绍道。

    不过魏崇话还没说完,那高大魁梧的男子却突然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上,颤抖着声音道:“弟子敖厉拜见师尊!”

    看着下界四海宫西宫宫主,也是自己后来收的亲传弟子敖厉,跪倒在自己的面前,夏云杰的鼻子忍不住一阵发酸,脑子里想起了许多下界往事。

    “起来吧,你师公师婆他们可安好?”好一会儿,夏云杰才平复了心情,上前亲自扶起敖厉,颤着声音问道。

    虽然才离开父母亲不过六七年之久,但仙凡相隔,再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夏云杰却有种历经了好几个世纪未见父母一般,心中委实挂念。

    “弟子上来前特意去拜见了师公师婆,他们都好,只是心中想念您,让弟子嘱咐您一定要注意安全。”敖厉起身恭敬地回道。

    儿行千里母担忧啊!简简单单的一句“注意安全”,让夏云杰这个铁铮铮的男儿眼中不禁泛起点点泪光,却又担心被人看见急忙扭头抹了把,只把魏崇给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脑子转不过弯来。

    他是做梦也没想到,这要来拜见老爷的大汉竟然是老爷的弟子。

    “好好!”夏云杰偷偷抹了把眼角之后,连连点头,然后又问道:“其他人呢?”

    “师娘们,小师弟他们都很好。小师弟已经渡过了天劫,嚷着想要上来,不过却被师娘们压着,同时也舍不得师娘们,这才没有上来。长老们,师兄们,门下弟子也都安好,就是掌门师尊不在,他们都很想念。”敖厉再次恭敬回道。

    见敖厉提到秦岚等人和自己的儿子夏仲回,夏云杰鼻子又是忍不住一阵发酸,心里头格外的复杂愧疚。

    “你又怎么这么快飞升仙界?现在又是玄露期玄仙境界,莫非在下界有了什么奇遇?”压下心头翻腾的情绪,夏云杰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开口再次问道。

    “师尊明鉴,弟子确实在下界有了奇遇,无法再压制境界,与两个月前飞升仙界,刚好降在西元府的马浦县。前段时间听到了师尊的大名,便立马赶了过来。”敖厉恭敬地回道。

    西元府是与温桥府毗连的一个上等府,马浦县更是邻近温桥府的一个县。一年前,夏云杰平定整个温桥府,名声不仅传遍了整个温桥府,也传到了隔壁一些府邻近县区。

    “好,好!你我师徒能这么快在仙界重逢,实在是大运气啊!”夏云杰闻言又是开心又是庆幸地拍着敖厉的肩膀。

    仙界浩瀚无垠,受天地法则限制,两地之间的来去远不如下界那般容易,以至于消息的传递也极为缓慢,甚至若不是天大的事情,根本不可能传到遥远的地域。若不是敖厉刚好飞升降临在与温桥府隔壁的西元府马浦县,师徒两想要重逢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

    而仙界强者如云,哪怕敖厉现在有着玄露期玄仙境界,对他而言还是到处是险境,说不好,两人还没碰面,便已经命丧仙界也很有可能。

    “是啊,老天眷顾啊!”敖厉也是难免一阵开心庆幸,同时心里也大大松了一口气,觉得前所未有的踏实。

    西元府是石渠郡的上等府,不管是地盘资源还是仙气浓郁程度,都不是温桥府所能比,所以西元府的强者比起温桥府却是多了许多。敖厉虽然也有玄露期玄仙境界,但突然降临到一个强者如云的陌生世界,心里其实一直都很忐忑不安,充满了危机感,如今终于在仙界与师父重逢,一下子就如同找到了港湾和支柱一般,心里再也没有半点忐忑和危机感。

    这是从下界就形成的对夏云杰潜意识的信靠!似乎什么危险,什么强大的敌人都没办法击垮他的师尊。

    “哈哈,难得我们师徒在仙界重逢!今日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夏云杰闻言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喜悦。

    “学生这就去让人准备酒宴。”魏崇见状急忙道。

    “好,周凉他们也都叫来,大家都认识一下。我这徒弟可不简单,有了他来,老爷我总算是可以轻松一下了。”夏云杰笑道。

    “是!”魏崇急忙应了一声,然后用带着一丝敬畏和羡慕的目光偷偷瞄了敖厉一眼,开心地退下叫人和准备酒宴了。

    魏崇等人如今个个也都算是温桥府一等一的高手了,甚至赤烈天和赤烈地两兄弟已经是玄丹期玄仙,这样的境界,在石渠郡的一些大门派大势力,都足矣成为核心弟子,但却都没资格成为夏云杰的亲传弟子,但敖厉却能成为夏云杰的亲传弟子,并且夏云杰还如此称赞他,大有要将一应事务都托付给他的意思,这如何不让魏崇心生敬畏和羡慕?心中明白,这敖厉绝对不简单。

    魏崇离去之后,夏云杰又细细问了一番巫咸门的事情,知道巫咸门极度兴旺,在下界已经没能摇撼它的根基,心里除了被勾动思念,倒是彻底放下心来。

    “你是得了你们龙族某位前辈遗留下来的精血吧?”又问过一番巫咸门的事情之后,夏云杰眉心中间隐隐显出一只眼睛,射出一道金光落在敖厉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之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