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82章 摧枯拉朽
    “杀!”回答血眸老魔的不是赤烈天而是周凉等人煞气冲天的厉喝声。

    紧跟着便是一条似乎一点都不逊色与赤烈天青铜灯吹出来的火龙呼啸着冲向了虎煞城城楼。

    那火龙似乎根本不受阵法禁制的束缚,直接穿过那阵法禁制,落在了建立在城墙上的高大城楼。

    “轰!”一声巨响,火龙落在城楼上,城楼一下子便炸了开来,形成一团巨火冲天而起,无数的巨石、断木、砖瓦,纷纷如雨落下,砸得城墙上的守军纷纷抱头乱窜。

    这火龙正是缚龙索所化。缚龙索是夏云杰亲自炼制,又经他温养的法宝,不仅有着很强的攻击力,而且本身还兼有空间的力量,虎煞城的禁制阵法对于普通仙人、法宝而言很是厉害,但却又难能抵挡束缚得了夏云杰亲自炼制温养出来的法宝。况且如今周凉境界也已经只差一步就要踏足玄露期玄仙,施展起这缚龙索威力比起两年前却要强大许多。

    “杀!杀!杀!”邓凌等人见状也不甘示弱,纷纷祭出了飞天头颅、飞天铜尸还有骷髅力士。

    那一头头的飞天头颅、飞天铜尸、骷髅力士,因为邓凌等人境界的突破,威力也比以前强大了不少。如今一祭放出来,便是相当于有数十位厉害的玄气期玄仙冲向了城墙,只把七魔教的七位教主,守城的将士看得个个肝胆俱裂,再也没了半点抵抗的勇气。

    没办法,两者之间的实力相差太悬殊了,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就算有虎煞城可以作为依仗,也根本于事无补。

    “退!”血眸老魔倒也是果断之辈,既然知道胜负根本没有悬念当机立断便对六位兄弟喝了一声,也不管其他门人弟子,城中百姓的死活,卷起一道道黑气血光,便准备逃遁而去。

    “现在才想到要逃!太迟了!”见血眸老魔等人要逃,周凉冷冷一笑,缚龙索腾空而起,显出一条巨大的火龙,将身子猛地一盘,那七魔教的七位教主便被那巨大的火龙盘在了中间。

    巨大的火龙一盘一绕,血眸老魔等人便感到四周的空间纷纷朝他们压挤而来,竟然压得他们血液流转不畅,骨头都要被压碎一般,整个人如陷入了淤泥之中,寸步难行。

    “爆!”这七位魔头倒也都是狠角色,知道若被那火龙整个盘绕起来收缩,他们就再也没有半点逃生的希望,竟然丝毫没有犹豫地爆掉了自己的法宝。

    缚龙索虽然厉害,但周凉的境界终究也只是与七魔头相当,七魔头毫不犹豫地猛然炸掉自己的法宝,顿时间周凉心神巨震,一股血色涌上脸,那火龙也被震得变回了一条绳索的样子,再也没办法困住七魔头。

    七魔头见震开火龙,都是心头一喜,顾不得因为自炸性命攸关的本命法宝带来的创伤,纷纷卷起黑气血光便想逃走。

    “还想逃吗?”只是七魔头才刚要遁走,就有无穷无尽的火海将他们给吞食了,却是赤烈天见周凉没能困住七魔头,便将青铜灯祭起,对着他们吹了一口火。

    赤烈天如今境界比起这七魔头高了整整两个境界,就算再来百八十个血眸老魔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一出手,这七魔头哪还能逃脱得了。

    “啊!啊!”烈火熊熊燃烧,转眼便把缭绕着七魔头的黑气血光给烧得一干二净,直接烧到了他们的肉身,只烧得他们连连惨叫不已。

    “赤兄,别浪费了这七魔头,给兄弟我们留着吧。”正当赤烈天想下重手直接把这七魔头给烧个灰飞烟灭时,邓凌笑着拦阻道,望向火海中的七魔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渴望之色。

    大家都是夏云杰的门生,邓凌与赤烈天等人的称呼就显得很随意。正式一点时,便以官职相称,若不想正式时,便按同门兄弟相称。

    “哈哈,为兄倒是忘了你们那些法宝是靠吞噬他人精血元神进化的。这七魔头修为不低,对你们的法宝而言却是大补之物,那便让给你们。”赤烈天闻言笑着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

    说完赤烈天又猛地加了把火,烧得七魔头半死不活,然后才收了火海。

    火海刚刚收回,那七魔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早有飞天婴颅、飞天铜尸、骷髅力士露着白森森的牙齿,冲了上来,对着他们就是一阵乱啃,转眼间就把他们七人给分食得一干二净。

    这七魔头个个全都是血气澎湃,法力浑厚之辈,飞天婴颅、飞天铜尸还有骷髅力士顿时如吃了大补之物一般,浑体都开始散发出黑气血光,却是一时半刻间吸收不了这么多的精血元神,都溢了出来。

    邓凌等人与飞天婴颅等心神相连,感受到它们在急剧变强,不由得大喜,冲着赤烈天抱了抱拳道:“多谢赤兄了,等这一战结束后,请你喝酒。”

    “哈哈,那俺老赤可得赶紧结束了这场战争!”赤烈天闻言扬天哈哈一笑,托着青铜灯便大步踏空朝虎煞城走去,心里头却是说不出的淋漓畅意。

    “哈哈,看来赤兄是等不及喝酒了。”邓凌等人也都哈哈一笑,全都大步朝虎煞城踏空而去,头顶之上,一头头的头颅、铜尸、骷髅力士血气黑气缭绕,看起来格外的狰狞恐怖,也把他们给衬托得如同凶魔恶煞一般。

    “饶命!饶命!我等愿归顺天庭,愿受天庭管辖!”看着转眼间,七魔教的七位教主便被人杀了个一干二净,又见邓凌等人面露杀机,凶神恶煞般踏空而立,城墙上的守将们全都吓得浑身发抖,纷纷跪地求饶。

    “靠,都是脓包,无趣,无趣!”见自己还没踏上城墙,还没打痛快,敌军就投降了,赤烈天不由得大为扫兴地嚷嚷道。

    “赤兄你莫非忘了老爷的叮嘱了吗?你这话要是让老爷给听到,恐怕要受责罚了。”见赤烈天显然是杀得兴起,见敌人投降了,反倒说无趣,邓凌等人的脸色都是一正,看向赤烈天的目光颇为不善。

    他们都是老一批跟随夏云杰的人,知道夏云杰虽然不怕事,出手也向来果断狠厉,但他却不是好杀之辈,也绝不容许手下滥杀无辜,大造杀孽。当初云横山也有门生因为以为有了云横山这座大靠山,恃强凌弱,杀了一位在他们看来不过只是蝼蚁般的人,被夏云杰知道之后,直接亲自取了他的性命。从此之后,邓凌等人便知道,在夏云杰眼中性命无贵贱无强弱,任何他的门生若敢滥杀无辜,夏云杰是绝对不会姑息的。

    邓凌等人本身就是最底层的人,因为夏云杰的缘故才被提拔起来,才有今天的威风,对夏云杰敬若神明,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违背他的命令。

    这次出征讨伐,夏云杰早已经交代过,只杀罪魁祸首,下面的人若肯投降,绝不能再造杀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