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53章 收祝融旗
    这水龙一入体,饶是那圣婴大王乃是天生火体,修炼的又是五昧真火,全身火力澎湃,如一座火山,顿时也被冻得打了个寒颤,浑身火气顿时迅速削弱下去,他整个人也跟着萎靡了下去,仿若得了重病一般。

    这还不算什么,那水龙却是直奔他的三座仙府,到了仙府,盘踞在仙府门口,张嘴如长鲸吸水般地吞噬着他仙府内熊熊燃烧的烈焰。

    这烈焰可都是圣婴大王无数年修炼积攒的真火,要是被这水龙给吞噬干净,他的一身修为功力也就算是彻底废了。

    圣婴大王感受着火力在迅速地离他而去,而那水龙却还在张着大嘴猛吸,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脸色苍白,连一点血色都没有。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圣婴大王连连求饶,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惊慌和畏惧。

    不过夏云杰却仿若没听到一般,他知道像圣婴大王这样的人,只有打他一个怕,方才能让他不敢再造次。

    果然那圣婴大王平时骄傲惯了,从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像孙悟空那等人物,他心里也从来没真正把他放在眼里,认为孙悟空再厉害也奈何不了他的五昧真火。可今次却被夏云杰给真正吓坏了,尤其那水龙源源不断地吸取火元,那种滋味就跟普通人看到自己的动脉给割断,看着性命随着鲜血一点点流逝一般。那种恐惧感却是被直接一刀或者一剑给杀死要来浓烈许多,许多。

    “哇!哇!上仙红孩子再也不敢了啊!哇哇!上仙饶了红孩儿吧!哇哇!”就在夏云杰寻思着火候够了没有时,让夏云杰无比错愕的是,那圣婴大王突然像个小孩子一样放声哇哇大哭了起来,而且自称是什么红孩儿,仿若是被宠溺坏了的孩子,终于遭了惩罚,彻底害怕后悔一般。

    原来这家伙虽然是位金仙,但不知道为何在某些方面却还未脱孩童的性情,怪不得还保留着孩童的容貌,还真是有趣。

    夏云杰错愕之后,不禁又感到一阵哭笑不得,倒是有些不好再惩罚下去,否则就跟在打小孩子一样,挺怪异的。

    “哼,你给本仙好好呆着,若有半点异动,本仙保管你以后施展不出什么五昧真火来。”夏云杰心意一动,停止了催动水龙吞噬火元,不过却也没让水龙撤出红孩儿的身体,依旧让它们盘踞在红孩儿的三座仙府门口,虎视眈眈。

    “不敢,不敢,上仙只管去取师门之物,红孩儿绝对不敢动一动。”红孩儿慌忙道,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恭敬。

    夏云杰点点头,目光扫了周围红孩儿那些躲得远远的手下一眼,那些手下急忙跪地道:“爷爷放心,爷爷放心,小的们肯定不敢有半点异动。”

    夏云杰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重新施展了土行术,遁入了火焰山下,朝下方地心火脉而去。

    “大王,大王,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向老大王和娘娘禀告求救啊?”夏云杰离去后,过了片刻,才有手下上前来,哭丧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求救?你想害死本王吗?没听说那上仙说,只要本王有半点异动,就让本王从此以后施展不得五昧真火吗?”红孩儿闻言破口就骂道,眼角还带着刚才哭过的泪迹。

    “是,是,那小的不去,不去。”手下急忙道。

    “这件事也不准说出去,免得让人笑话本大王。”那红孩儿想了想又道。

    “是,是,不说,不说。”手下们纷纷点头,他们可是不敢触怒圣婴大王,这家伙有五昧神火,一口喷出,他们就得化为灰烬。况且他们大王被人整成这副摸样,还像个小孩一样哇哇大哭,要是传出去,他们也没面子啊。

    “哈哈!”地底下,夏云杰却能通过那水龙听得上面的说话,不由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红孩儿乃是天生火体,又是金仙境界,炼有五昧真火,他那水龙虽然厉害,只是他的境界毕竟也就金仙,又哪有那么容易把它们吞噬干净。况且他离开之后,那水龙基本上也就是个摆设,那红孩儿真要胆子大一点,跟刚才与他大战一样,猛地爆发火力,那火龙恐怕瞬间就被大火焚干,而他也就得以脱身了。

    没想到,那红孩儿却是被他给吓破了胆子,根本不敢再起异心,乖得不能在乖。否则红孩儿一旦脱身,倒是要他夏云杰取了祝融旗之后,马上就得逃之夭夭了。毕竟那红孩儿的父亲能跟孙悟空结拜兄弟,肯定是厉害至极的人物,再加上他的母亲,那战斗力,夏云杰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恐怖到了极点。

    夏云杰如今在仙界才那么点根基,又哪敢跟这等厉害的人起大战啊!自然只能逃之夭夭了。

    一路下行,大概到了百来万丈。底下已经是岩浆翻腾,到处红火一片,就算夏云杰也感到了阵阵炙热扑面而来,烧得皮肤开裂,嘴巴冒烟,浑身如被重山压住,走路都困难时,他看到了那翻腾岩浆中,有面旗子静静漂浮在那里,任那岩浆如何翻腾却是不会把它冲走。

    一看到那旗子,夏云杰还没动手,那祝融旗似乎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竟然突然从岩浆中****而起,落入他的手掌之中。

    握着祝融旗,夏云杰立时有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体内的共工旗更是隐隐有共工吼叫声响起,似乎要破体而出。

    “果然是生死之交啊!可惜如今却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残魂精元,如孤魂野鬼般在天地间飘零。”夏云杰暗暗叹了一口气,滴了滴血在祝融旗上,那祝融旗便化为一点黑光没入了他的手掌,进了他的身体,被温养在心脏的那尊巫鼎中。

    心属火,那尊巫鼎得了祝融旗,巫火越发旺盛起来,散发着炙热的气息。

    将祝融收入体内之后,夏云杰并不敢祭炼他。

    他若祭炼祝融,巫王之鼎必然会再次破碎重铸,那时引起的天地异象就连巫咸那缕精气也没办法遮掩住,除非他能寻齐十二杆都天巫祖旗或者借来之前巫咸提到过的那些先天至宝。

    不过就算夏云杰现在有了遮掩之物,这时也不会祭炼祝融旗。刚前段时间,他接连突破地巫、天巫,一路到了只差玄巫的巫王之鼎未破碎重铸,在巫修一道的实力其实已经超越了普通大巫,却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参悟,巩固根基。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再寻求突破,而是应该缓下脚步,参悟上古巫法,巩固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