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33章 借风术
    黑风呼啸,煞气翻腾中,又有一个个鬼头张着血盆大口,牙齿交错如剑戟,在空中飞舞,那王一清一不小心手臂被那鬼头咬了一口,顿时痛彻入体,更有阴寒无比的气息透体而入,差点把他整个人都给冻僵了。

    不过王一清毕竟是仙婴期天仙,被飞天婴颅这么一咬,虽然差点被冻僵化,但整个人也猛然清醒过来。

    命府内的仙婴骤然金光大放,澎湃的仙力猛地冲泄而出,瞬间将阴煞之毒冲得七零八落,几乎同时,王一清手中多了一把尺子。

    这尺子金光湛湛,散发纯正的阳气,乃是一件火阳法宝,名为九旋阳尺,是王一清的成名法宝。

    这法宝刚好是克制飞天婴颅这类阴邪法宝。

    “区区歪门邪道也敢在本通判面前显摆,简直是不知死活!”王一清身为仙婴期天仙,温桥府东路通判却被夏云杰一位手下,仙露期的天仙放出来的法宝给咬了一口,此时心头自然是羞恼万分,也顾不得再震惊与夏云杰那神奇的术法,祭了九旋阳尺,咬牙切齿,全身仙力迸发,掌控着法宝对着飞天婴颅便打去。

    那飞天婴颅显然颇为畏惧这法宝,见状如电般闪开,转眼便隐入黑风煞气之中。乌云煞气翻滚,瞬间便不见了影子。

    “给本官开!”王一清见状自然不肯罢休,九旋阳尺直接便冲向那乌云煞气,射出道道炙阳金光,瞬间那乌云煞气便如冰雪融化,消失得不见踪影,但乌云煞气虽然消失了,那飞天婴颅却是不见踪影。

    “咦!”王一清见状面露一丝诧异紧跟着转为了凝重。

    身为仙婴期天仙,又是温桥府东路通判,王一清目光还是很犀利毒辣,瞬息变化间便已经意识到这飞天婴颅与其他阴邪法宝不同。

    这法宝不仅是一阴邪法宝,而且还带有阵法变化在里面。

    阵法可借天地之力,变化莫测,威力很难预测。

    那飞天婴颅不过只是仙丹期天仙实力,别说只有九个,就算来十个二十个,身为仙婴期天仙的王一清也不放在眼里。但有了阵法变化在里面,王一清就不敢再小视了。

    就在王一清神色凝重之际,天地再起变化,有无穷无尽的血水从地上汩汩涌出,转眼成了汪洋血海,血海中有无数的头颅上下沉浮,发出刺耳凄厉的鬼叫声。那鬼叫声合着这恐怖的场面,似乎能穿透进人的元神,让人心神动荡,魂魄元神竟然有种不受控制要脱体而出,投入那血海的冲动。

    王一清体内的仙婴金光晃动,从命府中站了起来,升腾而起,转眼便要脱体而出。

    “好厉害的幻境!”眼看那仙婴已经探出了脑袋,要脱体而出,王一清猛然清醒过来,急忙猛地咬了下舌尖,对着九旋阳尺喷出一口精血。

    九旋阳尺至阳金光大放,排开血海,笼罩住王一清周身数米方圆的空间,王一清这才彻底清醒过来,看着眼前如真似幻的血海,还有在血海中沉浮的头颅,心里暗暗一阵后怕,终于彻底意识到自己和贾奎良远远小瞧了那前溪县的县丞。

    因为现在对他出手的仅仅只是那县丞的手下。

    当王一清意识到自己小瞧了夏云杰,事态不妙时,那贾良奎的处境跟他差不多,此时正陷入了三十六头飞天铜尸布下的三十六天罡灭魔阵中,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想要摆脱这阵法,却也不是容易之事。

    东城门发生的事情,自然被不远处把守城墙的东路军兵将,还有金阳城东城区一带的百姓尽收眼中。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本贾奎良和王一清专门清出这一块地带,不管是东路军还是城东区这一带的商家百姓,都是隐隐听到了风声,知道东路指挥使大人和东路通判大人的公子去前溪县赴任,不仅没能镇住场面,反倒被前溪县的县丞给押解来金阳城之事。

    众人知道这件事之后,一方面自然是难免心里嘲笑那东路指挥使和东路通判两人的公子无能,现成的好处没捞到,反倒成了阶下囚;另一方面,他们也都暗暗笑那前溪县县丞不知道天高地厚,区区一个中等县的县丞竟然也敢押解东路指挥使和东路通判的公子来金阳城讨说法,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所以这一天,当王一清和贾奎良特意关了城门,又清空了城门附近一带街道时,知情的人便都知道那前溪县县丞来送死了,都在暗暗关注着城门口附近区域发生的事情。

    本以为那县丞还有他带来的人,三两下就会被拿下,没想到转眼间倒是指挥使大人和贾奎良大人被县丞带来的人给围困了起来,急得连连吼叫,却是脱不了困。

    这下,直把那不远处城墙上的东路军兵将,还有暗中关注这边的老百姓全都看傻眼了,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看夏云杰的目光也是不知不觉中带上了一丝畏惧。

    “你们还愣着什么?还不快上前助战?”倒是那先前被解救了的贾延阳和王力建先回过神来,自己没了勇气冲上去,便冲其他还在观战的将士怒吼道。

    那些将士这才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退缩的目光,但最终还是咬咬牙祭了法宝冲上去,也有人远远对着夏云杰这边射箭。

    夏云杰见状淡淡一笑,手捏法诀,暗自念动咒语,向巽地上吸一口气,呼的对那些将士吹将过去。顿时间地煞罡风便从他的口中吹了出去,这风一出,好是猛烈,铺天盖地,飞沙走石,别说那些将士纷纷被吹卷上半空,与飞沙走石共舞,就连那城墙都被吹得摇摇晃晃,仿若要崩塌下来一般。

    这一术法正是七十二地煞术中的借风术,借天地之罡风,修炼到厉害处,能将山都给吹飞。夏云杰只是有心要借这次立威,谋求更进一步的发展,自然不会大开杀戒,所以这风吹得甚是温和,只是把人给卷到天空上去罢了,却是不会伤人性命。但饶是如此,夏云杰张嘴把风这么一吹,也是吓得众人肝胆俱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