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27章 吃瘪
    邓凌七人如今已经是仙露期天仙,那三十六杆飞天铜尸旗幡,骷髅念珠,百毒幡,五骷髅力士等等法宝,一祭放出来,威力自然比以前强大许多。

    而且这三年邓凌等七人也没少随大军南征北战,不知道收割了多少人命,身上自有一股大将军征战沙场的浓烈煞气。

    七人含怒祭放出法宝,那还了得!

    顿时间,城门口黑气翻腾,血光冲天,一头头飞天铜尸,一个个飞天婴颅、一个个骷髅力士,还有翻腾黑气中喷吐着毒雾的无数毒虫,全都面露狰狞,透着让人心惊胆战的凶煞气息。

    几个冲得比较前面的衙兵,只是一不小心吸上了一丝黑气,立马就昏倒在地上,一脸的黑气萦绕。

    “莫非你们想造反不成?”贾延阳和王建力平时虽然占着家中权势嚣张蛮横惯了,不过本身倒不是什么草包,还是有那么几分真本事和眼光,邓凌等人法宝一祭放出来,他们便全都变了脸色,心里既是震惊又是恼火,同时还有那么一丝后悔。

    因为他们都看出来邓凌七人实力都非常强大,尤其他们祭放的法宝,个个都是非同寻常,歹毒异常,除非他们亲自出手,否则凭他们带来的那般手下恐怕还拿不下他们七人。

    只是他们身份尊贵,自然不好随便出手,凭地辱没了身份。况且不管是那三十六头飞天铜尸还是邓凌祭放出来的飞天婴颅都给他们非常阴森恐怖的感觉,就算他们自恃境界高深,又有厉害法宝傍身,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镇压住他们。

    若他们出手还镇压不住区区县丞的手下,用屁股想也知道,他们将颜面扫地,以后休想服众。

    “大人无缘无故要抓拿本官,莫非还不准本官反抗不成?”夏云杰冷冷一笑,目光缓缓扫过贾延阳等人,又道:“好了,大人也不必拿什么大帽子来扣本官,若想拿人,尽管放马过来,若不然,本官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

    贾延阳等人万万没想到这县丞比他们还嚣张,差点气得三尸神暴跳,恨不得祭出法宝直接把他给轰死,只是看到邓凌等人个个一脸凶狠,法宝黑气缭绕,透着凶厉歹毒,却又有些投鼠忌器。

    “大人,还是先忍这一时之气,等收拢了城中兵将,再央请指挥使大人差遣几位高手前来,再以雷霆手段一举镇压了这县丞,以振大人威严也不迟。”那师爷倒是有几分见识,见夏云杰手下个个厉害非凡,便急忙劝阻贾延阳。

    贾延阳脸色阴沉地冷哼一声,什么都没说,策马便往城门而去。

    其余人见状,急忙都追了上去,却早已没了之前的威风。

    前溪县的那些人见了,都面露一丝不屑之色,而夏云杰则淡淡一笑,拍了拍云豹马的脑袋,直接往云横山而去。

    他本就不爽东路指挥使的儿子来摘桃子,只是碍于天庭规定,最终还是来县城门口迎接新上任的县令。只是那县令竟然想拿他立威,夏云杰自然也就懒得再理他什么县令不县令的。

    回了云横山,夏云杰便径直回了思亲轩,继续淬炼仙丹和参悟**玄功,至于那新上任的县令和县尉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夏云杰是浑然忘了有新上任的县令和县尉这么两号人,但贾延阳这位县令和王力建这位县尉却是把夏云杰记得刻骨铭心,一回到县衙就将他大骂了一顿,扬言一定要踏平了他的云横山。

    “大人息怒,那云横山迟早是要踏平,不过当务之急却还是收拢整顿军队,再请指挥使大人派几位高手来坐镇。这前溪县形势恐怕比我们想象中复杂啊!”师爷在边上劝道。

    “你说得有理,且先收拢军队人马,看看这前溪县究竟有多少可用兵将。”贾延阳和王力建在城门口吃了个憋,已然没了来前的踌躇满志,嚣张狂妄,闻言暂时压下心头的怒火,点点头说道。

    于是贾延阳和王力建茶都来不及喝一口,直奔军营,开始收拢整顿军队。

    这一收拢整顿,两人倒是一阵大喜。

    这前溪县虽然只是中等县,却因为如今整个县都归县衙所管制,兵将如今倒有三十万之多,虽然高手不多,天仙寥寥无几,但一眼望过去,黑压压一片,几乎望不到头,却还是让两人心头信心大增。

    “怪不得那魏崇能威震前溪县,使得众人臣服。原来有如此大军啊!”贾延阳一扫之前的憋屈,说道。

    “有如此大军,有谁能挡得住我们!”王力建意气风发。

    可怜的两人却不知道,这三十万兵马基本上都是这两年新征进来的新兵。那魏崇和周凉之所以能威震前溪县,使得众人臣服,靠的并不是这三十万人马,而是他们那配备了夏云杰给他们炼制的阵旗的亲兵,还有夏云杰派给他们的邓凌等人。

    如今那些亲兵早就连人带旗被魏崇和周凉给带走了,至于邓凌等人自然也是回了云横山。这三十万兵马,看起来人数众多,黑压压的一大片,其实不过只是乌合之众而已。

    “传令下去,五日之后,本官要在天香楼宴请前溪县各方德高望重的名望人士。本大人倒要看看,这前溪县还有谁敢不给本官面子!”巡视过大军之后,贾延阳对身边的人下令道。

    ……

    很快有关新来的县令和县尉要在天香楼宴请各方名望人士的消息便传了开来,前溪县各方强者也都接到了邀请函。

    这些强者接到邀请函之后,当天都不约而同便去了云横山,只是却被告知县丞大人闭关修炼,又都纷纷返回了府邸。

    一回到府邸,这些强者便随手撕毁了邀请函,并命门人弟子关闭了山门,好生看守。

    既然县丞大人闭关修炼,显然有关新县令和县尉的事情,他老人家是不插手了。既然他不插手,他们又何惧之有?况且真要去参加了新县令和县尉的事情,岂不是得罪了县丞大人?

    五日之后,当贾延阳和王力建幻想着前溪县的强者纷纷前来奉上长长的礼单,恭敬地向他们敬酒时,残酷的现实却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只见那天香楼虽然来了不少人,但真正如之前枯骨教教主崔阎这类的大人物却寥寥无几,只来了个两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