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606章 尸兵
    “大胆崔阎,此处乃天庭前溪县重地,你此番大举发兵,莫非想造反吗?”站在城楼之上,望着城外黑压压的一片全是人头,那黑压压的人头之上,更是乌云黑气笼罩翻腾,阴风习习,那县令魏崇心里都不禁有些发毛,只是他是一县之长,这时却是不能示弱,指着大军之前,手中握着一骷髅头权杖,骑着一头浑体漆黑,黑气缭绕,似马非马,似豹非豹怪兽的长发男子喝道。

    这长发男子长得面目狰狞,两只眼珠透露着诡异的红光,穿着一袭金袍,指甲有两尺来长,弯曲起来就跟鸡爪一般,泛着绿油油的光芒。

    这面目狰狞的长发男子自然便是枯骨教教主崔阎。

    “桀桀,魏崇小儿,什么造反不造反的,你别给本教主扣这顶大帽子。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这前溪县不过只是聚窟洲的乡野小地方,天高皇帝远的,天庭又哪会放在眼中?也就你们这当官的,拿着鸡毛当令箭,吓唬人。今日,你快快地交出杀我弟弟的恶贼,原封不动地奉上我弟弟的家产,再奉上赔礼,本教主还可网开一面,撤兵回尸骨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当你的县令,我当我的教主,否则必让你们城破人亡。”崔阎目露凶光,指着城楼上的县令,反过来威胁道。

    “崔阎老儿,休得猖狂。县城城高坚固,你有本事便来攻打吧!”县令见崔阎不仅要他交人,交还崔朔的家产,竟然还要他赔礼道歉,不禁气得三缕胡须都抖了起来,指着崔阎怒喝道。

    “城墙高大坚固又如何,莫非本教主还攻破不了吗?韦虎何在?”崔阎阴冷一笑,举起了手中骷髅权杖,一位袒露着胸膛,一脸横肉的男子便驱着一头老虎上前来。

    这男子便是枯骨教四大仙丹期天仙的护法之一,韦虎,乃是一员攻城拔寨的猛将。

    “请教主下令!”韦虎上前抱拳道。

    “你领一万尸兵去破了他们的城门。”崔阎下令道。

    “遵命!”韦虎领命,骑着吊晴白额恶虎来到大军之前,来回走了几趟,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突然拔出了一把黑黝黝的镰刀,指着城门喝道:“尸兵听吾命令,速速破了此城门。”

    韦虎话音刚刚落下,便见那乌云黑气笼罩翻腾下的大军走出了一队队赤着上身的人来。

    这些人个个两眼空洞无神,走路僵持,浑体散发着腐臭的味道,有些断胳膊,有些断着腿,有些甚至连脑袋都没有,身上爬着一条条白白的蛆虫,竟然全都是僵尸。

    “咔嚓!咔嚓!”僵尸走路发出关节碰撞的声音,一条条的蛆虫随着它们的走路掉落在地上,恶心的让城墙上有些人面色发青。

    “快射箭!快射箭!”县丞章显这些年养尊处优惯了,却是见不得这么恶心的场面,连连叫了起来。

    “咻咻!”城墙上的士兵见县丞下令,纷纷放箭。

    顿时漫天箭矢如雨而下,箭矢的头上隐隐有符光闪烁,却是这些箭与普通箭不一样,乃是符箭。能射穿修真人士的护体罡气。甚至城墙上还有射仙巨弩,能射杀天仙。不过那弩打造成本极高,每射出一箭的成本也极高,如今自然还不到用的时候。

    僵尸动作迟缓,又是密密麻麻地布在城下,自然躲不开那符箭。顿时间“噗!噗!噗!”漫天箭矢都射在了僵尸的身上。有些僵尸身上甚至插满了箭。

    但这些箭落在僵尸身上,只是让它们的行动稍微迟缓了一下,紧跟着它们就跟没事一样继续慢慢地往城墙方向走去。

    “蠢货,蠢货,全都给本官住手!没看到那是僵尸吗?”咆哮声在城楼上响了起来,却是县尉周凉见士兵们竟然拿符箭去射僵尸,不禁气得暴跳如雷,脸色铁青。

    要知道,符箭乃是守城利器,极为重要。但同时,符箭又不是便宜货,而且还是一次性消费品,军库中储备有限,用掉一支便少一支。如今这战才刚开始打,便白白浪费了数千支,如何不让周凉暴跳如雷?

    见周凉骂士兵蠢货,县丞章显的脸色很是难看,因为刚才的命令是他下的。不过他也知道刚才自己下了个愚蠢的命令,所以也只能默默忍受着。

    “哈哈,来呀,你们继续射呀!看你们还有多少符箭?”韦虎却骑着恶虎指着城楼上的人哈哈大笑起来,满脸的嚣张和嘲讽。

    “这些尸兵虽然不足为惧,但偏生却是不畏死,而且还力大无穷,若任由它们走到城门下,恐怕城门还真要被它们所破。到时凭我们这些人马却不是枯骨教十万大军之敌。周凉,你可有计策应对?”县令魏崇的脸色颇为阴沉,他却是没想到这枯骨教会来这一招。

    周凉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想了想,好一会儿才道:“要灭这些尸兵,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以武力将其**彻底摧毁,使其失去行动能力,还有一种办法便是以火烧之。只是对方大军虎视眈眈,我们若派人出去摧毁那尸兵**,对方必然会派人阻挡。枯骨教人多势众,巴不得我们出城一战,反倒正中了他们心怀,所以此计不可行。”

    “如此说来只能火攻,但本官瞧这些尸兵个个力大无穷,乃是枯骨教秘法所炼制,却不是凡火所能烧毁。前溪县只是小县,却没有配备离火符箭,我们又都不擅长火系术法,却也无法施展火攻。”县令魏崇说道。

    一时间,城楼上前溪县的几位大人物都沉默了下来,望着城墙之下,一步步逼近的万名尸兵,一筹莫展。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这战还没真正开始打,他们便已经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局面。

    “不若派那夏云杰出去一战吧。他若侥幸剿灭了尸兵大军自然便是万事大吉。若不然,他一死,那崔阎老魔也算是报了仇,出了气,我们再赔上一些好话,说不定他也就撤军了。”县丞章显沉默了片刻开口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