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568章 焱龙大帝
    到了奎木城,夏云杰一行人并没有逗留,而是直奔传送阵。

    乘坐传送阵抵达玉清教的领地,紧跟着又接连乘坐了两次传送阵,夏云杰一行人方才抵达了玉清教所在的玉虚山脉。

    玉虚山脉连绵起伏,站在半空中都一眼望不到头,不知道延绵了多少万里。

    山脉中群峰林立起伏,灵气萦绕,到处可见灵草灵药,仙鹤黄羊,端得是修行的好地方。

    五行山说是一座玉虚山脉中的一座山峰,实际上,五行山本身就有着五座直耸云端的山峰。

    整座五行山就像竖着五根手指的前臂,五根手指间是一个巨大的湖泊,云蒸霞蔚,紫氲升腾,那五行树就长在这巨大湖泊中央的一座岛屿之上。

    五行果树,高有千丈,华盖参天,几乎把整座岛屿都给覆盖了。

    此时那五行果树生长的那座岛屿上,一片繁忙的景象,不仅有身着道服的男修士,身着宫装的女修士,忙碌着布置大会,把仙酿仙果一一摆上几案。还有各迎宾修士忙碌着迎接不时抵达五行山,来参加五行果大会的修士。

    这些能有资格来参加五行果大会的可都是有来头的人物,自然是不好怠慢的。

    当然玉清教乃是下界众教之首,除了有数的几个大教,倒也没人敢在玉清教摆架子摆威风。

    “贫道稽首了,请恕贫道眼拙,不能认出各位大驾。”夏云杰来到五行山下时,就被一位身穿灰袍的天仙给拦住了。

    今日是大日子,来的又都是各方大人物,玉清教就连在山下负责守山门的都安排了天仙级强者。

    “道友有礼了,我乃是巫咸门掌教夏云杰,受邀特来赶赴贵教的五行果大会。”夏云杰谦虚地回礼道。

    “原来你就是巫咸门掌教!”那天仙闻言脱口道,颇有些好奇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夏云杰几眼。

    最近这几年,巫咸门连番打败三方势力联军,又灭巴家和元觉洞,名声正隆,偏生巫咸门掌教却又格外神秘,所以以至于眼前这位玉清教的守门天仙都忍不住一阵惊讶好奇。

    “正是。”夏云杰微笑回道,倒没有丝毫不快和不耐烦。

    “请稍后,贫道这便上报迎宾长老。”夏云杰远来是客,那天仙自然不好一直打量他,闻言再次微微行礼,然后便往山巅传音讯。

    很快便有一道金光从五行果树所在的湖中岛上划出,落在了山门口,形成了一条金桥。

    金桥之上,一位与山门口天仙一样穿着一袭灰色道袍的男子,身后跟着两位道童,沿着金桥缓缓而来。

    “灰袍长老?”敖天等人见状都微微皱了下眉头,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满之色。

    玉清教是众教之首,教中天仙长老甚多。为示区别,长老按道袍颜色划分等级,由低到高分别是灰色、银色、金色和紫色四种。

    玉清教只派了灰袍长老来迎接夏云杰等人,显然这几年巫咸门虽然名声鹊起,但在玉清教这等超级大教看来,依旧只能算是这次被邀请的大势力中的末流级别。

    倒是身为一教之主的夏云杰一脸坦然,并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或者不快之色。

    正当那灰袍长老领着两位道童,朝着夏云杰缓缓而来时,五行山上突然有仙音袅袅响起,仙音中有仙女拎着花篮分两列缓缓升空而起,微微凌空踏着金色云桥缓缓朝下而来。两列手提花篮的仙女之后,徐徐走下来一位身穿紫色道袍,头戴玉冠,面如玉盘的道士。

    那道士表情平静,不喜不怒,却透着让人下意识就要跪下叩拜的威严,周身的法力波动晦涩,深不可测。

    那本是在前面行走的灰袍道长见那道士下来,急忙站到一边,微微躬身,不再下行。

    “不知道是何方势力的掌教到了,竟然连玉清教的掌教都亲自出面相迎。”五行山那座湖中岛屿上,已经先到的修士们纷纷面露好奇惊讶之色,升空而起,低声议论。

    “掌教亲迎,这还差不多。”水易天见状脸上的不满之色转为满意之色,低声嘀咕道。

    水易天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场的,哪怕只是守山门的,也至少是举霞境界以上修为,至于那五行山湖中岛屿上,先到的各方修士,更是个个几乎都是响震三千界的大人物。

    别说水易天的嘀咕声了,就算一只蚊子嗡嗡叫一声,恐怕都难以逃过这些人的耳朵。

    “这是何人,竟然敢出此狂言?”

    “刚才隐隐听到他们跟守山长老的对话,好像是最近名声鹊起的巫咸门。”

    “没错,那独臂老者不就是巫咸门的长老吗?最近名声正盛呢!”

    “名声正盛又如何?真以为灭了巴家和元觉洞,就以为自己是三千界超一流的大教了吗?竟然敢要玉清教掌教亲迎。”

    “呵呵,不知道玉清教的弟子听了会有何感想?不会把巫咸门直接给赶出五行果大会吧?”

    “这倒不至于,玉清教这点度量还是有的。不过焱龙帝宫的人恐怕会借机找他们麻烦了。”

    这人话音还没落下,有一车队缓缓而来,车队前面,有一条条赤色巨龙喷吐着一道道火焰。

    巨龙身后是一赤铜色的古朴战车,战车中间,凭栏而立着一位身材高大威武,长着一头如火焰燃烧的赤色头发的中年男子。

    战车两边一左一右,立着四位同样一头赤色头发的魁梧彪悍男子。

    “有可能,听说焱龙大帝帐下天、地、玄、黄四大龙将之一的地龙将的妻子是巴家一位长老之女。这次他也来了,肯定会伺机找巫咸门的麻烦。”

    当人们或低声议论,或者暗中以神念交流时,水易天这时自然明白过来,那玉清教的掌教根本不是来迎接他的掌教师尊,而是在他们身后赶来的杀父仇人,焱龙大帝。

    “焱龙大帝!”水易天条件发射地握紧了拳头,一根根青筋暴起,极力忍住心中的杀意,不让自己转身朝焱龙大帝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