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560章 条件
    “好,这幅残图可以换你的一条性命。但你这女人心狠手辣,若就此放过你,我又岂能安心?”夏云杰缓缓收起了后羿弓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而冷酷。

    地球那一次,因为他的经验不足,留下了到如今都无法弥补的遗憾。如今他夏云杰历经生死,却绝不会再允许自己把弱点摆在对手的面前,让她可以威胁自己。

    “那你想怎么样?”见夏云杰收起了那弓箭,笼罩在瑶池圣女身上的危机立时消失,让她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夏云杰能认出这张女娲宫残图来,否则十有**她就要一命呜呼了。

    瑶池圣女却不知道,夏云杰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传说中的女娲宫残图,而是因为这残图是他两个心爱女人与他失去联系前的地方。

    当然瑶池圣女更不知道,为了这张残图,别说她这条命了,就算她再提出其他条件,夏云杰都会最终答应。

    “我要在你灵魂种下禁制!”夏云杰说道。

    “这绝对不行!这与你现在就杀了我有什么区别?”瑶池圣女断然拒绝。

    “你有得选择吗?要嘛,打开魂魄,让我在你里面种下禁制,彻底臣服与我,要嘛,现在就死!”夏云杰冷冷道。

    瑶池圣女看着夏云杰,脸色阴晴变幻不定,许久才艰难地开口道:“若我打开了魂魄,让你下了禁制,但最终结果却是你拿了残图,然后又杀我,那我岂不死得很冤枉?”

    “我夏云杰还不至于那么无耻。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夏云杰一脸平淡地说道。

    “你不用那弓箭与我打一场,让我输得心服口服。然后在我打开魂魄,由得你种下禁制前,你必须发个誓,必不杀我,而且还要收我为妾,这是我最后的条件。否则我宁可死,也是不会屈从的。”瑶池圣女盯着夏云杰的脸看了许久,试图想看出些什么来,但最终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因为夏云杰现在的精神意念比她强得太多了。

    “放肆!”

    “大胆!”

    水易天等人见瑶池圣女在这样的境况下,竟然还敢逼夏云杰起誓,还要他收她为妾,不由得纷纷开口怒喝。

    夏云杰却摆摆手拦阻了他们,看着瑶池圣女道:“除了不收你为妾这一条,其他的我都答应你。”

    “那就侍妾!否则我宁肯玉石俱焚。”瑶池圣女一脸坚定道。

    “你这是又为何?”夏云杰闻言哭笑不得地问道。虽然说这瑶池圣女雍容华贵,体态丰腴,就连巫咸都要称上一句姿色不错。可夏云杰对她却是连半点想法都没有,况且他脚下还踩着他的儿子呢,没想到这瑶池圣女却是********要给他当妾甚至当侍妾。

    妾亦有贵贱之分,贵妾为聘娶或媵嫁而来,而侍妾则为贱妾,如婢女,如女仆。

    “因为你很爱护你自己的女人,不容任何人亵渎,所以我也要做你的女人,哪怕只是侍妾。”瑶池圣女一副理所当然地说道,并没有丝毫的羞耻或者不好意思。

    “放心,我说不杀你,必不杀你。况且你要做我的侍妾,也得考虑你儿子和丈夫的感受不是吗??”夏云杰闻言方才明白过来,这女人说到底还是担心生命的保障,只好耐心地跟她分析劝解。

    当然说到底,是因为那残图夏云杰势在必得,否则他才懒得跟瑶池圣女这个变态女人啰嗦呢。

    “我儿子和丈夫?莫非夏掌教不知道我瑶池派的掌教是终身不嫁的吗?所以每一代的瑶池派掌教都会被称为瑶池圣女。”瑶池圣女闻言一脸奇怪惊讶地看着夏云杰,说道,似乎很惊诧夏云杰连这件事都不知道。

    “那他?”夏云杰用脚尖指了指还被他踩着的那少门主,一脸意外不解地问道。

    “他是我世俗间一位表亲的儿子,我见他天赋不错,便收他做了义子。也算是稍微弥补一下,一辈子终身不嫁的遗憾。”瑶池圣女解释道。

    “徒儿,这女人还是个处!”一个声音突然从夏云杰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透着一丝猥亵,把夏云杰给郁闷得直接封了他跟不死神山之间的联系。

    自从夏云杰以精血画符打入不死神山,跟巫咸一样成了不死神山的守护者之后,因为有了不死神山这座媒介,他与巫咸的联系就比以前容易了许多,巫咸随时都能通过不死神山将神念传给他。不过一旦夏云杰直接封闭了他自己跟不死神山之间的联系,那巫咸就没辙了,也无法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喂,喂,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为师?为师一个人在这里独自一个人呆了无穷岁月,我容易吗我?”巫咸见夏云杰直接封了跟不死神山之间的通道,不禁郁闷地在小世界里叫道。

    只可惜,这时夏云杰却根本听不到。

    “师尊,瑶池圣女确实每一代的圣女都是终身不嫁的。据说,本来这一代的瑶池圣女是轮不到她的,但因为另外一位被选中的圣女却因为与他教男人产生了私情,并且还暗结胎珠,前任瑶池圣女也就是瑶池派掌教知道之后,一怒之下,不仅杀了那被选中的下一代圣女,而且连那男的都杀了。”敖天在夏云杰众弟子中,算是三千界的老人,知道的事情多,见夏云杰一脸惊讶意外的样子,便低声对夏云杰解释道,说时,若有所思地看了聂小倩一眼。

    夏云杰闻言也若有所思地望向聂小倩。

    “我就那人的孙女。”聂小倩见夏云杰朝她望来,表情有些悲凉地说道。

    “都过去了。”杨肖玫是个善良,毫无架子的女人,见聂小倩伤心,急忙拉过她的芊芊玉手,轻轻拍着宽慰道。

    “谢谢掌教夫人。”聂小倩感激地对杨肖玫说道。

    “不要见外,你是杰哥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杨肖玫笑道,一脸的真挚。

    见聂小倩和杨肖玫说到一起,心情明显开朗了不少,夏云杰心中稍安,再次把目光落在了瑶池圣女的身上,道:“既然你们瑶池圣女有规定,你就更不能提这个要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