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509章 巫咸祖师
    从敖天等人的出现,到布下四海覆天大阵,再到夏云杰出手击杀赤离焰、青虢以及敖天等人盛怒之下灭杀了其他赤蛇殿和青蛇殿的天仙,描述起来似乎很长,实际上不过就片刻的功夫。

    甚至赤蛇殿和青蛇殿屯储在总部的大军还没来得及调齐时,他们的正副殿主,他们的太上长老便都已经被灭杀了。

    等他们纷纷赶来时,发现的却是一群人正如狼似虎地对着转身逃跑的青蛇殿、赤蛇殿的弟子追杀,而他们的天仙级强者一个都不在。

    “快跑啊!殿主死了!太上长老也死了!”

    “四海宫的人杀上门来了!殿主、太上长老全都被他们杀死了!”

    “……”

    四海宫在青蛇殿、赤蛇殿弟子中的名气终究比巫咸门这早已经销声匿迹的没落门派强大许多,那些生存的青蛇殿和赤蛇殿的弟子们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们的殿主,太上长老是死在了四海宫的强者手中而不是巫咸门,所以提到的都是四海宫,却鲜少有巫咸门的。

    那匆匆赶来的大军听到这些话,心都立马拔凉拔凉的。

    四海宫,那可是四海界域的霸主,那可是比赤蛇殿和青蛇殿还要强大不少的大势力啊!

    连殿主、太上长老都死了,他们还打个屁啊!还是快逃命吧。

    于是匆匆赶来的大军的军心瞬间就被摧毁了,除了极少数对青蛇殿和赤蛇殿忠心耿耿的修士还妄图反抗,其他人不是掉头逃跑,便是俯伏在地高呼“饶命”。

    擒贼先擒王,果然没错啊!夏云杰见不过片刻功夫,在失去了天仙级强者之后,偌大的青蛇殿和赤蛇殿根本不堪一击,心里头不禁暗暗感慨,同时也升起一丝警惕,他是绝对不允许巫咸门也出现同样的情况。

    看来以后必须要加强门中弟子合击阵法的演练,如此就算失去了强者,也不至于丧失信心,一溃千里,任人宰割。

    心中暗暗告警自己,夏云杰已然一步踏上了那一眼望不到山巅,高至少百万丈以上的巫山。

    站在巫山那一片平坦的山巅的中轴线上,目光扫过一左一右,一青一赤的青蛇殿和赤蛇殿宫殿群,一股莫名的情绪在夏云杰心头荡漾。

    在他所站的位置,原本应该是巫殿所矗立的地方,两边的青蛇殿和赤蛇殿则拱卫着巫殿,如今这中央位置却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再也看不到丝毫当年的巫咸门的辉煌。

    同时夏云杰小指上戴着的那枚代表着掌门信物的不死戒上刻画的山峰,萦绕着山峰的仙灵之气,甚至山中的一草一木,全都似乎彻底活了过来。

    仙气飘动,草木随风摇晃。

    这是怎么一回事?夏云杰聚目观看,神念下意识地朝着不死戒探去。

    曾经夏云杰的师父巫泽赐给他三样传承物品,一件是挂在脖子上的黑色坠子,后来无意中被夏云杰解开,乃是十二都天巫祖帝江旗,第二件是一占卜用的龟壳,那龟壳夏云杰一直随身携带,但在虚空通道中却彻底化为虚无,显然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宝,不知道是哪位门中前辈传承下来的。而第三件便是夏云杰小指上说戴的掌门信物。

    这件信物夏云杰一直觉得很奇怪,他曾经很多次用神念去探查过,但发现这就只是一个戒指,除了古朴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偏生在经历虚空通道那次大爆炸之后,除了十二都天巫祖帝江旗,就只有这个戒指留了下来。

    后来,夏云杰知道这戒指被称为不死戒之后,自然又少不得一番探索,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这不死戒就像是最普通的一个戒指,但夏云杰却知道它绝对不普通。否则巫咸门不会把它做为掌门信物传承下来,而夏云杰在虚空通道中被卷入空间风暴时,这戒指若只是一个普通的戒指,也绝对不可能安然无恙。

    原本夏云杰只是下意识地再次用神念探索,并没有期待有什么收获。可当夏云杰的神念碰触到不死戒时,突然间便感到眼前一暗,再接着,眼前一亮。

    出现在他面前却不是刚才他所站的巫山平坦的山巅,而是一座高耸入天,目力根本无法抵达的巨山。

    站在那山下,就算夏云杰如今暗地里已然拥有了金仙巅峰的实力,依旧情不自禁感到了自身的渺小。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夏云杰感到震惊的是,这山却是那么的熟悉,山上的树木每一棵都高耸入云,山上到处是灵草仙药,甚至最差的都是圣级灵药。在三千界极为罕见的仙级灵药在这里却随处可见,甚至在那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巅某处,夏云杰甚至嗅到了一丝让他的神念都感到无比舒适,甚至隐隐有变得越发凝炼的馨香气息。只可惜那这山越往上,似乎越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封印着,就算以夏云杰如此强大的神念,到了半山腰再上去一些,便无法继续窥探。

    “这是不死神山!”嗅着那神奇的馨香气息,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夏云杰心神突然一颤,终于想到了这里乃是巫族圣地,不死神山。当年巫咸门,还有不死黄鸟便是负责看守此神山的巫族子弟和神禽。

    “你说得没错,这里就是不死神山。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再次看到我巫族后代踏入此山。”一道沧桑而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不死神山中响了起来,接着夏云杰看到他神念无法探索的山峰之上,空间起了一阵涟漪,渐渐凝聚出一个高大无比的男子来。

    正是夏云杰在巫咸门巫殿中看到的那幅巨画中,高如巨山,雄伟无比的男子。

    “巫咸祖师!”夏云杰一看到那男人,顿时浑身一震,双膝忍不住一曲,跪了下去。

    “你是我巫咸门弟子?”见夏云杰突然跪下称呼自己为巫咸祖师,巫咸先是微微感到一丝诧异,接着却又洒然一笑道:“老夫倒是忘了,这不死神戒乃是巫咸门掌门信物,你自然是我巫咸门弟子。”

    不过紧跟着巫咸却又眉头微皱道:“只是为何你修炼的却不是我巫咸门的不死玄功,莫非不死玄功已然失传了吗?”

    “回祖师,不死玄功还不曾完全失传,只是却已经不完全了。弟子因为另外有传承,所以当年师尊并没有传给我不死玄功。”夏云杰恭敬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