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447章 父母亲的爱
    “真的是我儿子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我不是在做梦!”蒋肖娟一下子扑上去紧紧抱住了夏云杰,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往下落,“杰啊,妈妈想得你好苦啊!”

    夏明鹏在边上静静看着,似乎想尽量保持父亲的稳重,但他颤抖的双手和嘴唇,还有不知不觉中却滑落下的眼泪却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看看,你看看,儿子回来是高兴的事情,你哭什么,惹得儿子都哭了。”夏明鹏转过脸,抹掉眼角的泪水,说道。

    “对,对,儿子回来应该高兴才是。”蒋肖娟急忙用手擦掉自己的眼泪,紧接着又用手去帮忙擦夏云杰脸上的泪水,擦着擦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好一会儿,蒋肖娟才控制住感情,捧着夏云杰的脸端详了好一会儿,道:“这十年你肯定受很多苦吧,看看脸都清瘦了许多,胡子也长出来了。”

    “吃得苦上苦,方为人上人,现在云杰才像个真正的男人。”夏明鹏在边上说道。

    “你会不会说话的,儿子难道以前就不像男人了吗?你忘了十年前就是我们的儿子为了全世界的人类而毅然毁掉了自己的退路!”蒋肖娟见丈夫这么说,马上便不肯了。

    “咳咳,我的意思是说,儿子以前吃得苦少,像个小白脸,如今却多了饱经风霜的气质,更像个男子汉,刚才连我都差点没能认出他来,并不是那个意思。”夏明鹏被妻子一阵白眼,一脸讪讪道。

    “少来,像小白脸不好吗?没有这张小白脸,你儿子以前能给我们找来这么多的儿媳妇吗?”蒋肖娟再次白眼道。反正现在她是容不得别人说他儿子半点不好,不管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好,好,当然好。”夏明鹏虽然被妻子白眼,却是一脸笑眯眯地点头道。整整十年了,蒋肖娟都没白过他一眼,也不找他茬,今天却是连白了好几眼,也找了好几回茬,这让夏明鹏心情极为畅快。

    “啊,对了,云杰你见过秦岚她们了吗?”见丈夫笑眯眯的样子,明显是在敷衍自己,蒋肖娟再次白了他一眼,然后因为提到了儿媳妇的事情,突然想起了秦岚她们来。

    “还没有呢。”夏云杰回道。

    “你这孩子!人家等了你整整十年,你怎么一回来就先来看爸妈了。爸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是我儿子跑不掉,难道还能怪你不成?”蒋肖娟闻言连儿子也开始批评起来,其实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甜蜜,手又忍不住抹了把眼角。

    “是啊,秦岚她们也确实不容易,不仅一心无悔地等着你,而且隔段时间就来看望你妈和我,你呀快点打电话给她们,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让她们赶紧过来。”夏明鹏说道。

    “打什么电话,应该直接去找她们,把她们一一接过来。”蒋肖娟说道。

    “对,对,还是直接去找她们好,省得她们接到电话却看不到人,心里着急。”夏明鹏连连点头道。

    夏云杰也想直接去找她们,想直接拥抱她们,而不是隔着电话。

    “只是……”夏云杰有些为难地看着父母亲,才刚回来就要离开他们,他有些难以启齿。

    “只是什么?你这孩子,爸妈看到你已经安全回来,心里早就高兴坏了,不差这一点时间,快去,快去,秦岚她们天天都在盼着你呢。”蒋肖娟知道儿子的心思,心里既是感动又是自豪,手却连连把他往门外推。

    夏云杰心中本就着急见秦岚她们,见母亲催他去,也就不再坚持,跟父母说了一句,便一步踏出家门,下一刻便消失在了,看得夏明鹏夫妇忍不住一下子瞪圆了眼珠子,好一会儿才又哭又笑道:“这孩子,就知道吓我们!”

    当夏明鹏夫妇开心得又哭又笑时,夏云杰已经出现在了江州市的公安局门口。

    江州市公安局这一天气氛格外庄严,门口的警卫腰杆子挺得格外的笔挺。大院里停着一溜的警车,其中有几辆警车挂的还是省城的车牌号。

    “这里是市公安局,请问你是来干什么的?”见夏云杰站在公安局门口,望着里面,表情有些奇怪,警卫眼神一下子变得警惕和犀利起来,上前来向夏云杰敬了个礼,问道。

    “我来看望一个人。”夏云杰淡淡回道,目光却没有看向那警卫而是继续望向公安局大楼大门。

    “你来看望谁?”警卫见夏云杰目光只是望着公安局大楼的大门,表情一副“视死如归”,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再引起他的注意,或者都无法再改变他的决心,想起省公安厅秦厅长这几天就在江州市视察工作,而且今天她刚好就在局大楼里,表情不禁一下变得紧张起来。

    警卫问这话时,另外一位警卫也感觉到了这边气氛有异,立马走了上来,问道:“怎么回事?”

    那位警卫一边用警惕的目光望着夏云杰,一边对另外一位走上来的警卫低声说道:“这人我估计有点问题,可能是来找秦厅长上访的。”

    “秦厅长?原来她已经当上厅长了。”警卫的低语又如何逃得过夏云杰的耳朵,心里不禁一阵感慨。

    “秦厅长马上要下来,而且昨天我听李队的意思,秦厅长这次视察对我们市局的工作感到很满意,今天就要结束视察工作,返回省城,可别在这最后的关头给秦厅长留下不好印象,真要这样,上面肯定要怪罪我们的。”另外一位警卫闻言一下子便皱起眉头,脸色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十年时间了,有些东西还是没改变。”夏云杰不由暗暗地摇了摇头。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局里今天有上级领导来视察,会比较繁忙,如果你没有太要紧的事情找你的朋友,是否可以稍迟一些过来。或者你把你朋友名字,哪个部门的告诉我,我帮你联系他。”那位警卫脸色虽然变得严肃起来,但走到夏云杰跟前时,态度却很是客气。

    “虽然有些东西还没改变,但社会总是在进步之中。”夏云杰嘴角逸出一抹欣慰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