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421章 主仆相认
    “合理的交代?你应该感谢他救了你一命!”回答敖刃的不是那太子殿下,而是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哈哈,真是猖狂到了极点!那便让本少宫主看看你如何取我性命?”敖刃没想到夏云杰之前都差点要被镇压了,如今侥幸逃脱,竟然还敢如此猖狂,不由得怒极大笑,神色狰狞恐怖。

    大笑之际,吞海金碗再次悬挂在天上,对着夏云杰便要再度扣下。

    “敖刃,莫非你真以为本太子不敢杀你吗?”但就在这个时候,太子殿下却再次挥动裂天仙戟朝敖刃指去。

    “水易天!”敖刃气得三尸神暴跳。

    “好了,好了,全都给我住手!”水柔公主这时自然看出来形势不对,心里头虽然困惑异常,但这时却是绝不能看着太子殿下跟敖刃相战,急忙跳出来,娇声喝道。

    “就是,就是,有话好好说,又何必动武呢?”那骑着白虎的天仙这时也早已经赶到,也察觉到了太子殿下跟夏云杰似乎有些关系,急忙也跟着劝道。

    这骑白虎的,乃是天仙,自然不是普通的随从,乃是玄蛇国的供奉。因为太子殿下身份非同寻常,这才受玄蛇国皇帝水无痕之托,随同太子殿下一同前来,以保证他的安危。

    所以这等形势之下,他自然是有资格插话的。

    敖刃倒不会怕了那骑白虎的天仙,不过因为水柔公主开口了,他却不得不忍下这口恶气,把吞海金碗又收了起来,只是看夏云杰的目光却杀机闪动,明显是动了必杀他的心思。

    也是,他敖刃何等身份的人,今日他先是欺辱他的“未婚妻”,接着又如此猖狂挑衅他,而且他敖刃也为了他损失了一缕珍贵无比的先天符叶的先天气息,他敖刃又岂肯就此放过他?

    见敖刃收起了吞海金碗,水易天也收起了裂天仙戟,然后谁也没看,而是突然朝着夏云杰的方向双膝跪了下去,一步一叩首地跪拜到夏云杰跟前。

    “主人!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终于跪拜到了夏云杰跟前,水易天偌大的一个男人却突然失声哭了起来,眼泪滚落而下。

    当水易天突然朝着夏云杰双膝跪下,一步一叩首地跪到夏云杰跟前时,所有在场的人便已经看得彻底傻了眼,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如今又见水易天身为堂堂玄蛇国太子殿下,竟然称呼夏云杰为主人,并且还是失声痛哭,所有的人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一地。

    这可是玄蛇国的太子殿下啊,将来黑水界域的域主啊!现在竟然跪在地上称呼一个差点就要被镇压的男子为主人,这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这水易天自然不是别人,是夏云杰在地球收的那条龙,圣火天龙。他传他无上玄功,让他觉醒了血脉,让他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可以说,圣火天龙从小就是个孤儿,而夏云杰名为他的主人,实为他的师父和父亲。

    但结果呢,却因为他的缘故,地球遭了殃,也是因为他,夏云杰的两位爱人到如今依旧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也是因为他,夏云杰历经九死一生。

    但夏云杰却从来没有责怪过他,甚至在虚空通道时,为了救他还毅然损失了一尊黄庭元神。

    这些别人都不知道,但这一切却如同烙印一般刻在圣火天龙的脑海里。每当他想起虚空通道中,夏云杰为了替他挡那一矛,黄庭元神化为虚无,每当他想起夏云杰被卷入黑洞,彻底消失在虚空通道里,他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内疚就像一把刀一样不停地戳着他的心脏。

    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主人,本以为这辈子都要生活在内疚之中,没想到冥冥中老天还是长了眼睛,竟然让他在这里重逢了主人,这如何让圣火天龙不痛哭失声?

    “我也是。好了,起来吧!怎么说你现在也是贵为一国太子,这样跪在我面前,让人看了成何体统?”夏云杰看着圣火天龙失声痛哭的样子,鼻子也是忍不住一阵发酸,眼眶也微微发红。

    九年多了,在这个浩瀚无垠的三千界。他身边虽然有很多的门人子弟,当他的内心始终是孤单的。没人知道他的另外一个世界,他也没办法跟人诉说他的另外一个世界。

    今天他终于在这个世界遇到了圣火天龙,除了喜悦,除了辛酸,他的心也终于感觉不再孤单。

    甚至他的心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悲观,而是看到了希望。

    “不,不管我将来取得什么成就,拥有什么地位,我永远都是主人最忠心的仆人!”圣火天龙抹了把眼角的泪水,恭恭敬敬地道。

    圣火天龙这话一说出口,已经渐渐回过神来的水柔公主等人全都羞得恨不得寻找一个地缝给钻了下去,而敖刃的脸上则流露出明显的鄙视之色。

    堂堂玄蛇国的太子殿下,竟然卑微到成了别人的仆人,这话要是传出去,岂不是成了三千界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很好,起来吧!”夏云杰见圣火天龙没有忘本,心里头也很是感动和欣慰,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当年,他并没有给圣火天龙下禁制,如果圣火天龙是个忘恩负义的人,现在完全可以不认他这个主人。

    “是,主人!”圣火天龙这才依言起身,恭恭敬敬地立在夏云杰的身后,就像一个最忠心尽职的手下,哪还有半点太子殿下的架子。

    “真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水易天你好歹也是玄蛇国的太子殿下,竟然甘愿为人奴仆!怪不得刚才要向本少宫主出手,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家了。”看着圣火天龙像个仆人一样站在夏云杰的身后,敖刃忍不住面露讥讽之色,嘲笑道。

    见敖刃当面嘲讽太子殿下,水柔等人全都面露怒色,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因为内心里,他们也是赞同敖刃的话!

    “我的人,还轮不到阿猫阿狗来点评,马上给本尊自断一臂,然后滚蛋!”不过夏云杰闻言却是脸色一沉,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