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386章 抉择
    夏云杰这话一出,七大巨头全都脸色大变,而猿狞等这些面对之前的死亡,眉头不曾皱一下的铁铮铮男子,却全都眼眶发红,声音哽咽道:“界主!”

    “没听到我的话吗?他们怎么对待你们的,你们就怎么讨回来!”夏云杰却冷声道。

    “遵法旨!”猿狞等人本来见三大势力的人马赶到,心头还有忌惮,迟迟没敢下手,此时却再没有半点迟疑。

    一道剑芒划过,鲜红的血顿时如喷泉涌出,洒落天空,格外刺眼,而之前骄横嚣张无比的荣亲王已经一脸苍白地惨叫起来,一只手臂已经齐肩被切下。

    “啪!啪!啪!”熊霸挥动着手中的火鞭,毫无怜香惜玉地对着火凤仙子那娇滴滴的身子抽去。

    “啊!啊!啊!”这回却是轮到火凤仙子皮开肉绽,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啊!”一声更凄厉的惨叫盖过了火凤仙子的叫声,却是龟丞相直接用锤子将仇锋的一只手臂给砸成一堆肉泥。

    浓浓的血腥,混着凄厉的惨叫声,在天地间飘荡着,却是夏云杰对三大势力**裸的打脸和蔑视。

    “夏云杰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们羿界域的同道做对!”韩通脸色铁青地道。

    “韩通,不要拿大帽子扣我,你还代表不了羿界域的所有同道。”夏云杰不屑地反驳了一句,然后将目光缓缓扫过剑意、姜淮、吞天大王,最后落在了狄云起的身上。

    狄云起四人的脸色变幻不定,做着天人交战。

    这已经不是谁有理谁没有理的事情了,而是一旦选择错误,将会把整个门派整个家族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狄兄,你还犹豫什么?你若肯参与进来,从今日以后,我火霞在这里发誓,以后必独尊狄府!”火霞仙子尖锐的声音响起,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蛋此时肌肉抖个不停,如老妖婆一样诡异。

    “玄天国也必独尊狄府!”

    “阴山宗也必独尊狄府!”

    三人都知道,就算狄府已经没落了,四大巨头中,分量最重,实力最强的依旧是狄云起和他的狄府,只要鼓动他,那么其他三家必然也跟着动摇。

    “尊不尊重,不是靠嘴巴的,而是靠绝对的实力和让人敬佩的品行!狄兄,别忘了狄府为什么而没落!你要质问你的本心,是不是可以因为害怕一个势力的崛起,害怕一个势力取代狄府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可以助纣为虐?你要质问你的本心,如果你这么做了,你是否还有资格做羿界域的域主?”夏云杰的话缓缓响起,目光直视狄云起,似乎要看透他的五脏六腑。

    他不会告诉狄云起,就算七大巨头一起攻击他,他照样有绝对的实力镇杀他们。他要通过这件事情,看清楚狄云起的本性,值不值得他将来的重用。

    这是对他的考验!

    狄云起面对夏云杰的目光,脸色阴晴变幻不定,天地变得很是安静,一种无比压抑的气氛笼罩着这片天地。

    所有的人,除了夏云杰之外,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狄云起的决定,甚至就连在地上翻滚惨叫的火凤仙子也忘了滚翻惨叫。

    他们都认为狄云起的选择将会决定着这场大战的胜负!

    也是,七大势力,代表的是整个羿界域最顶尖最强大的势力,一旦这七股势力拧在一起,除了天仙出手,谁还能击败得了?

    夏云杰是天仙吗?显然不是!

    狄云起也这么认为,火霞仙子等人刚才说的话,对他也很有诱惑力。重新登顶羿界域权力的巅峰,一直是他父亲损落后,他努力的方向。可夏云杰的话却又像鞭子一样,一鞭子一鞭子地抽打在他的内心灵魂上。尤其夏云杰最后一句话更是抽得狄云起的灵魂都战栗起来。

    是啊,如果他这样做,他有资格坐羿界域域主的位置吗?当年他父亲在世时,能得到那么多人的拥戴,除了有绝对的实力,更因为他做事情向来公正公道。

    他没有他父亲的那个实力,如果再失去他父亲那份公正公道,他还有资格坐这个羿界域域主的位置吗?

    “我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争斗,各凭本事吧!”许久狄云起的眼神渐渐变得透彻起来,甚至随着他眼神的变化,整个人的气势都开始发生了变化,似乎变得更有自信,更洒脱,好像有一块一直压在他心头的巨石突然放了下来。

    狄云起这话一出,猿狞等人全都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火霞仙子等人则全都脸色大变。

    “我也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争斗,各凭本事吧!”

    “……”

    剑意三人也都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也退到了狄云起一边。

    猿狞等人见状再次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火霞仙子等人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

    唯有夏云杰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冲着剑意等人拱拱手道:“恭喜各位道友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也恭喜狄兄得以摆脱了心魔,将来的成就必然能超过狄臻域主。”

    夏云杰的话,听得剑意等人一脸疑惑不解,唯有狄云起闻言浑身一震,用带着一丝惊骇的目光看向夏云杰,然后似乎突然有所领悟,对着他深深弯腰鞠躬作揖道:“多谢夏道友点醒,否则狄云起这辈子恐怕就要困在那心魔中,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狄云起这话听得剑意等人更是越发的疑惑,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在说什么。

    唯有狄云起心知肚明,自从他父亲损落之后,狄府的重担一下子就全都压在了他的肩头上。之后狄府失去霸主的位置,而偏生他却又没有重夺狄府霸主位置的能力,使得他上千年来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愧疚自责,渐渐地形成了心魔。

    而刚才夏云杰的一句句的拷问,却直指他的本心,让他突然意识到,若没有那个本事,就算他坐上羿界域域主的位置又能怎么样?无非有名无实!竟然一下子把他从这桎梏中给释放了出来,他的心境便陡然上升到了另外一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