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283章 商议
    见夏云杰又大刺刺地坐回晶玉大案后,那位老兄总算还没到一根筋走到底的程度,再加上猿狞这时早已经不由分说地把他拉回到了他身边的晶玉大案上,他也就没了再乱放厥词的机会。

    “我说猿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干嘛那么怕那苍茫界的界主?还有你怎么坐到这么后面来啊,这真不像你的作风!”一脸疑惑不甘地挨着猿狞的位置落座,那位老兄这回倒没再放开嗓子大声说话,而是传音给了猿狞。

    猿狞见自己这位老弟还不知道刚才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忍不住瞪了他一眼,然后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传音道:“知道那玄空教主为什么会这么惨吗?”

    “不是因为魇武界进攻的缘故吗?”那位老兄不解地问道。

    “魇武界如果已经进攻我们二十二界,我们还能这么安然地坐在这里吗?”猿狞突然发现自己这位老弟智商有问题。

    他却不想想,夏云杰以通玄初期境界的修为将玄空教主给修理得这么惨,除非是脑子真有问题的人才会往他身上联想。说起来他这位老弟没往这方面联想,其实是脑子正常的表现。

    “那倒也是,那是为什么,难道是金蛟真人修理他了?不可能呀,金蛟真人虽然是我们中最厉害的一位,但要说把玄空教主收拾成这个样子而毫发无损,似乎有点不大可能啊!”那位老弟道。

    “算你还有点脑子,不是金蛟真人,是那苍茫界的夏界主!”猿狞白了他那位贤弟一眼,说道。

    “什么,玄空教主竟然是被苍茫界界主给削成木棍的?”饶是他那位贤弟也是堂堂一界之主,通玄中期巅峰境界的修为,这时也是听得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出声。

    猿狞那位贤弟才刚刚惊呼出口,便发现众人都用看白痴的目光一样望向他,唯有那真一教的三人看他的目光是红色的,似乎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咳咳,嘿嘿,嗯,这些河蚌女真漂亮,舞跳得真不错,真不错。嗯,这酒也不错,大家多喝一点,多喝一点。”这时这位老兄自然知道自己无意中做了一件多么冒险而愚蠢的事情,讪讪地笑了笑,急忙拿起大案上的酒壶往嘴里乱灌,额头上却早已经布满了冷汗。

    乖乖啊,差点就要跟玄空他们一样也成木棍了。

    这些小插曲之后,大概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金辰界一带二十二个界主都陆续到齐,一些受到邀请的非界主各方势力霸主也都到齐,济济一堂,竟然有两百来个通玄境强者,若再算上那些没来的,这二十二个界通玄境人数至少还要再翻一翻。比如那排名第四的曹渊界界主天逸真人,此趟他也像夏云杰一样只带了一位通玄境手下前来,但事实上,曹渊界界主直属的通玄境修士却有三个。

    不过二十二个界中实力最强的基本上都已经在这里了,其他的就算没来,大多数基本上也只有通玄初期境界。

    但饶是如此,通玄境修士的人数还是给了夏云杰不小的震撼。

    只是羿界域偏远区域的二十二个界,便有如此多的通玄境修士,那整个羿界域又该有多少通玄境修士?

    那数量光想想,夏云杰就感到头皮阵阵发麻,知道巫咸门的强者人数与那些稍强一些的势力一比都是少得可怜,就更别说真正的大势力了。

    “既然人都已经到齐,那便开始吧!”见人数都已经到齐,金蛟真人便挥挥手,让那些披着轻纱歌舞的蚌美女都退去。

    众人闻言全都坐直身子,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苍茫界位居末流,远离金辰界中心,金蛟真人等人对苍茫界并不大关注,这些年岳横刀等人也都嫌少踏出苍茫界,所以夏云杰只知金蛟真人这次邀约他们前来有大事商量,具体是什么大事,其实却并不清楚。倒是刚才金蛟真人提到什么大敌当前,那后来来的老兄又提到什么魇武界,夏云杰这才隐隐猜到了一丝端倪,但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到现在他还不是很清楚,所以见金蛟真人终于要说正事,便也坐直了身子,露出倾听之色。

    “这些年得蒙各位厚爱,推举本王为二十二界领袖,本王虽然不敢说尽职尽责,但至少在尽力维护着我们二十二界的次序,每百年只收取少许的资源作为维护我们二十二界安定的费用。”金蛟真人说道。

    “金界主确实宅心仁厚,这么多年来,有你坐镇金辰界,二十二界各界之间都相安无事,此乃丰功伟绩之举。”有人闻言开始大拍马屁。

    夏云杰听了也点头表示赞同。

    不管金蛟真人有没有存有私心,但他至少保证了界与界之间和平相处,不知道避免了多少生灵涂炭的事件,这份功劳确实不能抹杀。而且岳横刀也曾告诉过夏云杰,这金辰界主因为坐拥金辰海,海底有浩瀚的财富资源,倒是足够支撑他的修炼,所以对各界征收的保护费也只是象征性的,算是一位“仁君”。

    这也是夏云杰肯卖金蛟真人面子的主要缘故之一。

    他现在虽然变得杀戮果断,铁血无情,但那也是看对象的。

    “多谢各位道友谬赞。”金蛟真人起身冲下面抱了抱拳,然后脸色突然一沉,一股强大的气势迸体而出,目露愤怒之色道:“可现在那魇武界竟然趁羿界域大局动荡之际,大肆行吞并扩张之举。前些日子魇武界界主余蝎老魔遣使者前来我金辰界府,劝我金辰界府归顺他魇武界,所有药山,矿脉等产业收入的百分之四十收入要尽归他们所用,若不然便要屠戮我金辰界片域二十二界,让这里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百分之四十!我草,他们干嘛不干脆直接抢啊?”

    “他们本来就是明摆着要抢!”

    “金界主,拚了,这实在欺人太甚了!”

    “拚什么拚?那余蝎老魔可是举霞境强者,统领一百二十个界,我们金辰界拿什么跟他拚?”

    “不拚!像他这种剥夺方式,我们岂不成了他的奴才?”

    “……”

    金蛟真人这话一说出口,下面顿时炸开了锅。有嚷嚷着要跟那魇武界开战的,也有一脸沮丧准备放弃挣扎,归降的,也有阴沉着脸沉默不语的。

    夏云杰并没有开口,只是一脸平静地坐在晶玉大案后,冷眼旁观众人的反应。他发现说要拚的、说放弃抵抗投降的以及没有表态的人数几乎相当,呈三足鼎立之势。

    不过坐在前面的人,包括玄空教主,天逸真人等人在内几乎都没有开口表态,但脸色都很难看。

    “不知那霍阴界和泰岳界现在是什么态度?”许久天逸真人开口问道。

    霍阴界和泰岳界与金辰界一样都是拥有传送阵的三品界,位于金辰界附近,不过这两界不管是所拥有的实力和势力都比金辰界要强上一些。

    泰岳界的界主邬长天便是逼得幽火和骨煞落草为寇的强者。

    “霍阴界的界主祁易真人和泰岳界的界主邬长天真人是不愿意屈服,准备一战到底的。”金蛟真人沉声回道。

    天逸真人闻言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嘴巴,没再继续问下去,金蛟真人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又岂听不出来,这两界所统的各界势力恐怕也与金辰界区域现在的形势一样,除了两位领袖级的界主是态度坚决的,但下面的意见却是不统一。

    见天逸老人闭上了嘴巴,大殿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天逸老人一提霍阴界和泰岳界,殿中的人便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管是霍阴界区域、泰岳界区域还是金辰界区域,凭一方的实力都绝对无法跟魇武界所统领的势力相抗衡。唯有三方联合在一起方才有与魇武界一战的实力,而且因为对方有一位举霞境强者,胜算还偏小。

    而就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这三方内部的意见还不统一,这一战又如何打?

    “好死不如赖活着!依我之见还是降了吧。”许久玄空教主打破了沉默,看向金辰界界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

    今日,玄空教主算是把金辰界界主给恨到了骨子里,想到他也要像自己一样俯伏在余蝎老魔的脚前,他心里竟然有着一种病态的痛快。

    玄空教主虽然刚才那一战被夏云杰给削成了木棍,但真一教在整个金辰界区域的实力还是无法忽略的,他的选择依旧还是非常有分量的。玄空教主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就连金蛟真人也不例外。

    金辰界区域实力本就与那魇武界区域的实力相差很大,如今已经有一位重量级人物正式表态投降,这战就更没办法打了。

    大殿再度沉寂了下来,许久,金蛟真人将目光投向了夏云杰,开口打破沉默道:“夏界主你怎么看?”

    声音中透着一丝英雄末途的悲凉和不甘。

    ps:现在月票双倍,投一张按两张计算,还请帮忙投一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