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263章 界主
    剑阵中岳横刀握刀而立,身形依旧雄伟如山,短髯如戟,黑发披散双肩,但却已经少了那股子霸气,多了英雄迟暮的沧桑。

    “夏国主为何还不杀我?”岳横刀见夏云杰刚才不管是杀罗浮真人还是雁山剑仙皆是果断冷狠,一剑灭杀,本以为自己也将马上步他们的后尘,没想到过了半天夏云杰却还没发动阵法杀他,心头不禁一动,扬声道。

    “你可愿臣服与我?”阵中响起夏云杰威严的声音。

    “胜王败寇,臣服与夏国主并无不可,但士可杀不可辱,若夏国主要在我魂魄中下禁制,那你还是不用废话,杀了我吧!”岳横刀扬声道,目中透着一丝坚决。

    黑暗中,夏云杰望着虽败却依旧有股傲气,腰杆如枪笔挺屹立阵中的岳横刀,目中闪过一丝欣赏和犹豫之色。

    欣赏的是岳横刀虽肯臣服却又底线,绝不因为畏死而放弃这个底线,犹豫的是岳横刀乃通玄境者,如今巫咸国依旧势弱,若不下禁制心里委实有些不放心,但若就此杀了,不仅仅可惜了这么一个铮铮铁骨的强者,而且正因为巫咸国依旧势弱,他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大将,这岳横刀便是比铁鹰妖王等人好许多倍的人选,况且论对外界的了解铁鹰妖王等人肯定也没办法跟岳横刀相比,夏云杰留下岳横刀不杀也有想从他口中获取外界信息的打算。

    目光犹豫不定中,夏云杰心头突然一动,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再次开口道:“好,还算是个英雄人物。本国主再问你一声,你可愿拜本国主为师?”

    一日为师终日为父,修真界最重尊师重教,这是这个弱肉强食各方势力大教得以屹立不倒的千古根基。就像封建社会中的君臣父子关系一样,不管哪个封建朝代,任谁都不得违背,否则君权社稷便不付存在。所以在修真界,就算以邪恶诡异闻名的魔教中,弑师叛教也不是为人所能容忍的,将遭所有人鄙视唾弃。

    既然岳横刀宁死也不愿意被夏云杰下禁制,夏云杰又有些不舍杀他,便突然想到了这个主意。

    谁不爱惜生命,岳横刀自然也是爱惜生命的,夏云杰这么一说,他便完全明白了过来,当下便跪地,神色恭敬道:“弟子愿拜国主为师。”

    “好!”岳横刀的果断,夏云杰颇为欣赏,也不废话,心念一动,四把四象小诛魔剑化为四道光芒没入他的体内,人已经出现在岳横刀面前。

    顿时朗朗乾坤再现,但那观战之人却全都面色煞白地望着双膝跪在夏云杰面前的岳横刀。

    岳横刀,苍茫界四大霸主最霸气也是最强硬的人物,据说战力也是四大霸主之中最强之辈,铮铮傲骨,从不低头服人,没想到如今却双膝恭敬地跪在那巫咸国国主面前。

    而更让众人面色煞白,心神巨颤的还是那朗朗乾坤之下,明明是四个人对战巫咸国国主一人,如今却只剩下了横刀殿殿主一人,其他三人又去了哪里?

    “罗浮真人的八卦芭蕉扇!”

    “雁山剑仙的紫宸剑!”

    突然间有人目露惊骇之色的指着那漂浮在空中的两把光芒黯淡的灵器。

    罗浮真人的八卦芭蕉扇,雁山剑仙的紫宸剑都在,却独独不见他们的人,这意味着什么?

    所有人都浑身战栗,冷汗如雨而下。

    四大霸主合力击杀巫咸国国主一人,竟然三个损落,一个臣服。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在众人浑身战栗,心头战惧不已之际,突然间空间波动,一道霸气冲天,无比宏亮的声音骤然在天地间响起。

    “痛快!痛快!”

    接着众人便看到那本是波光涟漪,朦朦胧胧,被乾坤两仪阵给笼罩住的空间突然也显露了出来。

    有一单臂老者,发须皆张,手握青龙大刀,扬天无比张狂豪迈地大笑,身上满是鲜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一股霸道强悍至极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弥散在天地间,让人心神战栗。

    生死之战,彭天武长老终于跨过两个大境界之间的门槛,成为七鼎地巫!

    “痛快!痛快!”随着彭天武长老的扬天张狂大叫,又有阵阵肆意张狂叫声响起,个个浑身鲜血淋漓,有至少一半以上躯体残破,断胳膊断腿,但无一人面露痛苦之色,有的只是快意恩仇的畅快,杀戮之后的恐怖暴戾气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之后的蜕变。

    一个个气势惊人,那股气势竟然比之前刚来吴山之时不知道凶悍强大了多少。

    除了他们竟然再无一个龙门剑派的人!

    “巫咸国的修士!”

    “龙门剑派的人呢?”

    所有人几乎连呼吸都给屏住,心脏仿若被巨山压住,喘不过气来,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吾主威武,吾主永载不灭!”巫咸国将士一阵叫嚣之后,目光根本没去看那些万象期的修士,而是个个一脸肃然恭敬地向夏云杰单膝跪地。

    巫咸国这一叫,那围观之人还有罗浮宫剩余之人这才幡然惊醒过来,绝大部分人都跪地高呼道:“拜见界主,界主威武,界主永载不灭!”

    唯有叶秋虹,还有罗浮宫的嫡传弟子等人全都脸色煞白地站在原地,目中流露出惊恐和绝望之色。

    别人可拜可降,那巫咸国国主必不会大开杀戒灭杀他们,但唯有他们,巫咸国国主必不可能放过他们。

    “界主?”夏云杰微微一怔,然后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鼻子却有些发酸。

    一界之主了,统治下的修士百姓比起地球都不知道多了多少倍,万民顶礼膜拜,何等威风,何等荣耀,可是他爱的人呢?他的家人呢?

    若不能找到她们,若不能回到家人的身边,这等威风,这等荣耀拿来又有何用?

    不过很快夏云杰便收拾起了情绪,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淡淡道:“都起来吧。”

    所有人这才战战兢兢地站起来,除了巫咸国的人,所有人都不敢正视夏云杰,尤其岳横刀起身之后,如枪一般笔挺立在夏云杰身后,更是这些远来观战的苍茫界修士们心惊胆寒。

    曾几何时,岳横刀叱咤苍茫界,无人敢逆起锋芒,但现在他却也只能静静地站在那巫咸国国主的身后,不,现在是苍茫界界主的身后,像是一个最忠心的卫士。

    “彭长老!”众人起身之后,夏云杰突然道。

    “弟子在!”彭长老上前单膝跪地。

    虽然夏云杰不重跪拜之礼,但在今日这等场面,今日这等澎湃心情之下,彭长老却几乎想都没想便是上前单膝跪地。

    “横刀!”夏云杰又道。

    “弟子在!”岳横刀闻言也上前单膝跪地。

    彭长老自称弟子,众人还能理解,但岳横刀却也跪地自称弟子不仅仅震惊到了巫咸国的人,也震惊到所有苍茫界的修士。

    没有人想到,堂堂苍茫界四大霸主之一的岳横刀,如今竟然成了巫咸国国主的座下弟子!

    同时震惊之后,所有人看夏云杰的目光越发的敬畏战惧。

    拥有通玄境的弟子,何等威风!何等牛叉!

    “你们二人现在带人前往雁山剑派和东泽蛇山,凡是二者直系弟子愿发血誓臣服的留下,不愿发血誓者废掉一身功力,沦为凡人,反抗者格杀勿论!”夏云杰冷声道。

    “弟子遵命!”彭天武和岳横刀领命,然后起身带着巫咸国的一些人还有岳横刀自己带来的一些人,杀气腾腾地直奔雁山剑派而去。

    彭天武和岳横刀走后,夏云杰目光再次缓缓扫过再场的人,淡淡道:“刚才本界主的话尔等都听到了,白獨你们是愿发血誓臣服还是废去一身功力,沦为凡人?”

    罗浮宫、跟随雁山剑仙而来的弟子,还有跟随东泽蛇王而来的直系子弟,本以为这一次自己等人必死无疑,没想到最终夏云杰还是网开一面,饶过他们一命,最终大部分的人选择了发血誓归附,其中就包括那个白獨,只有少数几个人选择自废功力,而叶秋虹则是一声惨笑,直接吻剑自杀。

    这个结果不得不说,罗浮真人等为人师表还是比较失败的,当然这也跟夏云杰太过强大有关,毕竟这是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罗浮真人等人和巫咸国的这一战也根本谈不上什么正义不正义,如今人已死,一切皇图霸业已经成功,他们却也不愿意陪着罗浮真人他们踏上黄泉路。

    “真长老,铁鹰,你们都随我去罗浮宫吧!”夏云杰目光扫过吴山,那里有血肉残肢,深邃的眸子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淡淡道。

    “是界主!”众人领命,包括那些已经发了血誓之人,至于观战之人犹豫了下,也都跟着鞠躬。

    他们都是分别附属于四大势力的各大势力的首领,如今自然而然便成了夏云杰的附属势力,甚至更确切地说,现在整个苍茫界已经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了夏界主的臣子百姓。

    如今界主要去罗浮宫,这是一个跟界主打好关系,表忠心的好机会,他们自然要跟过去。

    这些有资格来吴山的,除了龙门剑派已经被全歼的那些人,无一不是万象境界的修士,说起来也已经是代表了苍茫界最中坚的力量,夏云杰如今势弱,急需强者,自然不可能把他们拒之门外,见他们愿意跟来,便也就随他们了。

    一只巨大的老鹰展翅在空中,恭敬地对着夏云杰低头,目中流露出发自灵魂深处的崇拜和臣服。

    夏云杰看了一眼铁鹰,然后一脚踏上鹰背。

    凶厉的禽唳响起,巨鹰展翅冲上云霄,直往罗浮宫而去。

    ps:一界之主了,以夏界主的名义求一张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