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128章 怎么回事
    看着王科长挂了蔡副院长的电话,急着想把自己等人带走的样子,夏云杰目光扫过大院里的几辆车子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冷笑。

    “看什么看,快点走。”王科长见夏云杰不急不缓,闲庭信步,好像逛自己的后花园一样,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恼火。

    “怎么心虚了?”夏云杰依旧不急不慌,瞟了王科长一样,面带不屑地问道。

    “我心虚?我为什么心虚?你眼睛给我睁大一点,抬头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检察院,别说你只是一名大学老师,就是当官犯了事,进了这个门也得给我放老实点!”王科长闻言马上恼羞成怒地骂道,好像被戳到了什么痛处。

    “那倒是,没犯事自然不需要心虚。不过要是犯了事,那可就难说了,尤其今天又来了领导。”夏云杰继续带着讥讽之色说道。

    “少给我啰嗦,走快一点!”王科长见夏云杰提到领导,心脏不禁重重跳了一跳。虽然他知道就算真跟领导碰巧遇上,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但心里总是难免有些发虚。

    万一领导心血来潮过问了呢?万一被领导发现他们这个案子办得有问题呢?

    这么一想,王科长心脏不禁又是一紧,下意识地伸手推了下依旧不急不缓甚至有点慢吞吞的夏云杰道:“给老子快一点!”

    夏云杰见状眸中闪过一点寒光,手一探,一把抓住王科长的手腕,轻轻往上一掰。

    “啊,啊,我的手要断了,你,你******快给我松手啊!”王科长顿时如杀猪般叫了起来。

    “怎么,知道痛啦?你可以再推我一下试试看,看我会不会直接掰断你的手。”夏云杰冷声道。

    “夏云杰,我警告你,马上松开王科长的手,否则我们会对你采取严厉的措施。”其他检察院的人见夏云杰竟然敢在他们的地盘对王科长动手,顿时个个如被激怒了的母老虎一样,纷纷怒视着夏云杰,声色俱厉地警告道。

    “夏教授,夏教授,快放手,快放手。”林国栋没想到夏云杰这个看起来斯文清秀的大学老师竟然这么暴力,在检察院竟然也敢对执法人员动手,不禁急得急忙叫了起来。

    毕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再牛逼,可一旦被检察院的人扣上在检察院对执法人员动手的帽子,那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好吧,我给林法官的面子。”夏云杰见林国栋开口,便松了手。

    夏云杰手一松开,王科长便急忙缩回手,一边使劲地揉搓手腕,一边狰狞着张脸对随同他一起办案的司法警察大队工作人员喝道:“给他上手铐,上手铐!我倒看看,上了手铐之后,他怎么嚣张!”

    夏云杰在检察院当着他们的面掰王科长的手,对于这些办案的人而言本就是一件打脸的事情,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检察院落到这等地步了,竟然有人敢在检察院里对他们的人动手!

    所以王科长的话音还没落下,那些司法警察大队的警察早就亮出手铐蜂拥而上。

    “王东,乱哄哄的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瘦高瘦高,颧骨高高凸起的中年男子从检察院大楼里急匆匆小跑了出来,然后沉着脸冲王东训斥道,手则一边不停地擦额头的汗水。

    在瘦高男子训斥王东时,一阵杂碎的脚步声从大楼里由远而近传来。

    “蔡院长,这家伙刚才对我动手了,所以……”王东听到大楼里由远而近传来的脚步声,想起蔡副院长之前打电话跟他提过的事,心头不禁重重跳了几跳,急忙解释道。

    “行了,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把人先带去审讯室。”蔡副院长却没等王东把话说完便不耐烦地挥挥手,直接打断道。

    “怎么,蔡院长也心虚了?”不过蔡副院长话音刚刚落下,一道讥讽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蔡副院长骤然变了脸色,目光恶狠狠地向夏云杰瞪去。

    林国栋见状心里不禁一个咯噔,暗暗叫苦不已。他没想到夏云杰这个大学老师竟然会比愣头青还愣头青。

    “小子,你说什么呢?”一位司法警察见夏云杰竟然敢嘲讽他们的副院长,急于表现地抽出了警棍,高高举起。

    “小张,你干什么呢?还不放下!”蔡副院长见状不禁吓了一大跳,顾不得再冲夏云杰瞪眼,急忙喝住那位司法警察。

    开玩笑,省、市领导就在后面,你举着警棍打人,那还了得!

    “这句话还有点像检察院的领导,不过如果平时也能这样那才是真正配得上你检察院领导的位置,如今却只会让人觉得虚伪,恶心!”夏云杰却毫不客气地奚落道。

    蔡副院长额头的青筋根根暴起,真有股冲动直接夺过那小张手中的警棍,自己冲上去对着夏云杰的脑袋来个两棍,但想起身后的领导马上就要出来,只好忍着气,用冰冷的目光狠狠刮了夏云杰一眼,然后咬着牙,把手一挥道:“带走!”

    看到蔡副院长那冰冷发狠的目光,林国栋心猛地一沉,知道等一会儿,夏云杰肯定会有苦头好吃。不过林国栋却也无可奈何,如今他也是在押嫌疑犯,自顾不暇,又哪里照顾得了夏云杰。

    希望博导的身份能让他逃过这一劫吧,林国栋心里不无悲哀地祈祷着。

    “先等等吧,不是有领导要来吗?刚好可以问问领导,我究竟犯了什么事情,我的学生又犯了什么事情,竟然要把我们给带到检察院来?这里不是审讯嫌疑犯的地方吗?”夏云杰却把手一摆,看着蔡副院长问道。

    蔡副院长见状额头青筋直跳,但偏生因为领导马上要出来,不想节外生枝,只好将目光转向王科长。

    王科长急忙上前低声解释了一两句。

    我靠,这家伙还是个大学老师!蔡副院长一听差点就要抬脚冲王科长踹过去。

    检察院是什么地方,检察院反贪局又是什么地方?把一个大学老师,一个硕士研究生抓来算哪门子事情?这要是让省、市领导看到,没有问题也都成有问题了。

    “行了,行了,你们走,你们走。”蔡副院长咬着牙,把所有的怨恨往肚子里吞,冲夏云杰和韩雪娇挥手道。

    没办法,谁让现在是非常时期呢,否则换一个时候,就算夏云杰是大学老师,敢这么冲撞他蔡建平,他也非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过现在,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打发了了事。

    事情的转变让不少人都傻了眼,什么时候蔡副院长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什么时候检察院的人变得这么好欺负了,要骂就骂,要掰手就掰手。难道就因为他是大学老师吗?大学老师就可以这么牛吗?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

    不过更让人傻眼的是,那个骂了人,掰了王科长手腕的家伙,竟然还不肯走人。

    “走?你们要我就来,要我走我就走,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检察院,是很神圣的地方!能这么随便的吗?你们就这么随便执法的吗?”夏云杰冷声质问道。

    蔡副院长差点要崩溃了,他发现跟眼前这个家伙根本没办法沟通。

    “把他们给我轰走!”最后无奈的蔡副院长使劲压着心里头的怒火,低吼道。

    那些司法警察闻言再次向夏云杰涌去,准备把他轰出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检察院大楼的大门口走出来了一群人。

    走在前面的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陈哲鹏和东通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秦岚。

    除了他们,便是如众星拱月般拥簇着他们的文永县领导,有县委书记,有县长,有公安局局长,法院院长,检察院院长。顾耀飞也赫然在场,不过却是只能在最后面当个跟班,根本没资格走近陈哲鹏和秦岚。倒是检察院院长,借着“地主”的便利,有机会微微落后陈哲鹏和秦岚小半步,在边上小心翼翼地陪着说上几句话。

    见最终还是没能在领导出来前“清场”,蔡副院长额头的冷汗都不受控制地一颗颗冒出来,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和意外。

    不过可怜的蔡副院长还不知道,刚才那被他低吼着叫人轰出去的年轻人是秦岚的男人,否则他现在恐怕冒的就不仅仅只是冷汗,而是眼泪了。

    “怎么回事?”检察院张院长见一群司法警察围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脸色不禁变了好几变,目中闪过一丝惊慌和怒火。

    好不容易把这两尊省里和市里来的“大神”给“伺候”满意了,心里正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就在要把他们送走的时候,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乱哄哄的场面。

    “只是两个年轻人有点情绪不稳定,我们正在努力调解呢。”蔡副院长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也不要在大院里处理啊,乱哄哄的成何体统。”张院长脸色稍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