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1055章 前后反差
    “夏老师,这个不妥吧。您坐这里,哪有我坐上面的道理?”黄培振一听不禁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

    开玩笑,眼前这位夏老师可是他爸正儿八经的忘年交,当年若不是考虑到他身份的缘故,准许他叫一声夏老师,否则今天他得管夏云杰叫一声夏叔叔呢。当然说起来,还是他黄培振赚了,否则像张云峰一下,跟夏云杰可是整整相差了两辈。

    这称呼还可以稍微变通一下,可这身份尊卑却是摆在那里的,这位置又哪能乱坐?

    虽然在场的人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心脏承受能力强了不少,但见黄培振吓得脸色似乎都变了,众人的心脏还是扑腾扑腾跳动得厉害。

    “没什么不妥的,今天我是秦岚的男朋友,秦爷爷的晚辈,我理当坐这里,你今天代表的是你的身份来向秦爷爷贺寿,跟我没关系,一切按主人的安排来。”夏云杰不以为然地笑道。

    “可是……”黄培振还是不敢上座,支吾着道。

    没办法,黄老在有些方面比很多老人还看得开,但在某些方面却也固执得很,要是让他老人家知道,吃饭时,自己坐上位,而他的夏老弟却坐在末席陪坐,那还不把他给骂得狗血淋头才怪!

    “没什么好可是的,张书记不也在上面坐着吗?”夏云杰脸色微微一沉道。

    见夏云杰提到自己,张云峰心脏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暗地里苦笑道,我这不也是被您老人家给逼得吗?好在师父他老人家不在,否则还不一脚把我给踹飞了。

    而黄培振见夏云杰拉下脸,又提到张云峰,自然不敢再推辞,微微躬身道:“那夏老师,我就托大得罪了。”

    见夏云杰都敢给黄培振脸色看,而黄培振却还吓得马上像个小媳妇儿一样听话,众人心脏不争气地再次剧烈跳动起来。

    “好了,快去入席吧。”夏云杰很不习惯这样的气氛,而且也感觉自己似乎破坏了老人好好的一场寿宴,见黄培振还这么小心翼翼,拖拖拉拉的,不禁有些没好气地催道。

    见夏老师似乎有些不耐烦,黄培振倒也不敢再啰嗦,如同张云峰一样,转身如履薄冰地坐上了第二宾客的位置。

    黄培振坐下后,寿宴再次重新启动。

    只是这一次的气氛表面上看起来热热闹闹,但任谁都感觉到似乎无形中有一股比刚才还要浓烈许多的威压压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他们说话行事不经意间都会露出一丝小心翼翼,甚至时不时地要偷偷瞄向那在下首位陪坐的年轻人一眼。

    甚至就连秦品正这位老人,当夏云杰再次向他敬酒时,都显得拘谨了一些起来,再也不复刚才提起当兵时那阵子豪迈。

    没办法,眼前这位“准孙女婿”很显然是黄老的朋友,甚至连黄老想见他都得看他有没有时间,而他当年不过只是黄老下面的一名兵将而已。

    期间,黄培振和张云峰自然没少敬夏云杰酒,敬酒时也都是特意离席走到他跟前,显然认为隔空敬酒不够尊敬,这也让包厢里的人看了心惊肉跳的。尤其那程浩和鲁品源想起之间自己两人敬他酒时的挑衅和刁难,更是心惊肉跳的厉害。好在夏云杰似乎并没有要找他们算账的意思,否则他真要稍微流露出那么一点意思,两人毫不怀疑,自己两人这辈子恐怕就再也不可能有什么出头之日,甚至连他们父亲的仕途前景都要受到影响。

    当然心惊肉跳归心惊肉跳,在场的基本上都是秦家的人,如今秦岚能找到这么一位牛逼得没谱的男人,他们心里头自然是高兴万分的,尤其那秦亦谦更是似乎已经看到了南启市常务副市长职位在向他招手,同时也终于明白之前在疗养院那边,夏云杰那根本不是什么“大言不惭”或者讨好他父亲和秦岚的话,而是压根他本身就跟黄老和黄培浩很熟。

    只可惜当时他没意识到,对夏云杰的态度并不是很好,而且他女儿的男朋友对他的态度更是糟糕,否则等寿宴结束后倒是可以借自己是秦岚三叔的身份,趁机跟夏云杰提一提,那样南启市常务副省长的职位就更百无一失了。

    秦品正八十岁寿宴在看似热热闹闹中终于结束了。

    结束之后,众人有意无意地把夏云杰簇拥在中间,仿若他才是寿星一般,这让夏云杰颇有些不自在,干脆落后几步,又瞪了张云峰和黄培振一眼。

    两人都跟夏云杰接触过,倒也知道些许他的性格,便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跟秦老等人有说有笑,在前面走着,总算不再处处顾虑着夏云杰。

    “晚上你威风了,现在秦家的人都开始把你当领导来看了。刚才我二叔还问我,晚上你是准备继续住他家还是住酒店,要是住酒店的话,他现在马上安排。”夏云杰落后几步,在后面跟一些小辈一起走着时,秦岚走过来,挽住他的手,俏眸白了他一眼,低声说道。

    显然如今就算以秦亦臻西岭省副省长的职位,也颇有些不敢直接问夏云杰这些安排,而是通过秦岚来询问他的意思。

    想想昨晚在酒店大堂,秦亦臻压根就没征求自己的意见,便要求秦岚去住他家,如今却是要通过秦岚来征求自己的意见,此一时彼一时的差距,让夏云杰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也暗暗感慨,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了权力你争我夺,估计这就是原因之一吧。

    夏云杰自然不会沉醉在这种权力带来的虚荣之中,况且不管他能力再强,权力再大,家人终归是家人,他不可能因为这些能力和权力就高高在上地俯视家人。秦岚是他的女人,秦亦臻是她的二叔,其实也就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叔,所以秦亦臻可以因为他所展露出来的权力而仰望他,他却不能因为这就理所当然地俯视他。

    “你难得回来跟家人相聚,还是就住你二叔家吧,当然,如果你二叔不欢迎我,那另当别论。”夏云杰附在秦岚的耳边低声说道。

    “少给我得意,明明知道我们家现在欢迎你这个夏老师都来不及,还说什么不欢迎,另当别论!”秦岚挽着他胳膊的手悄悄在他的腰间掐了一下,俏眸白眼道,不过从她嗔怪的语气中却不难听出来,她还是很高兴夏云杰决定继续住她二叔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