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991章 你以为你是超级高富帅呀!
    面对闺蜜的追问,杜海琼只好老老实实把夏云杰假扮她男朋友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当然有关她和他夏云杰同住一个房间的事情,她略过了。不过有关夏云杰请来中医学院冯老院长帮她奶奶看病,还有夏云杰装神弄鬼忽悠了她妈妈继续征战股市的事情倒是都说了

    “你说,大师医术很高明?还有他帮你妈妈算股市财运了,然后你妈最近在股市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听杜海琼的讲述,沈丽缇感觉就像在听小说故事一样。那个曾经跟她合租的打工仔,那个第一天跟她合租就看走了她身体的男人,不仅真的是一位大学中医老师,而且医术还很高明。还有那个被她们口口声声戏称为神棍、大师的家伙,这回竟然又成功忽悠了杜海琼的母亲,称为了她心目中的大师,就像当年那个出租车司机一样,就像同事董思思的二叔一样,对了,貌似他还忽悠过任家酒店的老板。

    “是啊,我奶奶还有我妈妈现在跟我一通电话就问大师,问得我耳朵都长老茧了。不过最麻烦的是,她们现在整天追问我什么时候再把那家伙带回家,问什么时候结婚!天哪,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啊!”杜海琼说着说着叫起了苦。

    “这有什么难的,就说吹了呗。”沈丽缇不以为然地说道。

    “拜托,你说得轻巧。你知不知道夏大师现在在我家人心目中的地位,我现在要是敢说跟他吹了,他们非把我赶出杜家不可!”杜海琼没好气道。

    “没那么夸张吧,那小子有那么大的魅力?”沈丽缇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废话!你也不想想我奶奶得的是什么病,说起来他可是我家的大恩人啊!还有啊,我妈那股票,你知不知道现在赚了多少啊?都快翻两倍了。她可是把我们家的所有流动资金全投进去了,有二十多万呢。你说说看,这么一个点石为金的女婿,我要是跟我妈说吹了,你说,就我妈那财迷不把我给赶出家门才怪!说不定,还要我去向大师认错,然后求他回心转意呢!呜呜,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一个坑啊!”杜海琼说着说着夸张地“哭”了起来。

    “咯咯!”见杜海琼“哭”得“凄惨”,沈丽缇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放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沈丽缇突然感觉到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然后突然尖声叫了起来:“好你个杜海琼,你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还不够,还想挖个坑把我也埋了!”

    “拜托,别把我想得那么阴险好不好。我家那情况特殊啊,奶奶生病,妈妈又股市亏大发,一门心思钻在里面,老跟我爸吵架。现在这两个问题,他都给解决了,你说他们不把他当宝来看才怪呢。而你呢,你爸妈只会恨那小子破坏了他们安排的好事,巴不得你们一拍两散,然后重新找个金龟婿,事后又哪会催着你们结婚呀?再说了,你自己想想看,真要找个冒充的人,除了大师你能接受,还有其他人选吗?”杜海琼没好气道。

    “那倒也是。”沈丽缇用手指头顶着秀巧的下巴想了想,赞同道。

    “咯咯,不打自招了吧,还说对大师没想法。”沈丽缇话音刚落,电话那头的杜海琼就得意地笑了起来。

    “好你个杜海琼,竟然敢算计我!”沈丽缇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俏脸不禁微微一红,羞恼道。

    “算计你?我算计你什么呀?”杜海琼故作不解道。

    沈丽缇的脸更红了一些,她发现自己似乎又不打自招了,不禁越发羞恼道:“喂,杜海琼,你要是再乱说,我挂电话了。”

    “好吧,好吧,我不说总行了吧。不过说实话,认识那么多的男人,真要找个冒充男朋友,我只选大师!”杜海琼说道。

    “这一点我认同。不过你不是还有那位夏大少吗?”沈丽缇想了想,最终点头道。

    “哼,别提那位夏大少了!一想起他,我就来气!”杜海琼气呼呼道。

    “海琼,你是不是喜欢那位夏大少了?不过我觉得你最好不要犯傻,这种男人不是我们能喜欢的。”沈丽缇突然一脸认真地问道。

    杜海琼闻言并没有马上反驳,而是选择了沉默。

    其实如果杜海琼真要找个男人假扮男朋友,她的人选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还有一个就是夏大少。她没办法忘掉在瑛煌娱乐老总程守炀六十岁庆生派对上,她被程守炀看中,夏大少突然出现帮忙解围的事情;她也没办法忘记她一腔热情却被同事欺骗,不仅被骗了钱,还被高利贷追杀,最终是夏大少的突然出现救了她,并且还陪着感情受伤的她在海边喝啤酒;当然她也没办法忘记夏大少指点她赌马中大奖的事情。

    只可惜这个男人是个“浪子”,是个超级有钱的公子哥,就算两人真碰撞出火花,也注定会是个悲剧的结局,所以杜海琼偶尔有过念头,也马上就把它给掐灭。

    “我知道!你放心,真要把夏大少和夏大师放在我面前,我是宁肯选择夏大师也不会选择夏大少的,至少大师更实际,更现实一些,不是吗?”许久,杜海琼终于开口回答。

    可怜的杜海琼却不知道,不管是夏大少还是夏大师,其实都是同一个人。

    “我的天,看来你是真对大师有想法了?”沈丽缇叫了起来。

    “干嘛不行吗?所以你要真有想法,可要加紧行动啰,否则,嘿嘿,等他被本小姐勾引得失了身,你可别哭鼻子。”杜海琼说道。

    “咯咯,我看是你**才对吧!”沈丽缇闻言忍不住再次放声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住笑声,认真道:“不过说认真的海琼,你觉得如果我找大师帮忙客串男朋友,他真的能胜任吗?”

    “我觉得你更应该担心的是,大师肯不肯答应客串演出,而不是他能不能胜任。”杜海琼回道。

    “他敢!他要是敢拒绝,本小姐就跟他一刀两断!”沈丽缇很“凶悍”地说道。

    好在这个时候夏云杰不在场,否则他肯定会大发感慨,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两个好朋友威胁的话都是一般无二的。

    “咯咯,那看来大师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杜海琼幸灾乐祸地笑道,丝毫没有把夏云杰出卖掉的“内疚”。

    “那是当然!”沈丽缇得意道。

    “好了,好了,你厉害,你还是快点安排这件事吧。等把你爸糊弄过去之后,跟大师一起来香港,费用我出。”杜海琼说道。

    “那还是算了吧,虽然你那边工资可能比我高一些,不过香港的消费也高。”沈丽缇拒绝道。

    “嘿嘿,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在股市里也赚一笔钱,所以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杜海琼说道。

    “你不是说听大师忽悠买了些,然后发现不对又卖了,亏了不少吗?”沈丽缇不解道。

    “可我后来又觉得听大师的没错,又重新买回来了。”杜海琼得意道。

    “你……”沈丽缇一阵无语。

    ……

    开着宝马车,夏云杰把父母亲送到海州市机场,又把他们送到安检入口,这才离开机场,开着那辆白色的宝马520,准备返回江州市。

    车子还没来得及上江海高速公路,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夏云杰拿出来一看见是沈丽缇的,心脏不禁重重跳了一下。

    他没办法忘记当有一天他推开租住房时,看到刚刚出浴的裸身美女,那长长的****,雪白的**,湿漉漉的头发……

    他也没办法忘记跟她在一起时,柴米油盐的点点滴滴……

    一切都仿若就在昨天,让他不时地清晰地回想起,可内心深处他总是有意识地在回避这段记忆。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当沈丽缇知道他外面有好几个女人之后,她会怎么看待他?是骂他禽兽?色狼?还是从此以后就跟他成为陌路人?

    或许,一切都让时间来冲淡会比较好。

    所以,自从两人一个在海州市,一个在江州市之后,虽然两人还有联系,偶尔也会相聚,但打电话的次数却是越来越少,到最后,似乎都已经忘了曾经有过这么一位亲密的异性朋友。

    不过当电话响起,当那张熟悉的俏脸随着荧屏上的名字而骤然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时,夏云杰这才发现,原来那份记忆却随着时间不仅没有消失,反倒越发的刻骨清晰。

    “丽缇你好,很久没见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夏云杰压抑住情绪的波动,接起了电话,然后尽量用平静随意的口气打招呼。

    “你还好意思说。是不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不知道打电话给我啦?”沈丽缇没好气地问道,话语中带着一丝幽怨。

    “你不是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打你手机老是关机吗?所以我想还是你打过来比较合适!”夏云杰心虚地解释道。

    “切,我是女孩!是美女耶!哪有等着美女主动打电话给你的,你以为你是超级高富帅呀!”沈丽缇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