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887章 都怪你
    夜再次陷入了安静,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还有床上那时不时发出来的辗转反复的声音,显示着吃了大亏的女人此时那不平静的心情。

    素来睡眠质量很好的杜海琼,今天失眠了,尤其当她听到地板上传来那均匀的呼吸时,她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睡!睡!就只知道睡,你是头猪吗?

    杜海琼不甘心,她郁闷,她倍感憋屈,一个男人跟自己同房竟然能如此安然入睡,而且还是摸了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胸器之后。

    郁闷憋屈中的杜海琼却没去深思,如果夏云杰不安然入睡,那又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结局?难道她还能允许他爬上她的床不成?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她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呢,况且那地板上的男人似乎还是她好朋友的男人,虽然她一直不肯承认,但杜海琼却知道,地板上躺着的男人是沈丽缇最亲近的男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跟她走得那么近过。

    辗辗转转,翻翻覆覆,在凌晨三四点钟时,杜海琼终于在身体和大脑的双重反抗下,沉沉地陷入了睡梦中。

    梦中,有一双手总在蹂躏着她那对丰满的胸器,让她又羞恼却又无法拒绝,她扭动着身子无力地挣扎着,呻吟着……

    往日,夏云杰总是在卯时准时醒来,但今天他却因为床上传来的诱人声音而提前醒了过来。

    看着床上那早已经踹掉了被单,正无意识地扭动那成熟得如水蜜桃般的性感**,一双手在丰满的胸脯上来回揉动着,连睡衣的吊带都给抹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一片高耸,饶是夏云杰也算是比较克制的男人,这时也是看得直吞口水,两腿之间不知不觉就起了反应。

    天哪!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许久夏云杰才艰难地把目光从那动人的娇躯上收了回来,然后手一挥施展了一个隔音术,没办法,再让杜海琼这么呻吟下去,要是被隔壁的她爸妈给听到了,指不定还以为他们在干什么荒唐的事情呢。

    当然夏云杰自己也不敢再继续听那声音,他可不是什么圣人。

    只是就算不听,但眼珠子时不时总想瞄向那扭动着的火辣身子,最终夏云杰干脆咬咬牙,起身走到窗台前,然后面朝东方盘腿而坐。

    修炼吧,只有修炼才能让那正在搅动着他体内原始**的女人从脑海里消失。

    五月天亮得早,卯时未过,太阳便已经早早突破了朝霞,朝大地洒落下金灿灿的光芒,温暖的阳光也透过纱窗斑斑驳驳地落在了床上那诱人的身子上。

    睡衣的吊带早已经滑落肩膀,露出大半个雪球,本是遮掩到膝盖的裙摆也不知道何时被撩了起来,露出了雪白丰满的大腿,一直延伸到大腿根。

    但睡眠中的杜海琼却浑然未觉,脸上带着一丝满足而甜蜜的微笑,也不知道究竟又梦到了什么。

    那诱人的身子,那甜蜜的微笑,柔和在一起,在阳光下散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如果说童话中的睡美人真的存在的话,或许这应该就是了。

    卯时很快就过去了,夏云杰也终于睁开了眼睛,当他站起来,缓缓转身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让人心动却又充满爱怜,不忍心惊醒的唯美图画。

    柔和的阳光下,瀑布般的秀发倾泻而下,遮住了一片雪白,却更衬托出了那片雪白的惊心动魄,侧卧蜷缩的身子,如同猫儿一样,丝绸裙摆滑落过光滑的丰满大腿,露出了那雪白夸张的臀线。

    “咕咚!”夏云杰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以后真的是打死都不能跟这女人同房了,这根本就是一种折磨嘛!

    苦笑着,夏云杰矛盾万分地抬起了手,他要隔空发力给那具堪称上帝杰作的完美玉体盖上被单,但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不要盖,多欣赏一会儿。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觉非常的灵敏,哪怕在睡眠中也是一样。

    当夏云杰心里矛盾万分地抬起手时,熟睡中的杜海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就看到了抬着手站在窗台前,一双眼睛正发亮地望着自己的夏云杰,再然后她就看到了自己半露在空气中的丰满****,还有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圆润大腿,甚至还有一部分美臀。

    “啊!”几乎条件反射地,杜海琼便发出一声尖叫。

    看到杜海琼张大嘴巴的样子,夏云杰那抬起的手痛苦万分地拍了下额头,这******算什么事情啊!好在我已经把她的声音给隔绝了,否则她叫得这么大声,还不知道她爸妈会怎么想呢。

    “我说姑奶奶,你能不能消停一下啊。大早晨这么大声地叫,你就不怕把你爸妈给引来吗?”夏云杰拍了下额头之后,苦笑着对杜海琼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撤了那个隔音的法术。

    “你,你别过来。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杜海琼却似乎根本没听见夏云杰讲什么,而是一边把身子盖起来,一边防贼防盗防色狼地警惕看着夏云杰。

    “拜托,你看我这个样子,是想对你做什么事情的人吗?我还想问你呢,你究竟想干什么,大清早的就在床上咿咿呀呀折腾个不停。”夏云杰看着杜海琼一副防贼防盗防色狼的警惕样,不禁一阵没好气道。

    “你,你瞎说,我哪,哪……”杜海琼闻言马上坐直了身子脱口反驳道,不过话说到一半时,睡梦中的那双魔手突然闪过脑海,然后她那张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通红,仿若火烧云一般。

    见杜海琼的脸突然变得通红,夏云杰也似乎猛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看见。”

    说这话时,夏云杰心里暗暗抽自己的嘴巴,都跟好几个女人生活过的男人了,怎么连这点跟女人讲话的心机都没有呢,这妮子明显是做春梦了,这话又怎么好当着她的面讲出口呢?这回这女人肯定会恼羞成怒了。

    果然,夏云杰的话音才落下没一会儿,床上的枕头就朝着他的脑袋飞砸过来。

    “喂,你这是干什么?”夏云杰伸手一把抓住枕头,一脸郁闷道。

    就算自己说错话,那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啊,做春梦的是她,把自己拉过来同房的也是她呀!自己纯粹是学雷锋做好人啊。

    夏云杰如果老老实实被枕头砸一下脑袋,或许还好,可如今他不仅抓住枕头,而且还一脸的郁闷样,顿时杜海琼呼地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抢过枕头对着夏云杰就是一阵乱砸乱打,一边打嘴里还一边骂道:“你还敢说,都怪你!都怪你!”

    “都怪我?我可跟你说,我一醒过来就面对窗户练气功了,其他什么事情都没做啊!”夏云杰一时间被骂懵了,脱口便替自己辩解道。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啊,她做春梦关自己什么事情啊!

    “反正,都怪你,都怪你!”但杜海琼却依旧不折不挠地对着他一阵乱砸。

    “好吧,好吧,都怪我!你先歇歇气,我先出去洗漱,再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指不定你爸妈还以为我们吵架呢!”夏云杰见这女人突然变得不可理喻,也不敢跟她争辩了,急忙扔下几句,便逃也似地出了房间。

    看着夏云杰逃也似地出了房间,杜海琼气恼地跺了跺脚,然后突然双手捂住脸,嘴里却不停地道:“这回亏大了,亏大发了!夏云杰你这个大色狼,你这个大流氓,我,我非把你,你……”

    你了半天,最终杜海琼也说不出惩罚的方法来。嘴巴里虽然说怪夏云杰,但杜海琼心里却很明白得很,昨晚要是换一个男人,恐怕自己就算不**也得全部走光了。

    “扑哧!”这么一想,杜海琼却不知道为何又突然笑了出声。

    “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哼,难道本姑娘不漂亮吗?难道本姑娘的资本不够雄厚吗?竟然大一早放着美女不看,面对窗户练气功!”笑过之后,杜海琼又突然啐了一口,然后一脸不服气地挺起了傲人的胸脯。

    杜海琼的父母都已经起床了,夏云杰出房间的时候,他们两都已经在厨房里忙碌准备着早餐,见到夏云杰出来,两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你这孩子,昨天累了一天,今天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呵呵,睡够了,今天还要赶回学校上班呢。”夏云杰笑着回道。

    “不错,年轻人能以事业为重。”杜哲清夫妇闻言都赞许地点头道,“快去洗洗吧,早餐马上就准备好了。”

    “嗯,好的。”夏云杰点点头,然后进了客厅的盥洗室。

    进了盥洗室,刷着牙,夏云杰心里还是难免有些憋屈。

    这算什么事情嘛!你做春梦,我闭耳不听,视而不见,也够君子了,竟然还要说都怪我!怪我什么,难道做梦这种事情,我还能控……

    刷牙中的夏云杰,握着牙刷的手突然就僵住了!接着面对镜子中的那双眼睛便越睁越大,好像镜子中的不是他而是一千年老妖似的。

    我靠,不是吧!难道她梦中的男主角竟然是我!